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被不講理的警察抓走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6月11日】我的媽媽以前脾氣很不好,動不動就發火、大喊大叫。後來她有幸煉了法輪功,按書上要求要做世界上最好的好人。此後,媽媽就像變了一個人似的,性格開朗了,對別人也好了。鄰居們常說:「喲,煉法輪功就是變化大!」

1999年7.20後,電視成天在編造謠言,污衊大法,對煉法輪功的人進行抓、打、罰款、勞教、判刑。媽媽因在大法中深深受益,為了說句公道話毅然去了北京,就那天,有工人、有商人、有拄著拐杖的老奶奶,還有帶草帽的農民。他們和媽媽都有一個共同心願,就是親口喊一聲:「法輪大法好,還大法清白!」常言道:受人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媽媽就是要告訴天下人:法輪功不是像電視上說的那樣!

可這竟成了單位惡徒迫害媽媽的藉口,因此,媽媽經常被無故扣發工資,被多次非法拘禁,十幾天不讓媽媽回家,不講理的警察,最後把媽媽抓進了勞教所。

當我聽到這個消息時,難過得哭倒在奶奶的懷裏。同時,我又為媽媽感到驕傲:因為她做的是最正最好的事,我的母親最偉大!

媽媽被抓後,家裏從此失去了往日的歡聲笑語,大姨見人就哭訴媽媽的悲慘遭遇,姥姥血壓一再升高,又添了別的病,住進了醫院,姥爺也更顯蒼老了,人愁髮稀,頭髮幾乎都白了。

媽媽被非法判了三年勞教。她在勞教所的第一個八月十五中秋節,爸爸為了撫慰我受傷的心靈,把我帶到了一個飯店,點的菜不多,只有兩盤,我們在靠牆角處的桌子邊孤零零的坐下。在大廳的中央,有一張大桌子,那裏有一大家子人,他們互相祝福、乾杯。我心中不免一陣酸楚。

爸爸用手碰了我一下,說:「怎麼不吃?不好吃嗎?」

「不是……,」我急忙收回目光強裝著笑臉說。

爸爸說:「那我們吃吧。」

不知爸爸說了多少遍「我們吃吧。」可是飯菜誰都沒動一口,甚至連筷子還安安靜靜的躺在衛生包裝袋裏,最後我不知道是怎麼走出飯店的,兩條腿像鉛塊似的。回家的路上,我無言,爸爸無語。回到家後,爸爸拿起媽媽的相片,用袖子擦了又擦,抹了又抹,嘀嘀咕咕,不知他在叨念甚麼。

晚上我做夢了,我看見媽媽在向我招手,喊著我的小名。天亮了,媽媽消失了。我睜開雙眼,只有那四面冰冷的牆壁,只聽到外邊刮著刺骨的寒風。

沒有母愛的感受是有媽媽的孩子永遠都無法知道的。還有許多許多像我這樣的孩子因為江澤民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而失去了家庭,失去了母愛。我們呼籲社會上有良知、有正義的人們,關注這場鎮壓,揭露這場迫害,制止這場迫害。


媽媽的生日

媽媽的生日到了,我和爸爸一起去勞教所看媽媽,媽媽是因為煉法輪功被勞教的。到了勞教所,不講理的警察不讓我們見。在家裏,我和爸爸給媽媽做了一碗長壽麵,放在餐桌上。我和爸爸晚飯誰也沒吃一口,看著給媽媽做的生日麵,眼淚不停的流了下來,我多麼想、多麼需要我可愛的媽媽呀。

我的媽媽自從學了法輪功後,病沒有了,脾氣也變好了,對老人百般的孝敬,對我更是無微不至的關懷,生活在這樣的家庭真使我有說不出的幸福。

可自從99年7.20以來,我家就沒有過一天安寧的日子。一天我從學校剛回家,一群警察闖進我家,不問青紅皂白就抄家,把我們家所有的東西翻了個底朝天,把我的學習的書本用具也整了個亂七八糟。警察說,把媽媽帶走,問幾句話就讓回來。

可是萬萬沒想到,不講理的警察竟把媽媽判了勞教。爸爸也不能安心上班了,我也不能安心讀書了,上課時不時的想起媽媽。當走在街上看到別的孩子和媽媽在一起,我就不由自主的想起了我的媽媽……

在勞教所,媽媽身體、精神上都受到了慘無人道的折磨:如惡人對媽媽拳打腳踢,打媽媽耳光,不讓媽媽睡覺,讓媽媽上「死人床」。

媽媽是一個好人,她是按「真善忍」要求去做人,事事處處為別人好,這難道還有錯嗎?為甚麼做好人還遭這樣的虐待?我知道勞教所、監獄裏關押著許多許多煉法輪功的人,又有多少像我一樣失去媽媽的孩子。有正念、行正義的人們,請關注江澤民對法輪功的鎮壓,揭露制止這場對好人的無理的迫害!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