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島一修煉之家的遭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5月5日】我們全家都是修煉法輪功的。我們在不同的工作崗位、不同階層、不同環境中,遵循著李老師教導的「真、善、忍」原則,做真正的好人。在大家的心目中,我家是一個和和美美、幸福溫馨的法輪功修煉者之家。

但是,1999年7月20日,對法輪功的無理迫害開始了,這美好的一切被打碎了。

我的父親劉洪積,一位70多歲的退休工人。在修煉法輪功以前,有腦動脈硬化、原發性肝癌和30多年的關節炎,經常住院,給國家和家庭帶來了巨大的經濟負擔,父親本人也遭受很大的痛苦,家人承受著精神上的沉重壓力。1997年6月,父親開始修煉法輪功,身心得到了巨大改變。以前上個小坡都氣喘吁吁,一點活也幹不了,現在甚麼活都能幹,而且一點也不感覺到累,一身輕。在鄰里的相處中,不管遇到甚麼事情,父親總是熱心助人,與人為善,是一個人人稱頌的熱心腸。就這樣一位純樸的老人,經常遭到東女姑山村村委、女姑山派出所、流亭鎮政府的騷擾,他們逼迫父親放棄對法輪大法的信仰,放棄做一個好人。老人堅決不予配合,堅修大法。惡徒於2002年以商量事情為由,將年邁的父親哄騙至東女姑山村委,然後秘密轉送到了青島市610洗腦班進行迫害。在詐騙了1000元後,將老人放回。

我的母親韓正美,曾是患有多年腎炎、脈管炎、氣管炎、腸炎的老病號。在修煉法輪大法後,母親奇蹟般的康復,身心健康。母親僅僅為了說一句真心話「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和李老師是清白的」,在進京上訪途中,在無棣縣被劫持回當地流亭鎮政府進行迫害。惡人逼迫母親放棄信仰,否則不准回家。我母親堅決拒絕,惡徒們無奈,只得找他人代筆簽名後放回老人。事情遠遠沒有結束,女姑山派出所東山村、流亭鎮政府的惡徒三天兩頭在深更半夜打兩位老人的門和窗,私闖民宅,弄得我父母失去了安定的生活。

我的二姐劉秀芳,曾是眾所周知的藥罐子,患有胃下垂、子宮糜爛、貧血等多種疾病。1999年5月,她走上了大法修煉之路後,各種頑疾不翼而飛,甚麼活都能幹了。二姐的親身經歷再一次印證了大法的神奇。她的小家庭也有了生機,全家走出了那段苦日子。鄰里目睹了這些,都稱讚大法神奇美好。

1999年7.20後,災難來臨。江××出於對法輪功的妒嫉,開始了血腥鎮壓:「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我的姐姐也開始了她的上訪之路。

2000年10月6日,我二姐和雙埠村大法弟子周愛英到北京證實大法。在天津被劫持回女姑山派出所進行迫害。惡警們逼迫她們放棄信仰,她們堅持走真理之路,結果被送往當地一個關押犯人的小屋子,隨後又將她們送入青島市大山看守所。在經歷了一個月的精神和肉體的雙重折磨後,又將她們送回那個小屋。倆人絕食四天後,被非法判三年勞教。

2000年11月14日,在送往山東省淄博市王村女子勞教所查體時,查出我二姐有心臟病,勞教所拒收。後我二姐被接回女姑山派出所,流亭鎮政府人員乘機到我姐姐的婆婆家中詐騙錢財共1萬3千2百元,並斷電兩年之久。

公道自在人心。迫害、誣蔑沒有動搖我二姐。2000年12月18日我二姐再次進京上訪。在北京遭受了肉體與精神的雙重迫害後,雙埠村委派鏟車將我姐姐家的住房強行鏟掉,並再次將我姐姐送到大山看守所拘留15天。期滿後,看守所幹警通知家人去接,卻被女姑山派出所惡警胡乃京、王建正等幾人提前接走送入嶗山中韓精神病院進行摧殘。邪惡的醫生揪住她的頭髮從地上拖到床上,一頓拳打腳踢之後,將她綁成「大」字型,注射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長達一星期之久。在被迫害中,我姐姐問:「我們不是精神病人,是正常人,為甚麼要這樣做?」他們說:「這是政府壓下來的任務,就得完成。」在江××的淫威之下,救死扶傷的白衣天使變成了面目猙獰、手持屠刀的劊子手。

