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正法修煉行列 勇猛精進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2月3日】我修煉法輪大法五年多了,在得法之前,我患有嚴重的乳腺增生、腰椎骨質增生、膽囊炎、頭痛、咽炎(嚴重時長期嘶啞)等多種疾病,是個有名的病包子。每年都得花兩千元錢左右的醫藥費,病痛折磨得我每天都痛不欲生。

98年10月我有幸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以後,一身疾病不翼而飛,我深深的感到了師父的洪大慈悲,從心底體會到了法輪大法好。不修大法就沒有我的今天,我發願要勇猛精進,跟師父回家。

99年7.20以來,大法在人間蒙受了奇冤,我悲痛萬分,但我也更加堅定了助師正法的信念,我決心要以我親身的經歷證實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在當時白色的恐怖下,我為證實大法在當地公共場所煉功,並多次到北京證實法,先後被當地公安局兩次非法拘留在看守所兩個多月。後因在北京天安門廣場煉功被送往馬三家非法勞教一年,並被開除了黨籍,開除了公職。在拘留所裏面對惡警的非法審訊和省公安廳的人,我義正詞嚴地向他們講真象,告訴他們法輪大法是正法,我一定要堅修到底。

在看守所裏我們受到了非人的折磨,睡在冰冷的漆板上,吃的是夾生飯,水煮的菜上面經常漂一層蟲子和大蒼蠅,學法煉功就要挨打。一個大法弟子把師父的經文帶到看守所被惡警發現後,被打了二十幾個打耳光,還拳腳相加。

馬三家教養院,更是邪惡勢力的黑窩,在那裏我親眼目睹了惡警的殘暴。只要不違心妥協放棄信仰,整天洗腦迫害。惡警對堅定的大法弟子的迫害更是慘無人道,不讓吃飯,晚上蹲廁所,不讓睡覺,蹲小號,惡警打嘴巴、用電棍那是家常便飯,我親眼看見大法弟子鄒桂榮被逼迫蹲小號,臉上被打得青一塊、紫一塊的。綏中前所的蘇菊珍(後來被迫害精神失常)每晚蹲衛生間,大家都能聽到她被折磨的慘叫聲。

我由於學法不實,在整天的洗腦迫害下誤入歧途,幹出了大法弟子不應做的事情,給自己的修煉留下了污點。

2001年我回到家中,在同修的幫助下,我看到了師父的新經文《建議》,才猛然醒悟,痛苦的淚水不知流了多少……我是多麼的對不起為我不知承受了多少的師父啊!在師父的鼓勵下,在同修的幫助下,我決心重新走入正法進程,用實際行動洗刷我對大法犯下的罪過,給大法帶來的損失。在證實法中,我時刻保持正念,用多種形式講真象發資料,平時不管到哪幹甚麼,我都利用一切有利時機講真象,救度著被謊言欺騙的眾生。完成著自己的史前大願。

在講真象中我不管工作多忙,每天堅持學法至少也得二至三講,發正念更是不誤,我深深體會到只要時刻把自己當作修煉人、正念正行,師父甚麼都會幫。記得一次邪惡在當地辦洗腦班,我也正在選資料,路上一位同修告訴我「你要小心邪惡×××,要抓你,說你有活動。」我當就想邪惡說了不算,我師父說了算。晚上我打開《轉法輪》正趕上我學到第四講,幾行大字金光閃閃一下子映入了我的眼簾「只要你修煉,就是我們這一門中的人,我的法身甚麼都知道,你想甚麼他都知道,甚麼他都能夠做,你不修煉他不管,你修煉一幫到底。」我當時心裏一震,淚水頓時奪眶而出:師父啊!您是多麼的慈悲,時時刻刻都呵護著弟子,時時刻刻都在鼓勵、引導著弟子,有師在有法在我還怕甚麼呢?我還需要甚麼呢?此刻我更加信心十足,再發正念真有頂天獨尊壓倒一切的氣勢。

在師父呵護下,大法的威力下,我學法煉功講真象,發正念更加勇猛精進,在證實法的路上越走越堅定,不管甚麼情況下誰也擋不住我修煉的腳步,我也永遠不會停下證實法的腳步。

最後讓我們用師父一段話共勉「大覺不畏苦,意志金剛鑄,生死無執著,坦蕩正法路」(《正念正行》)。「帶著如意真理來,灑灑脫脫走四海,法理撒遍世間道,滿載眾生法船開」。(《如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