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全家和睦 遭迫害妻離子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3月28日】我今年20歲,我們家有5口人,父母、一個妹妹,一個弟弟。不知為甚麼從小就跟妹妹不合,動不動為一點小事而吵起來,整天讓媽媽擔心、生氣。我們家在1998年3月有幸得法,但離92年師父剛出來傳法已經相差好幾年,說起來已經很晚,但不管早晚,我們始終有這個緣份,能夠做師父的弟子,心裏非常高興。

我們在沒學大法以前,家境非常複雜,媽媽是姥姥的大女兒,媽媽在初中沒畢業的時候,就失去了父親,緊接著輟學到集體幹活,吃了不少苦,然而出嫁後更是苦,又是氣。奶奶重男輕女,我和妹妹從小討人嫌,而我從小有很多病;爸爸喜歡下棋,也不幹活,家裏的重擔都落在媽媽身上,而且爸媽經常吵架。媽媽由於整天操勞過度患上了腰痛病,還有其它病狀,去過許多地方也沒治好。

我們剛得大法時,媽媽先學的,她只是看看書腰痛就好了,緊接著我們一家人都學起來了。我們還傳給親朋好友,讓他們都學,他們學著也都說很好。爸爸學法後,以前的貪玩心沒有了,也不跟媽媽打架了,一有時間就去幹活,我和妹妹很少吵嘴,而且我們處處以師父講得法為標準,有時間就看書學法;我們都很感謝師父,是大法改變了我們這複雜的家庭,是大法讓我們知道一家人怎樣和睦相處,從此我們走上修煉之路。

可好景不長,就在1999年的時候,邪惡頭子江澤民看到這麼多人學法輪功,而學法的人越來越多,心生妒嫉,在99年7月20日非法下令將法輪功取締。在一夜之間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我們平靜又安定的生活被打破,江××手下的幫兇們利用各種手段來破壞法輪功,迫害大法弟子。那時我媽媽也被經常叫到派出所去,惡警開始幾次還很和氣的問話,後來因讓媽媽放棄對法輪功的信仰,媽媽不配合,他們便露出可怕的面孔來威脅嚇唬還動手打人,看管著不讓回家,也不讓我們跟她見面。放回後,惡警還三天兩頭騷擾我們的家,整天整夜派人看著,白天媽媽到地裏幹活,他們也跟著。不但這樣我們家像是公共場所隨便進出,惡警們還到我們家亂翻,一翻到關於「法輪大法」的書籍就沒收,這些人真是喪失人性,我們真是含冤沒人說,有理沒處講,難道中國沒有人身自由,沒有個人信仰自由嗎?難道法律規定可以私闖民宅,隨便抄家嗎?

法輪大法都是教我們做好人,做好事,處處為別人著想,而且還使人們身體健康。這麼好的大法卻遭到迫害,於是我們就用自己親身經歷跟公安部門講:「我們都是好人,大法教我們做好人,做任何事情都按『真、善、忍』標準去做,還給我們一個好身體。」講真相讓他們不要相信電視宣傳。

媽媽因發真相資料被非法拘留好幾次,放回後,又因發資料講真相。在2000年11月被非法勞教3年,惡警還經常找爸爸的麻煩,那時我才16歲,一聽到媽媽被勞教三年我驚呆了,我幼小的心靈受到重重的打擊,受到殘酷的摧殘,當時上課也聽不進去,學習更不如以前,江氏集團害得無數的家庭不能團聚,妻離子散沒人管,像這樣做「真、善、忍」的好人被抓,良心何在。

初中畢業,我就再也沒上學,畢竟小,從來沒有離開過母親的我,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覺得好可憐,特別是弟弟、妹妹他們更小,無依無靠的,我幾乎每天睡不好,吃不好,而且看到同齡人都有自己媽媽在身邊,而我卻沒有,自己便回家偷偷的哭,每次睡著時覺得媽媽在身邊,可睜開眼卻甚麼也沒有,那時不知自己哭過多少次,眼睛腫過多少回。媽媽不在家,爸爸也經常出差,家裏一切都要靠我打理,更重要的是照顧弟弟、妹妹,在學校他們被同學笑,老師也用另外一種心態對待他們,他倆也是沒人說心裏話,回家就跟我講,當時我也只有難受,沒有辦法替他們解圍,那時我甚麼都不會做,就決心從零做起,讓外人減輕對我們家的羞辱,決心做給他們看,我整天操勞家務,照顧弟弟、妹妹上學,還要下地幹活,每年春天到秋天,爸爸沒時間幹活,只有我去,星期天弟妹幫忙。可是不管我多麼的努力,村裏人還經常笑我們家,在村裏我家成了他們的熱門話題。

當時我過得每一天覺得真慢,像過一年似的真難熬。媽媽在勞教所裏更難熬,我曾去看過媽媽。但因相隔太遠,花費太大隻去過幾次,但每次相見都是以淚洗面,每次看到媽媽那樣子瘦瘦的,頭髮也白了許多,心裏像似流血。

在媽媽被勞教的這三年裏,我們經受過許多風風雨雨,可惡警還經常騷擾我們家,我們出門遭冷眼,遭笑柄,說甚麼話的都有,都很難聽,我們一家人不能團聚,還有許許多多像我們家遭遇一樣的家庭不能團聚。

我們這一切都是江澤民集團造成的,江澤民所欠下的無數血債,我以親身經歷將江××推上歷史審判台。「還師父清白」,「還大法清白」,「還大法弟子信仰自由」。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