經受了一個星期的迫害後,我姐姐機智的逃出了虎口,從此開始了流離失所的生活。此後,當地的惡徒,原本應保證人民生活安定的人民警察,在一天半夜12點,以查戶口為名,強行闖入我姐姐的婆婆家中,並在無任何正當手續的情況下,強行搜家。從此,老人不僅失去了兒媳,也失去了安寧的生活。惡警還逼迫我姐夫江敦生(青島鋼鐵集團工人)將我姐姐找回,否則將讓其單位開除他。

惡徒還到我三姐劉秀芝的單位進行騷擾。一去就說我三姐窩藏我二姐。我三姐說:「我二姐被拘留14天後,大山的幹警通知家人去領,但卻被女姑山派出所的惡警提前接走。我以為送到了轉化班,但後來才知道送到了嶗山中韓的精神病院。」水族館的領導問惡警:「她二姐有精神病嗎?」惡警說:「沒有,就是煉法輪功。」由於我三姐不配合惡警,那幾個惡警想打電話叫當地派出所將我三姐帶走。在水族館領導的主持正義下,他們沒有得逞。

2002年正月11日晚,我二姐和我大姐劉秀貞(不是大法弟子,但明白大法真象)、外甥楊乃健在仙家寨講真相時被抓。在流亭派出所的一間地牢裏,幾名男警強行扒我二姐的衣服,幸好被一老人看到制止,二姐免遭污辱。失去理智、沒有人性的惡警見醜行暴露,聲嘶力竭的將老人喝斥出派出所。大姐劉秀貞因阻止流氓行徑,被毒打,並被用手銬銬在鐵門上,站不起來,蹲不下去,受了兩天兩夜的折磨,還不能去廁所。

惡警以要將我大姐放回家、要家人來接為幌子,騙出了我大姐的住址和姓名後,不但不讓其回家,還給她戴上手銬送入地牢,隨後我大姐被判勞教兩年三個月。在送往淄博的王村勞教所查體時,查出其有子宮瘤被拒收。流亭派出所王吉柱等將大姐接回後,繼續關入地牢。不給水,不給飯,不讓家人知道。

流亭鎮政府私自聯繫不具備必要的醫療和衛生條件的小醫院,要強行給我大姐開刀取瘤。醫生說:「來例假了,不能做手術。」流亭鎮政府的惡徒說:「打上止血針,馬上開刀,馬上送回勞教所。」醫生說:「人命關天,不是兒戲,保養之後才能做手術。」惡警無奈,只得如此。

在為我大姐開刀之後,發現瘤子分叉破裂,要切片化驗,由於該醫院不具備鑑定設備,必須到大醫院進行。我大姐在手術室床上被敞著刀口等待化驗結果,經過青紡醫院化驗得知是良性瘤之後才縫合刀口。隨後惡警要馬上送我姐去王村勞教所。在家人的強烈要求和抗議下,才暫時不送勞教所,但仍對我姐進行嚴密監視。江氏流氓集團對一個不修煉法輪功的普通人尚且如此喪心病狂的迫害,那些堅持自己信仰的大法弟子的遭遇就更可想而知了。

我的外甥楊乃健,20來歲,2001年得法修煉前有腸炎、胃炎和嚴重的肩周炎,根本提不了重物,吃東西要非常注意。修大法後,他渾身又恢復了年輕人應有的活力。因證實大法,他也遭到了殘酷的迫害。在和我大姐、二姐被抓後,惡警用電棍狠敲他的頭,連電棍前面的燈罩都敲碎了。六七個惡人對他一頓毒打,打得滿臉是血,並且揪住衣領狠撂,使他差點休克過去。在派出所審訊他時,惡警扒掉他的衣服進行「冰凍教育」,還用腳後跟狠狠的踩我外甥的腳趾,用帶尖的茶杯蓋狠敲頭心。一切的一切就是迫使其放棄他的信仰。在接下來的審訊中,惡警經常用皮鞋狠踹我外甥的雙腿,猛抽耳光,一輪又一輪的毒打,最後將我外甥送入青島市勞教所。

以上只是我家這些人這幾年來所無辜遭受迫害的一部份。江氏流氓集團對好人的迫害罄竹難書,天理不容。讓我們擦亮雙眼,認清這場迫害,制止這場迫害,早日結束這場對廣大法輪功學員的信仰自由、基本人權的嚴重迫害。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