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沒有放棄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3月9日】2000年11月23日我與5名同修進京正法,火車上檢查身份證,因我們身份證都是複印件,乘警懷疑,被惡警抓回大慶關進大慶大同區看守所,我們絕食14天後被放回家。2001年1月8日惡警上家裏把我們騙到派出所說找談話,然後把門一關就不讓走了。於2001年1月10日直接送哈爾濱戒毒勞教所勞教一年。

在戒毒所,惡徒不讓我們休息、睡覺。惡警和邪悟者圍攻我,我堵著耳朵不聽,反覆背師父經文。但最終由於自己主意識不強自心生魔,被邪惡之徒鑽了空子,在神志不清時被迫轉化了。轉化被提前釋放,2001年4月30日我回到家。

回家後,大法書、煉功帶都沒了。同修知道我回來,打電話讓我去,我不去,給我師父經文我也不看。心想記住「真、善、忍」就行了。可是沒有師父導航指路,我像迷途的羔羊一天天蒙頭轉向、沒著沒落。我不修不煉了,另外空間的魔衝上來要害我。我記得最清楚的一件事:2001年7月我到河南新鄉去看一位老鄉,她患有肺癌已晚期,她家室內擺設很講究,有各種花卉和盆景等。晚上我在她家睡下時,清晰的夢境突然發現屋內所有的擺設都活了,如同大大小小的惡魔張牙舞爪地全向我撲來,抓我前胸掐我脖子要整死我,我掙扎起來嚇醒了。第二天我一照鏡子前胸脖子下面被抓出三道深深的血印子。回來後我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

我約有7個月沒看大法書,心想:我沒做好,師父還要我、管我嗎?我渴望回到師父身邊。慈悲偉大的師父沒有放棄我。一日,幾位同修找到我,給我讀師父經文,說我們不管真假轉化都是錯誤的。我心裏一顫,忙把師父《強制改變不了人心》、《建議》等經文反覆看了幾遍。師父說:「你一旦走向了反面,後果是可怕的,千萬年的等待將毀於一旦。」(經文《建議》)我如大夢初醒,痛悔不已。我哭了,恨自己一時誤入歧途走了邪路。當時我就暗下決心:堅修大法,精進實修,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沒書同修給我,在家我反覆讀《轉法輪》和師父的經文,然後馬上寫了聲明,因為有怕心,沒寫真實姓名。通過深入學法,又和同修切磋,覺得這樣做不嚴肅不是堂堂正正修煉。悟到就做,我趕緊又寫了一份五、六百字的嚴正聲明。重新上網用的是真名實姓,這我心裏才踏實。

自我寫了嚴正聲明,重新修煉後遇到的第一關就是丈夫的粗暴虐待(實際上是丈夫不好的思想被另外空間的爛鬼操控下的所為)。一天,我正在家裏讀《轉法輪》,丈夫突然回來,發現後大喊:「你說不煉了,怎麼又看上了?」我沒防備,書被他搶去撕了,這如同抓爛了我的心,我心疼得直哭,我恨自己沒保護好師父的書。一天早上他發現我盤腿煉功,就竄到我跟前打我臉和腦袋,用手掌砍我腿,嘴裏還不停地罵髒話,我沒還手也沒吱聲。一天晚上,他又突然破門而入手握皮帶,眼冒藍光一手抓住我的頭,一手用皮帶使勁抽我。我想我認準的路要一直走下去,丈夫粗暴虐待也休想阻擋我修大法。

我每天到點煉功、發正念,丈夫每次發現都咬牙切齒狠狠地打我、罵我,還揚言告街道、告派出所,讓他們抓我。經他通風報信,一天街道主任領兩個人來到我家:「你說不煉了,怎麼在家又煉上了?」我告訴他們:「我那是被迫害轉化的,轉化是錯的,法輪大法好!(大法)祛病健身還叫人做好人,我還要煉。」他又厲聲說:「國家不讓煉就不能煉。」我堅定地回答他:「憲法規定信仰自由,我沒偷沒搶沒犯法,就要煉。誰說也不行。」他們一看也說服不了我,就說:「願煉在家煉別亂走。」我說:「人身自由誰也限制不了。」他們無奈地走了,我知道自己又闖過了一關。

過不兩天,區公安局來人到派出所打電話讓我去,還說讓我發言做報告。我說:我也不去,也不發言。他們還說讓我跟他們上單位把罰我的一萬七千多元錢要回來。我拒絕了,並正念除惡。我知道他們是想拿錢來誘惑我。他們一看錢並沒使我動心,結果區政保科女科長領一警察來到我家,軟硬兼施加奉承地說「你是老師,又有水平懂道理,說不煉了怎麼又煉了?你是不是沒吃夠窩窩頭?聽說你還讓學生煉……」我正念對待,並和他們講真象,最後他們看說不動我,又找不出理由帶走我,無計可施,走了。

這兩夥人分別在短時間內到家來騷擾,我知道這是我丈夫告的。但兩次來人他都沒在家,不知道,每天他照樣打我、罵我揚言東告西告。師父在《轉法輪》中說「你可能生前有過對人家不好」,所以我一直在忍。一天,我忽然想起師父還說過「每當魔難來時,沒有用本性的一面來認識,完全用了人的一面理解,那麼邪魔就利用了這一點沒完沒了地干擾與破壞,使學員長期處於魔難之中……再要是沒完沒了下去,如果不是心性或行為存在其它問題,一定是邪惡的魔在鑽你們放任了的空子。修煉的人畢竟不是常人,那麼本性的一面為甚麼不正法呢?」(《道法》)我想,師父在點化我,不能讓他總這樣干擾,弄得我一煉功就提心吊膽心不穩,我要正法。一天中午他下班回來吃飯時,我義正詞嚴地對他說:「這段時間你對我太過分了,我沒做壞事,就是煉功,你打我罵我用皮帶抽我,又東告西告,你告去吧!我不怕!你還想咋辦?我整天飯做著、裏外活幹著,你還粗暴地虐待我,你已構成虐待罪,我有權力告你。」他一掃往日的氣燄,既沒打我也沒罵我,平和地說:「你願咋煉就咋煉,我也不管了。」這一關又過去了。

由此我真正體會到了正念正行的力量,體會到了大法的神威,師父的偉大慈悲!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