關於猶大的討論(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7月8日】在邪惡對大法學員的「洗腦」迫害中,主要參與犯罪者中往往有猶大,即那些曾經學過法、煉過功、受過迫害、甚至是嚴重迫害的昔日同修。「由於這些人業力大一些,又有對人根本的執著,所以在荒唐可笑的所謂「轉化」謊言中,為了執著、為了開脫自己,順水推舟似的有意接受了邪悟。這樣的人如果又去欺騙其他學員,就已經造下了破壞法的罪。」(師父經文《建議》)。對這樣幹的人,明瞭真象的常人,也稱其為猶大。這些猶大所幹之事,已經遠遠低於人的道德底線了,心性已經處在一個極其可怕的位置了。關於猶大,怎樣認識這種現象,怎樣正念正行去制止這種現象的繼續發生,使那些昔日同修重回師尊指引的路上,是我們應負的責任之一。本文就此展開討論,不對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1 兩千年前的猶大

耶穌是位偉大的神,兩千年前來在世間度人時,曾有十二個門徒,其中一個是加略人猶大。此人跟隨耶穌並不是為了洗淨人心上天國,而是抱有強烈的世俗動機,聖經上說:撒旦魔鬼入了猶大的心,使他以自我為生活中心。猶大跟隨耶穌的目地,就是希望耶穌能夠成為推翻羅馬帝國的英雄,當看到耶穌所走的路不是他所期待的,為了三十塊銀圓,就出賣了能拯救他生命上天國的神──耶穌。很快猶大就後悔了,自殺了。猶大出賣耶穌得到的錢,連收買他的人都覺得髒,都不要,稱為「血錢」,用它買了塊墳地,埋了猶大。「血錢」從此在人類文化中,成為一個專詞,用來比喻靠背信棄義、出賣師友或誣陷良善而得到的報酬,是不義之財中最骯髒的一種。猶大因為出賣神的惡行,被牢牢的釘在了歷史的恥辱柱上。兩千年來的正教史上,如此臭名昭著的,僅猶大一人。這個歷史上參與舊勢力迫害正教、正神典型人物的出現,絕不是一個偶然事件。那是處在宇宙成住壞滅的舊法理中高層生命的一個很壞安排。到了今天,這種壞的安排,就表現為昔日同修中出現了極少數猶大式的人。

2 目前猶大的出現,是舊勢力的邪惡在表面空間的又一種顯現。

我們在未得法之前,也是舊宇宙的一部份,大法弟子的對應天體中和我們所處的三界中未同化法的空間中的生命,舊宇宙的理還在起著作用。師尊在一篇文章的評註《清醒》中教誨我們:「作為學員,你不按照師父的要求做,一定不是個簡單的事情。舊勢力對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安排了一套它們的東西,如果大法弟子不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就一定是在按照舊勢力的安排在做。舊勢力實質上就是針對正法中大法弟子能否走出來、又時時伴隨你們的巨關巨難。」

要破除舊勢力這個巨關巨難,就必須不斷的學法修心、突破自我、不斷的同化法,最後更新成為一個符合大法標準的新宇宙中的生命。不這樣做的人,就容易被舊勢力鑽空子、甚至被控制。「淪為」猶大的昔日同修,就是在舊勢力的控制下,幹著傷害別人也毀滅自己的大惡事。有開著修的同修看到:那些當猶大的人,其對應的天體暗無天日;另外空間的身體,早已沒有師父的法身,沒了師父下的法輪,整個身體漆黑一團;那個空間中變壞了的邪惡生命,不僅控制和迫害這個人的身體,而且竄到其他學員的空間中迫害其他學員,有的直接參與支撐邪惡之首。

在人這兒,猶大們完全站在邪惡一邊了,大幹壞事。他們的惡行,連他們的親人都反感。有一個猶大的叔叔,一個常人,來洗腦班看他的時候說:你不煉就算了,何必幫他們(指610系統的惡人)幹這種事。還有一個猶大的兒子,也是個非修煉人,當一個被他媽強行轉化過的人打他媽時,他沒有責怪打他媽的人,反而說他媽不該為了得到「血錢」,而去害人。

3 古今猶大之比較

兩千年前的猶大和目前的猶大們,在心性表現上有許多共同點。例如:

