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育生命的花園

——談談做記者工作如何弘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7月28日】我是99年6月得法的弟子。至今已經有5年了。5年來,大多數時候我都處於一種自我修煉、獨善自身的狀態。雖然也有時參加一些弘法正法活動,但似乎一直很迷惑,一直沒有找到自己要走的正法的路。

我很喜歡文學。詩詞、散文都喜歡寫。修煉前寫過不少常人的詩文。修煉後也寫,但寫來寫去還是常人的思想常人的文章。雖然說,隨著修煉的深入,自己的詩詞文章自然就帶有了一種大法弟子思想裏特有的潔淨與光輝,乃至於有一些常人讀過我的詩文後,說心靈得到淨化,說讀我的文章詩詞時心裏很靜很靜。但是,我還是不知道怎麼將文學寫作與弘法正法聯繫起來。

一兩年前,我參加了某媒體的記者隊伍。不時的寫一些新聞報導。也持續的給其文學專欄寫稿。但是,修煉進步得很慢。心裏的困惑一直揮之不去。而且,自己還會常常陷於常人的情中不能自拔。

今年五月,我又加入了正見詩社。這是我修煉上的一個轉折點。在正見詩社上雖然說是大家一起寫詩,在修煉上交流不多。但是,自己寫詩時流露出的一些不正的情緒,同修們常常會慈悲的指正。而且,常與同修們在一起,那種氣氛與正的場就會引導我走正自己的路吧。

我是記者。經常會去參加採訪活動。有時就會與一些弘法活動衝突。有時候很難權衡去參加哪一個,哪一個更重要?覺得做記者是做常人的事,與自己的修煉不太聯繫得上。所以,做起來就很消極。其實,深究起來,是出自於私心。因為,我常常想的是哪一個對我的修煉更有利,而不是想的是哪一個對救度眾生更有利,更能切實的幫助眾生。

然而,最近參加的一次採訪活動改變了我的思想,讓我找到了自己在正法進程中應該走的路。

7月17日,我被安排去採訪新州美華防癌協會癌友及義工的開懷假日。地點在新州華人中心。

那是一個陽光明媚的好天。活動是從早晨十點鐘進行到下午四點鐘。原本沒打算全程參加活動,就想應付應付,聽一聽楊醫師的講座,再和那裏的義工,癌患病人,家屬聊聊天,然後就離開。然而,一參加起活動來,不知不覺一天就過去了。

楊醫師的講座很精彩。不但在座的200來位聽講的人獲益良多,我也很受啟發。楊醫師的講座題目是:中醫在腫瘤中的防治作用。

楊醫師先講了腫瘤形成的原因。接著講了中醫和西醫的治療機理的不同之處。講了精神和肉體的關係。

楊醫師最後講到了癌症的預防。他說,人的情緒對身體的狀況影響很大。要想防止疾病就要清心少欲。對世界上的所有事情都不要太執著。醫師可以延長你的壽命,但如你自己不注意,你的生活質量可能很差。要將自己的情緒調整好,不要害怕、擔心、憂愁,等等。如果真能做到,豈不成了聖人?我們雖然一時不能成為聖人,但至少可以向聖人學習。

必要時對生死的事都要看開,要放下。將眼光放到生命的永遠。修身、修口、修意,真正的改變你自己。澆灌培育你生命的花園,你會得到意想不到的好處。

在講座的過程中,楊醫師有兩次都很微妙的提到法輪功。一次是說到對中國傳統文化的破壞,像破四舊、文革,還有現在的迫害法輪功。第二次是在最後講修身養性時,他說,不管甚麼信仰,只要你真心的修自己的心,都會幫助你,像基督教,佛教,法輪大法

楊醫師講完課之後,許多病患和家屬圍著他請教。有的問這種藥能不能吃,有的請教該怎麼對待自己目前的身體狀況。

聽完講座後,我加入了各個小組的討論。坐在那些病患、家屬和義工中,傾聽他們的心聲。他們講的主要是多愛自己一點,心情開放,平靜內心,注意食物和運動。我能深切的感受到他們的無助和痛苦,感受到他們似乎就像是掉在了一個無底的深井裏,是多麼需要別人的援手。

中午吃飯時,和我一起同桌的有六七個人。邊上的一位老伯知道我是記者後,就說:「不錯,你們報紙辦得越來越不錯了。好像廣告也多了起來。」我微笑著聽。對他說:「給我們報紙提提意見吧。我們一定有可以改進的地方。」

他很小心的問我:「你負責哪一版?」他是不想說令我不開心的話。我說我就負責地方新聞。猶豫了一下,他接著說:「可不可以增加一下教功?還有,多講一些修煉故事?祛病健身的內容?」他說,我們登了許多受迫害的與政治有關的內容,讓人看著害怕。而且,他一般也不看這些。我很感激的說:「你的意見很好,很重要,我一定向報社反映。」

