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獲新生 講真話遭迫害家庭破碎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6月20日】我真的感到死神在靠近我。就在我最無望的時候,是偉大的師父把我從死神的手中救了回來,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我是萊蕪的一名法輪大法弟子,在得法之前,我體弱多病,特別是嚴重的胃炎,使我不能正常吃飯,經常胃發燒噁心、渾身無力,走幾步就累,不能幹重活,97年春天,我又患了肝炎,花了不少錢,吃了不少藥,也沒起多大作用,病痛的折磨,使我幾乎失去了生活的信心。

98年我喜得大法,我的病痛就在不知不覺中消失了,笑容回到了我的臉上,感到渾身充滿了青春的活力,我不再憂慮,悉心照顧丈夫、孩子。和睦的家庭,健康的身心,使我對生活、人生充滿希望與信心,對師父的感激無以言表。

我利用晚上的時間,閱讀大法書籍,因為書中講出的道理讓我明白了甚麼是真正的好與壞,教導我如何做一個好人,讓我明白人應該重德行善,處處為別人著想,做一個比好人還要好的人,這樣,人才有幸福。人的磨難,有病的痛苦都是自己做壞事造成的,就像老人常講的: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原來這一切都是真的,師父給我淨化了心靈,淨化了思想,淨化了身體,使我一身輕。

就在我沉浸在得法修煉做好人的幸福中時,99年7月20日,天就像塌了一樣,電視開始誹謗我們的師父和教人做好人的大法,不讓學、煉,對修煉人抓、打、抄家、搜書、勞教、判刑……我真是不理解,這麼好的功法為甚麼不叫煉了呢?為甚麼做好人還被抓?學「真善忍」還有錯嗎?這是誰幹的傷天害理的事?我得找政府說說法輪大法的好處。

2000年,我坐上了北上的列車,去北京上訪,信訪辦不管,我想:為甚麼堂堂的中國首都沒有說理的地方?上訪不是人民的權利嗎?我來到天安門廣場,很多來來往往的人,圍觀警察毆打法輪功學員,我覺得這些人很可憐,相信了江澤民造的謠,我就向他們講真象,勸他們不要聽信謊言。不知從哪裏出來一群惡警,把我連打帶罵拖上了警車,他們把來自五湖四海的大法弟子裝了又一車,不知拉往何處,我們那一車約有100來人,其中有抱著幾個月嬰兒的年輕夫婦,還有90多歲的老人,儘管警察狼嚎般的吼叫著,但仍沒有阻擋住大法弟子的正義之聲,法輪大法好的呼聲此起彼伏,傳遍了車子走過的大街小巷,1個多小時後,我們被拉到十三處,那裏簡直就是人間地獄,十幾個人擠在一張木板床上,其實那哪是床?木板下面是一個大池子,池子裏全是犯人的屎尿,一陣陣臭氣從木板縫裏透出來,熏得讓人噁心。十三處惡警走路的皮鞋聲、摔門聲、打罵聲加上功友撕心裂肺的痛苦喊叫聲,真是恐怖。

2000年夏天,我戶口所在地鐵車鄉派出所李軍帶領一夥人,去我家要5000元錢,沒有錢,就扣我丈夫的工資或開除我丈夫,還不斷的逼我丈夫和我離婚,他們去我父母那兒要500元錢,沒錢就想趕走我父親養的羊,李軍還吼叫著要燒我父母的房子,把菜刀放在我母親的脖子上說:你再煉,把你的頭割去!他們不知去我家騷擾了多少次,白天、夜裏,不管甚麼時候,還經常拿著電警棍,在我父母家翻箱倒櫃,跟土匪沒甚麼兩樣。

2000年12月份,李軍等人把我綁架到派出所關了一夜,那天晚上,寒風刺骨,凍得人坐也坐不住,好容易熬到天亮,邊榮亮等人押我去拘留所,路上,邊榮亮氣急敗壞的逼我,讓我和我丈夫離婚,他說,你不離,我叫×××和你離,他把我放到拘留所,邊榮亮就去我家,逼我丈夫和我離婚,。這一次,我被拘留15天,交罰款300元,放我那天,萊城區公安局政保科長柳青偷偷跑到我家,向我丈夫勒索500元現金。

2001年正月十二日晚9點多,我在家睡覺,一陣砸門和吼叫聲把我驚醒,李軍領一夥人,闖進了我的家說:看電視了嗎?你還上北京嗎?再去把你身上倒上汽油燒死你,說你是自焚。因為當時電視上剛播完「自焚」劇,一時我沒回答甚麼,事後我想,自焚真象真是不打自招。

2001年二月初八,上午11點左右,鐵車派出所指導員、蘇東功和李X又闖到我家,我正在洗衣服,他們騙我丈夫說,讓我去開會,說是領導找我談話,說幾句話就回來,還讓我丈夫也去,我不信他們的鬼話。因為這些惡警,他們經常把大法弟子騙去關起來,然後再跟家人勒索錢財,有的上萬的要。我告訴他們我不去,我還要做生意,說著就往門外快步走,李X追我到大門外,用力一摔,將我摔出幾米遠,摔的我頭昏眼花,導致我腳踝骨處嚴重骨折,只覺得一層皮連著,當時就不能站立,鑽心的痛,儘管這樣,兩個沒有人性的惡警還一邊一個架著我往車裏拖,我嚴厲的說,你們幹甚麼!放開我,畢竟他們幹壞事,心裏有鬼,被我的義正辭嚴嚇得鬆開了手。但是最後,他們還是騙我那個無知的丈夫把我抱上了車,關進了萊城區拘留所。在拘留所,我的腳痛得整夜不能睡覺,腫得穿不上鞋,從腳一直青到小腿,無故拘留15天後,放我那天,拘留所還勒索300元錢。惡警還不斷嚇唬我丈夫:她不寫「悔過書」,還得送她去鐵車轉化班,每天交20塊錢,讓你去陪著……公安局柳青、我丈夫所在單位泰鋼集團保衛科不斷的挑撥我丈夫和我離婚。我丈夫在經歷了多次被騷擾、罰款等迫害下和惡人的挑唆,我丈夫答應了離婚。我始終都是不願意離婚的,因為在江氏的迫害中我受到了很多精神和肉體上的傷害,我不想再失去我唯一的能落腳的家,我在一次次的權衡,一次次的痛哭,最終被逼無奈,我在離婚協議上簽了字,從此無家可歸,流離失所,受盡了人間之苦。

有不明真象的人們都說我煉法輪功不要家,離了婚,可是他們哪裏知道,我是被逼離婚。沒經歷過迫害的人,是不會體會到惡人的險惡與狠毒。我是一個女性,一個妻子,一個母親,我同樣需要別人所擁有的一切,我很牽掛我的女兒。

以上只是我遭受迫害的大致情況,希望不明真象的世人,能從我的遭遇中看到江氏集團的本質,不要聽信他們的謊言,善待大法一念,天賜幸福平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