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父受驚嚇生死不明,丈夫怕被株連無奈離婚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6月1日】﹝編者注﹞本文的作者,吉林市大法弟子王桂華於2004年5月20日左右,被非法關押到吉林省女子監獄繼續迫害。

現在我正在遭受著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的迫害,失去自由,失去了做人的基本權利,我要用我的親身經歷及我周圍的所見所聞來揭露迫害:

我叫王桂華,原家住吉林市昌邑區東大灘街14委14組。今年50歲,女性,大專文化。我於98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是大法使我真正明白了人生的意義,使我從此活得明白充實、坦蕩,使我從一個已經開始隨著人類道德下滑而變壞的人成為了一個一心只為別人著想的好人。成為一個無論走到哪裏都被社會公認的好人,使我從一個疾病纏身的人成為了一個健康的人。

99年迫害開始後,我曾二次去北京、國家信訪辦及走向天安門向國家領導人反映情況,揭露迫害真象而得到的回答是兩次被抓捕,二次拘留並被強迫勞動教養一年。在長春黑嘴子勞教所我與上千的大法弟子一樣,所遭受的是非人的折磨,因為不放棄修煉,曾多次遭惡警及勞教人員的毒打。有一次三個惡警一擁而上對我一人拳打腳踢,同時用二根高壓電棍長時間電擊我的頭部,身上,致使滿脖子大泡、皮肉被電焦。當時打我的是三大隊副大隊長惡警席桂榮,此人非常邪惡,她迫害並毒打了很多大法弟子。同時打我的還有金洙麗、王利華管教她們採用了很多殘忍的手段迫害大法弟子:死刑床一上就是十幾天,關小號一關就是二十多天。甚麼坐飛機、坐板、光腳凍、不讓睡覺、野蠻灌食等,每天還得完成十六、七個小時的繁重勞動,利用卑鄙的手段對大法弟子進行洗腦、強迫轉化、並隨便加期懲罰,我就曾被非法加期40多天。

2003年9月16日晚8點多,我正在家(租房)中準備睡覺,有人敲門說要看房子、開門後近來十幾個便衣,不由分說拖著我往外走,當時光著腳連我要跟父母說句話都不讓。他們非法搜走了我家的大法書籍、真象傳單、光盤、錄音帶、錄音機、VCD機等並將我連夜關押到吉林市第三看守所。在那裏我進行了6天的絕食抗議,他們插管灌食,因動作粗暴插管堵在嘴裏,使我幾乎窒息。就這樣仍不放了我,現在我仍被關押在吉林市第一看守所。時間已經過去了七個多月,這期間他們多次非法提審並逮捕、開庭審判我,以莫須有的罪名非法判我有期徒刑十年。我不服判決,已上訴到吉林市中級人民法院,與我同期判刑的大法弟子還有左燕十年,孫鳳芹、單娟鳳各4年。同期先後被關押在吉林市第一看守所,第三看守所的大法弟子還有二十幾人(據我所知)她(他)們多數被勞教判刑。

4月26日中級法院秘密開庭審判我,並裁定維持原判。

此前,同我一起居住的父母已年過8旬,老父患有嚴重的腦血栓,心臟病、高血壓、一場驚嚇之後,目前生死不明。我的丈夫因怕孩子被株連,前程受到影響,無奈與我辦理了離婚手續,一個幸福的家庭被迫害得夫離子散。這場迫害給我的家庭帶來了無盡的痛苦,給我的身心造成了巨大的傷害。這是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欠下的又一筆血債,是迫害大法弟子的又一鐵證,然而,在中國大陸像我這樣的家庭又何止成千上萬!

直接參與迫害人員:吉林市龍潭區檢察院副檢察長:宋有文 檢察員:閆會媛
吉林市龍潭區人民法院審判長 吳偉
直接迫害人:吉林市中級人民法院審判長 李鋼 審判員 :高雪清 金鐘一
吉林市人民檢察院檢查員 金鐘德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