我想,這確實是我們的報紙應該多增加的內容吧?常人比較現實,不太關心誰被迫害了,或者政治上的東西。其實,最有力的揭穿謊言的辦法就是讓人們自己感覺到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那樣一來,謊言不攻自破。

他又對我說。他自己在偷偷煉法輪功。自己從網上找來的資料,在看。可是,他不太知道怎麼煉。所以,想讓我講講怎麼煉氣之類。他說他有一位住在普林斯頓的朋友,原來是一個病秧子,臉色灰撲撲的。幾年不見,他現在變得紅光滿面的了。身體和精神都很好。是他告訴他法輪功的。當時他還責怪老友:「你怎麼煉這個?中國政府批得這麼厲害,你還煉?」

我就給他講我們不煉氣。也不講意念。煉的時候甚麼也不想,就是要腦子空。我說楊醫師提到的要靜心,放下,這個功就是教你這個。

同桌的幾位朋友都對我說的話很感興趣。好幾位都問我如何找煉功點。我說這樣子吧,我去車裏拿一些Flyer(傳單)來。我本來今天不打算發Flyer的。我做記者工作時不喜歡給人發Flyer。但既然你們問起來,我就去拿吧。

另一位太太急切的說:「好,我們等著。要遇到一位煉法輪功的人多麼不容易啊!」

我拿來一些Flyer和VCD。他們拿著,就趕緊收起來。這收起來一方面是珍貴的意思,另一方面也是怕人看見他們要法輪功的資料吧?我心裏明白,也不說破,只是笑而不語。

見我在給資料,又有另外的人走上前來,問我:「法輪功啊?我也要。」

下午,又去參加病患小組分享抗癌經驗。我這時只是做記者,並不想讓人覺得我在Push他們學法輪功。我只是坐在那裏傾聽,時不時的插一些問話。

有好幾個小組都在說:楊醫生講得很有道理。我知道,楊醫師兩次提到的法輪功三字起了作用。雖然只提了三個字,但是起了作用。因為,他們信服楊醫師。

一天的活動下來,我很開心。覺得天地都有一種清芬,覺得今天過得很有意義,因為我真正的幫助了別人。從前一直不知道自己如何講真象,如何救度眾生。現在我知道了。師父給我安排的記者工作的路就是我特殊的講清真象,救度眾生的方式吧?在採訪的過程中,就是讓我們發現眾生的正念,並救度他們。

記得不久前一天,在正見詩社上我抱怨說對寫常人的專訪不太感興趣,因為隨著修煉,越來越覺得常人多數都是為了名利,看上去很髒,表揚的話就說不出口。經常去採訪時覺得要做時空切換,要從一個修煉人的時空切換進入常人的時空去。

當時一位同修就批評說:「常人雖然不好,但也是宇宙法造就的一層生命,何況其中有很多是下一批等著得法的生命。拋開他們被污染的東西不看,去挖掘故事本身後面的符合真、善、忍的東西。不管他們的正念有多麼小,多麼弱,也要抓住,把那一點光亮放大,讓他們的正念得以復甦,這就是在救人。

時空切換很有應付的成份,好像是不得已而為之,那樣的東西做多少也救不了人。師父說一個生命哪怕有一線希望,師父就給他希望,我們在做採訪的時候,就是在尋找這份希望,啟發這份希望,給他一份希望,這樣的心態做起事來會很輕鬆,也很得心應手。」

他的話對我震動很大。是啊,大法是圓容的,從上至下貫穿的。我哪裏需要做甚麼時空切換?是我自己沒有修好,沒有讀懂師父講的法。要去挖掘每一個人、每一個故事後面的符合真、善、忍的東西,把他們的正念抓住,放大;尋找希望,啟發希望,給一份希望。就能讓與自己接觸的人愉快起來,就能恢復他們正的本來面目。就能救人,也救自己。

參加完這次採訪活動,我已經明白了我要走的正法之路,明白了我的講清真象救度眾生的方式了。我一直也在說不要喧嘩,要多做一些默默無聞的工作。真切的關心愛護眾生。這樣子的與眾生長期的聯繫,一起同歡樂、共甘苦就是在真心的關懷愛護他們吧?

新州華人中心離我家這麼近。每一次的採訪活動都是給我和眾生接近的機會。讓我能夠將師父的慈悲和大法的美好帶給他們。我深信,只要持之以恆,做一些踏踏實實耐心細緻的工作,點點滴滴的浸潤,大法會越來越為眾生所認識所接受。不久的將來,人們一定會來請我們到華人中心教功的。

謝謝師父!
謝謝各位同修!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