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泥潭 揭露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2月5日】大法帶給他美好

他是1996年得法的。修煉法輪功前,他多種疾病纏身,曾因心臟不好到醫院進行搶救;因胃長期不適,常靠服中藥治療;因嚴重的神經衰弱,長期失眠,總是依賴安眠藥維持。可這一切都在他修煉法輪功後完全消失。他深深地明白,修煉法輪功不僅給他身體帶來了好處,而且淨化了他那原本爭強好妒、心胸狹窄、愛慕虛榮的心靈,同時修煉後沒有再花一分錢的藥費。在單位裏,同事們一致公認他是一個善良、正直、無私的好同志,而這一切都是因為他修煉了法輪功,是法輪功使他身心健康,幸福美好。

履行公民上訪權利 欲講真話反遭迫害

然而,就在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以個人的意志,妒忌法輪功的人數,強行發動一場鋪天蓋地的迫害法輪功的運動,這場全國性地至上而下系統性謊言製造、謊言宣傳,矇蔽了所有的中國人民,覆蓋了整個中華大地及海外各國,觸及到上千萬人的心靈。在這種情況下,為了講清法輪功真相,他於1999年10月24日,悄然別離家人,按照國家憲法賦予公民的上訪權利,到北京上訪辦講真話。

他們當地這次先後自願到北京上訪的學員共20多人,男女各佔一半。可是到北京後,上訪未成,卻遭到所租住的朝陽區派出所警察的非法抓捕,並在該所的一間10平方米的牢房裏關押了一天一夜。這期間,警察不許他們上廁所,他們只好在牢房裏分別由男女各圍成一圈,在圈中的塑料桶內方便。大家在這種毫無人性的迫害下,忍受著屈辱。可想窄小監室內的空氣污濁程度,可想對每個人的精神壓抑程度。這種關押的非法性,不僅是毫無法律依據的,而且也是完全違背的監規的。男女混合關押,吃住排泄一地,這就是當權者鎮壓政策的見證,這就是人民公安執法犯法的野蠻所為!

第二天他們被押送到當地駐京辦事處一天後,就被當地公安從北京押回,又被當地看守所非法拘留15天並罰款3000元。

當權者違憲的強權迫害政策,不僅迫害法輪功學員,而且直接株連到他的家人、親屬及單位,給他們帶來了巨大的精神壓力和承受。這次前後的20多天的迫害中,他愛人因極其害怕,精神痛苦至極,整日以愁眉苦臉,體重下降;他母親因傷感過度而引起血壓聚升,並臥床不起,住院治療;他父親以及親屬們都為他被非法關押的事而低三下四的多方求救;他的工作也因此而被單位無端停職半年。

堅持公民信仰權利 學法煉功再遭迫害

2000年6月的一天早晨,因到外面集體煉功,他又一次被公安局非法抓捕並拘留35天,被關押在市屬下面的某縣城看守所。在監牢裏,他因堅持信仰,學法煉功而多次遭到看守所警察的迫害:用腳踢、用菱形皮鞭抽打、用泡茶的開水往身上淋。他還親眼看到一惡警將他身邊的一位學員的大腿踢得像紫茄子一樣,二十多天還沒好。在看守所,他們每天吃的食物是發了霉的陳米,菜則是用老茄子加水,放一丁點兒鹽,面上漂著幾滴油,看起來與豬食沒有兩樣,有的學員吃得作嘔。

他的父親與愛人托熟人到看守所去探望他,看到他滿身都是蚊蟲咬的包(當時是六月三伏天)、體無完膚,淚水都流出來了,並告訴他,他母親因傷心過度,心臟病、高血壓、糖尿病都發了;兒子(7歲)因想念他而常常躲在被子裏獨自哭泣。聽到這些消息後他心中萬分難受,大法學員及親屬們無辜遭強權政治迫害,不知親人們能否認清這場迫害的真相及本質,能否用正義良知對待這一切。

遭國安特務劫持、晝夜洗腦恐嚇

我國憲法第35條明文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有言論、出版、集會、結社、遊行示威的自由」。那麼,法輪功學員看國際網站的有關信息,和平理智的講真相行為觸犯了哪些法律?是捏造謠言嗎?還是洩露國家機密了?還是侮辱誹謗誣陷他人了?都沒有。僅僅是法輪功學員反對當權者的違法行為,僅僅是當權者手中有權,法輪功就有罪了。幾次迫害後,他一直在堅持學法煉功,並閱讀大法網站消息,理智的向善良的人們講述著法輪功真相。

2002年底的一天上午,他坐出租車外出辦事,途中(大馬路上)遭當地國安局特務攔截。他們一擁而上,用毛巾將他的雙眼蒙住秘密劫持到當地某賓館,並先後組織二十多人對他開始了長達二十天的非法嚴密監視、非法突擊審訊及殘酷的精神迫害,給他的心靈造下了難以磨滅的創傷。

