摔倒了爬起來再努力做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2月4日】我1998年在新疆有緣得法。修煉前,我脾氣不好,在家經常與妻子吵架,患有肩周炎、胃炎、鼻炎等疾病,短短幾個月的學法練功,心性逐漸得到了提高,身體得到了淨化,久治不去的各種病症消失了,感覺一身輕;在社會上,我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去做好人時,家庭和睦了,技術工作順利了,效率提高了,被單位認為是骨幹、專家,我心裏很清楚,這都是因修大法而成就的我。

學法中最為觸動心靈的是師尊傳給我的法理,他消除了我對生命、對千古歷史中曾經苦苦探索了十多年的諸多疑惑和不解。我深深感到我找到了生命的根本和來由,看到了生命的希望;學法悟道中也漸漸明白了我們所在的整個宇宙,在久遠的變異中已遠遠偏離了宇宙「真、善、忍」的根本特性,正處在壞的狀態,是偉大慈悲的師尊選擇了救度舊宇宙眾生到生生不滅的新宇宙,給了所有生命一次新生的機緣,這慈悲是宇宙生命萬古不遇的。

從1999年7月20日這天起,江氏邪惡集團開始對大法和大法弟子進行邪惡的迫害,我們集體修煉的環境受到了嚴重破壞。7月22日早晨,我們在人民公園集體煉功的學員被警察強行帶走,並扣押在西城區派出所,其他同修得知後去派出所講理,下午被釋放,但他們恐嚇不許再煉!之後,邪惡之徒不斷肇事,通過政法、公安、黨政等部門,採取「文革式」的邪惡運動,強行收書、表態。由於沒修去的常人怕心的作用,在一些人邪悟的影響下,我交了幾本書。後來通過一段時間的學法和與同修交流,悟到了自己犯大錯的原因:人心太重,學法不深。

99年年底,邪惡在進一步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我們區大法弟子悟到,作為一名大法弟子行使憲法賦予公民的上訪權利,去北京這個邪惡的中心上訪更能夠抵制邪惡,證實大法。10月底我們幾位同修乘火車來到了北京。在天安門廣場,我們見到南疆來的大法弟子王煒,這之前他在去北京的火車上被惡警截住,強行關押在鐵路派出所,在師父的呵護下走出,步行120公里,再搭上火車來到北京。當時他身無分文,兩天未吃飯,在公園凍了一夜,明天準備去信訪辦,我們去給他買了冬衣,吃了頓飽飯,留下些錢(他留言,我這是暫借,以後見面的時候一定還),至今仍不知他是否還在北京。

北京信訪辦門前圍著一群各省來的便衣警察,堵截本省大法弟子進京上訪。遠遠的這群邪惡就說,「看樣子,這肯定是。哪兒的,身份證有嗎?哦,是新疆的,新疆廳的人還沒來呢,進去吧!回家練不就得啦,跑北京來幹嗎!」「我們是行使憲法賦予公民的上訪權利,來說一句心裏話,法輪大法好,政府完全搞錯了!」,在信訪辦裏我見到了北京的、廣東的、山東的、河南的、瀋陽的、重慶的許多大法弟子都來上訪證實法來了。緊接著信訪辦的警察對我們進行了非法拘留,並通知新疆辦事處警察將我們帶走,我們當時喊「難道法律賦予的上訪權利也要被剝奪嗎?」

我被強行帶回新疆後非法關押,我質問警察:「哪一條法律規定了修煉法輪功的不能上訪、講真話?」「我們不管,上面說了不行就不行!」出來後,我的行動受到監視,派出所、單位黨政部門反復進行騷擾恐嚇,甚至威脅家人。有一次我給單位書記(李建國)講真象的時候,我說「中國從文革十年浩劫中走出來,擺脫了『兩個凡是』的思想枷鎖,鄧小平先生的『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起了巨大作用,我是通過修煉『法輪大法』身心受益了,身體越來越好,工作也越作越好,經過實踐證明了大法好,我才堅信的,這也是無數法輪功學員修煉實踐充份證明了的,你們也實踐實踐後再下結論不更好嗎!」書記連忙擺手:不行不行,一學就迷進去了。後來書記私下說:我們說不過他。由於我堅信大法,被單位扣工資,解除職務,受到監視和公安騷擾。在那一段日子裏,我們不停地發真相資料、光盤,給黨委、政法部門、市區城鄉單位一把手寫信,寄真相材料,給當地公安部門寫信,力求喚醒他們的善心和良知,邪惡非常恐慌,同修開始受到更嚴密的監視。2001年4月我因做真相工作被非法綁架至烏市市郊看守所關押9天,在正念下和家人的干涉被放出。這一階段的正法修煉中,發現自己自我心太重,還給邪惡保證不出去煉,被邪惡鑽了空子,再重新認識後,更加倍努力做好學法、講真象、發正念等工作。

2002年初我被強行劫持到「洗腦班」,由於怕心和私心仍在,正念不足,在本市610派來的幾個曾經被認為修的好「猶大」的邪悟「交流」下,認同了他們的「邪悟」,違心的寫了「三書」,給大法帶來了負作用。出來後,在學法過程中,在《在大紐約地區法會的講法和解法法》中,師尊又告誡我們「你們的路啊,我想大家已經看到了,其實是很窄的。你稍微走偏一點,你就不符合大法弟子的標準。只有一條非常正的路我們能走,偏一點都不行,因為那是歷史要求的,那是未來宇宙眾生生命所要求的。」認識到這次摔跤自己簡直不是大法弟子了,也不知師父是否還要我,心中極其悔恨自己,心理想著為甚麼就過不了這一關呢?不就是一張人皮嗎?師父在《2003年加拿大溫哥華法會講法》,再一次點給我們:「上一次我在講法中跟大家談過,有些學員犯了一些個不應該犯的錯誤。其實呢,只要堅定地學好法、你能夠改過、你能重新做好,你還是大法弟子。你就重新做好就是了,不要把它看得太重。如果你思想中把它看得很重,就又形成另外一種悔恨、擔心等壓力的時候,那麼你就又陷在這個執著中了,你又走不出來了。大法弟子整個修煉的過程就是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不管遇到甚麼事情,認識到了,你馬上就去改正;摔倒了你就爬起來,繼續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那麼也就把你這個過失啊,算作在你修煉中沒走好的關,重新走,有機會再給你過,也就僅此而已了。師父不能夠把你修煉過程中的事算作甚麼。如果不能自拔的、還會重犯的,那就另當別論了。也不能因為做錯了事情又引起執著。」

再與同修交流,認識到了自己為甚麼走錯了。漸漸地認識到不管自己生命有沒有希望,只要努力修自己、講真象、發正念,加倍補償,師父也許還會給我機會的,跟頭是自己摔的,就要自己去彌補。2003年5月,我在明慧網上發表了嚴正聲明。在後來講真相時發現慢慢智慧也來了,學法時心也靜了,發正念時常常也起作用,我知道師尊還在管我,我不停的流淚,不停的流淚,我無法用言語感謝無限慈悲的師父,我這個還有希望的生命,是師父又一次慈悲而留下的。我悟到儘管我還有執著、還有私心,在邪惡的環境中再不能對不起師尊,對不起大法了,一定要做到完全證實大法的狀態,我應該更珍惜正法還沒有結束之前的時間,從本質上純淨自己,在師父的無量慈悲中踏踏實實地彌補過失,在做好三件事中清除自己當初造成的負面影響。

個人修煉過程體會,不當之處,請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