1、他們走到修煉路上的動機都嚴重不純,在修煉中都未去掉根本的執著。2000年前的猶大希望耶穌成為推翻羅馬帝國的英雄,實際上是想讓神為自己的目地服務,這當然不行,猶大竟卑鄙的出賣了神。目前的猶大對「不政治」不能正確理解,對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肩負的偉大責任不能正確認識,在走向圓滿的路上沒有真正去同化法,沒有在修煉自己、歸正自己的同時助師救度眾生,在受邪惡的迫害時生命本質的一面沒發揮應有作用,與邪惡攪在了一起,參與了對大法學員的迫害,這同樣是對神的背叛。

2、他們都對人世的名、利、情看得重,尤其貪心、憎恨心表現突出。2000年前的猶大這方面的表現在聖經中有記載,這裏不重複。目前猶大,因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而得到的工資、物資、工作地位等獎賞,難道就不是「血錢」嗎?難道跟「血錢」有甚麼兩樣嗎?而這種「血錢」是宇宙中最骯髒的,得這種「血錢」的人是宇宙中最壞的。2000年前的猶大證明了這點。目前的猶大們如果還不悔改,其命運可想而知。不是已經有多名猶大遭報而非正常死亡了嗎?還有許多猶大正在遭受各種惡報,有舊病復發的、親屬中遭受天災人禍的……等等。猶大們現在之所以還能活在世上,實質上是師尊一再給他們悔改的機會。已經死亡的和正在遭報的事例,乃是對猶大們的一個警醒,如不醒悟,更大的報應還在後面呢。那可不簡單是一個表面肉身就能承擔了的惡報!

3、他們都對師父、對神的正信不足,關鍵時刻就選擇了背叛。2000年前的猶大出賣耶穌,據說有一個目地是想讓耶穌顯神跡。而目前的猶大們,許多都曾走出來過,也曾堅定過,當感到正法進程並非按照他們預期的那樣進行時,他們在受迫害中就放棄了正信,走向反面、參與迫害。他們就沒有想到,當他們用人心來預期正法的進程,這不正是一個要去掉的執著嗎?如不去掉,難道還要帶到天國去不成!?用人心去揣測佛,用人理去衡量佛法,這不僅喪失了一個修煉人應有的智慧,也已經低於一個正常人的智力水平了。這樣的心性,被舊勢力鑽空子和控制就不足奇怪了。

2000年前的猶大已去矣。目前的猶大們較之2000年前的猶大的不同,就是無上慈悲的偉大師尊,一再給機會讓其痛改前非。但是,如果說,當年猶大在臨死之前,還能懺悔「我賣了無辜人的血,是有罪了」,如果他還有機會在2000年中輪迴轉生,如果不反對正法,那麼他還可能有救;而目前的猶大們,如果不趕快清醒過來,痛改前非,他們的結局就要比當年的猶大可怕無數倍。

師尊《在2003年亞特蘭大法會上的講法》中教誨我們:「那麼在正法中,哪個生命做得怎麼樣,那就一定要對它們有一個總的了斷,不是哪個生命幹了甚麼壞事一滅了之了,那不行,滅盡中還得償還所幹的一切壞事。我是以最大的慈悲對待眾生的,一切生命在歷史上不管他犯過多大的罪、有多大的錯,我都可以不計他們的過、不計他們的罪,我也可以消去他們的罪。當然前提是在正法中不能干擾正法,哪怕你甚麼都不做我都救你。但是一旦干擾了正法,那面臨的就是淘汰;罪大惡極的還得在淘汰的過程中償還其所幹的一切;幹多少還多少、幹多大還多大,所以這一次對於干擾正法的邪惡來說,不管它們怎麼邪惡,面臨的都是宇宙中前所未有的可怕下場。」

師尊在《2004年芝加哥法會講法》中教誨我們:「做得不好的仔細的想一想,千萬別拿師父的慈悲開玩笑。你可以不信,你也可以走你的路,可是我一再講,這麼大的一件事情在人類社會的出現,這麼大的一個人群在社會上的表現,我李洪志講出的法是千古以來人都想知道、都想得也得不到的,這一切都不是偶然的。冷靜的想一想,那些沒做好的,千萬別因為無理智與人的執著毀了自己的永遠。」

「大法看人心 世人要清醒 神人鬼畜滅 位置自己定」(《洪吟二•無題》)

目前的猶大們,我們是多麼希望你們能夠清醒過來,不再辜負師尊給我們、也給你們、給宇宙中的一切眾生的洪大慈悲和浩蕩佛恩,回到正法的路上,加倍彌補損失,去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

(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