一開始他們對他進行強行搜身,將他身上的優盤、軟盤、大法書籍非法沒收,並扣留隨身的其它物品(錢、手機、工作物件等)。開始五天內,有六人對他幾乎全天候地進行超時審訊(其中有兩名為省國安特務),每天長達十多個小時。其中有一名特務對他更是滿口污言,罵不住口,不許他休息。他們輪番上陣並揚言恐嚇:說我們早就開始對你進行監控,你的行為記錄就有一大摞(用手比劃近一尺高),就算你甚麼也不說,憑我們的記錄就足以定罪,判個七年八年的。並逐個點出他們的監控行程咋唬他。面對上十人的輪番圍攻及恐嚇,使他精神高度緊張,晚上睡不著覺,導致心臟發慌,頭暈目眩,頭重腳輕,精神疲憊,心力憔猝,9天未能解出大便。儘管如此,他仍然不向惡人妥協。在審訊第10天時,他們居然派車從省勞教所找來四名所謂的幫教人員對他實行全封閉式的洗腦,不停地播放污衊法輪功的錄像:有天安門自焚的謊言錄像、世界上一些邪教組織集體自殺的恐怖錄像、99年7月20日以來所有在中央電視台播出過的誣陷法輪功的焦點訪談。幫教們不遺餘力地為惡人們賣力,並拿著省洗腦班所謂的認識給他看。就這樣,他們始終不讓他的大腦休息,每天上午從八點開始到晚上10點,睡覺前還要逼他看誣陷法輪功的書籍,不停地對他灌輸邪惡的恐怖謊言,讓其處於極其緊張之中,同時勞教所的一名帶隊教官還極力恐嚇他,說他這樣的至少要判8年徒刑。就這樣,在成天籠罩的邪惡迷霧中,他開始理智不清,由於學法不深,加上怕心和對親情的執著,而痛心含淚寫下了決裂書和所謂的認識和保證。

現在回想起來,當初他們在江氏集團的操控下,正全力搞網絡信息封鎖,破壞大法網站。他們以為他是專門上網下載的,曾說抓了一條「大魚」,捕著了一件大案,所以國安盡所有的人力和物力全力集中對他進行迫害。竟動用車輛近五、六台;租用房屋5間,估計吃喝住行等費用達幾萬元。最後沒有任何結果,不了了之。這種明擺著的犯罪行為,完全只針對法輪功學員,可見強權政治的變異程度,為了維繫其權力的需要,不講任何法律,不講基本道德,壓抑並扭曲著做人的基本本性,殘害天良而不擇手段。當權者的這種罪惡行徑的下場可想而知,而當權者被送上歷史的審判台時,那些執行者也將得到應有的處罰。

在他被非法禁閉的20天裏,不法人員們並沒有通知他的家人和他所在的單位,他的家人因他的突然失蹤而焦急萬分,到處尋找,單位知道情況後也派人尋找,他的母親因焦慮過度,心臟病復發而送醫院搶救。

他被放回來時,國安局特務們害怕他們的邪惡所為曝光,叫他不要對別人說他是被國安抓去的。而且特務們對他的電話和行蹤仍在監控,還不時電話騷擾。在回家後的相當長的一段日子裏,他常常被莫名的恐慌和不安全感所纏繞,精神處於極其敏感之中,甚至懷疑一切。特別是一想到非法劫持期間的那些違心行為,他的心就一陣一陣地發痛。正因為這些使得他常常痛不欲生,難以自拔,悔恨自己當初的所為。他曾一時不敢面視師父的法像和所有的法輪功書籍,與同修更是不敢接觸,他用各種方法麻木和封閉著自己。他的內心明白修煉法輪功做一個好人根本沒有錯,可他的所作所為……,這是他的恥辱和生命中最大的遺憾!

就在他幾乎要放棄修煉的時候,一位和他曾經要好的同修來看他,見到他的狀態後十分著急,師父的經文和講法以及每期的明慧週刊她都一一地送到他手中,而他仍然處在那種驚恐的狀態之中。除了師父的講法他看點之外,明慧文章他都統統不願意看。有時同修來看他時,問他現在怎麼樣,他為了掩蓋自己的執著而迴避應付著。現在想起來,他覺得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同修、更對不起他自己,哎!這哪是他真正的自己呀!

就這樣,他在麻木不仁的狀態中自暴自棄著、帶修不修著過了這痛苦的一年。

重新振作和不斷歸正

在法輪功被迫害的四年當中,江澤民是罪魁禍首。憲法保障公民有信仰自由,而法輪功是教人們遵循「真、善、忍」的原則做一個好人,沒有違反任何法律。但江澤民為一己之私,以權代法,動用全中國的公安、特務對信仰法輪大法的人們實行暴力迫害。在整場迫害過程中,江氏集團都灌以謊言貫穿其中:先後以自殺、殺人、自焚、投毒等蒙惑人民群眾,對師父的造謠更是無中生有,妄圖以此煽動人民群眾對法輪功及其創始人和廣大法輪功修煉者的仇視與怨恨。

面對如此不公和殘酷的迫害,法輪功學員採取各種和平、理性的方式(上訪、發傳單、電視插播等等)向社會各界申冤、澄清事實、揭露罪魁禍首江氏集團的犯罪所為,這絕不是「參與政治」、也不是「影響社會穩定」,而是大善大忍的行為。同他一樣遭受江氏流氓集團迫害的法輪功修煉者何止百萬,他們的生命每時每刻都遭受著威脅,而這一切的真正禍手──江××,它才是真正破壞國家穩定、破壞社會安定的元凶,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它的犯罪行徑天理不容,必將受到法律的公正判決!

他現在已經完全清醒。他知道堅修法輪功,講真善忍,做好人沒有錯,他們向所有善良的人們揭露當權者的犯罪行徑及全面講清真相也沒有錯,目的在於消除謊言對人們的迷惑,向世人展示大法的美好,使人們分清善惡,從而擁有一個美好的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