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修煉慘遭迫害 不堪打擊雙親去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3月21日】我們一家都修煉法輪功,我、女兒、女婿、還有一歲的外孫,幾年來我們慘遭江氏政治流氓集團的迫害,曾多次被非法抓捕,在關押期間被殘酷迫害,我的雙親不堪打擊先後氣絕,含冤而去,老伴也因不堪重負患上了多種疾病。江氏集團對我們善良的煉功人的迫害到了令人髮指的地步,以下是我受迫害的經過:

99年7月的一天,中央電視台開始給法輪功造謠了。當天晚上,石家莊市桃園派出所以張建良為首的幾個惡警闖入我的家,當時我不在家,女兒因抵制迫害,當場被抓去,女婿被兩三個人摁倒在地。他們搶走了師父的講法錄像帶和有關洪法的東西。

99年10月,我們一家四人到北京上訪,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結果被抓送回石家莊,張建良因個人利益受損,看見我們第一句話就罵:「你是個老不要臉!」接著把我老伴叫去說:「和她離婚!她不要家,要她幹嘛。」又對我叫喊:「看我怎麼報復你,我非把你搞臭。」第二天把我們帶到我們小區的樓下,村裏所有企業一律停產,給我們戴上手銬,兩人跟一人,像押犯人一樣當眾宣讀對我們的非法拘留證。在被拘留期間,單位找我寫保證,我不寫就停發了我的退休金。

2000年大年三十(2月4日)晚,我為洪揚大法出去參加集體煉功被抓。桃園派出所所長張國輝把我和鄰村的一個大法弟子接回,讓我們在院子裏凍到天亮。第二天大年初一,他們分別抄了我們的家。返回派出所把我們倆銬在籃球架上,一直到深夜12點。他們還說,沒凍死你倆呀。初三早上把我們送進石家莊第二看守所,非法關押30天,在派出所的幾天一直不讓我們吃飯。家裏的電話被監聽,老伴面對這些磨難,身體無法承受,被迫內退。

一個月的監獄生活使我吃盡了苦頭,回來後又被派出所非法關押20多天,不讓睡覺,24小時戴著手銬,我的小腿腫得和褲腿一樣粗,不能彎曲。所長張國輝、指導員張建良強迫我家屬交了5000元,才放我們回家。我70多歲的老父親一看見被折磨了兩個多月的我,第九天便悲憤離世。

2000年7月13日,女婿因向世人講真相被抓,判兩年勞教,在那裏受盡各種非人的折磨,回來後精神恍惚,經常胃痛難忍,人一天天的消瘦,終於在2003年因胃穿孔差點要了命。18號他們又在沒有任何證件的情況下將我從家中抓走,在派出所我絕食抗爭,第四天放我回了家。

但家裏的情景使我驚呆了。我老母親因承受不了這樣的打擊,含冤而去,只留下冰冷的遺體。我女兒在20日也無故被抓,家裏只留下老伴和二歲的外孫子。料理完老人的後事,我和老伴到處打聽女兒的下落,惡警他們為了斂財,把我女兒送入石家莊第一看守所關押,稱讓我們拿5000元錢才放人,我們抵制邪惡的要求,一個月後,單位把女兒接回。

2000年12月31日,他們又來抓我,我就高呼「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他們連打帶推把我和二歲多的外孫一起抓到派出所。那裏已經關了好幾個同修。因大夥絕食,他們認定是我帶的頭,當天晚上把我銬在樓道西頭的窗戶欄杆上。上身爬在窗台上,腳搆不著地,手銬銬到最緊處,慢慢往肉裏吃,兩手腫得發紫,打開窗戶讓西北風吹著我,數小時不讓上廁所。

2001年1月27日農曆臘月二十七,我正在做晚飯,又把我強行綁架。兩年的春節我都是在桃園派出所度過的。從99年10月到2001年2月,我五次被抓。老伴多次承受這樣的打擊,患上了高血壓、心臟病、高血糖等各種疾病。

2002年10月28日,我單位書記李昌欣、科長李丙剛到我家將我強行綁架到了洗腦班,因為不轉化,崔豔芳帶一幫人對我進行了肉體上的折磨。他們對不轉化的學員戴背銬、腳鐐、灌白酒,用粉筆在地上寫師父的名字,在學員腳底綁上師父的照片拽著學員滿地跑。一到晚上就開始打人,我承受不住,就抄了別人的四書,做了一個修煉人不該做的事。[注]

2003年3月3日下午,居委會兩次上門騷擾。5月10日晚,張建良等人把我家的電源切斷,我以為停電,剛開門想出去看看,他們一擁而上,又將我綁架到派出所。在那裏我堂堂正正告訴他們,我還在煉,寫東西就是為了揭露迫害真相,48小時後我回到了家裏。

本文作者是河北省石家莊市柳辛莊王春花,單位:石家莊有色金屬廠,電話:0311-3807814
文中女兒是康豔麗,女婿是呂虎崗,一起被抓的鄰村的大法弟子是南高營村的何俊榮,女,50歲

桃園派出所電話:
0311-6839048
地址:石家莊市北環東路,郵編:050000

﹝編者注﹞署名的嚴正聲明將歸類發表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