摔倒了 站起來 繼續前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3月8日】98年3月一個偶然的機會,經人介紹,我在3天內看完兩遍《轉法輪》,一下子了悟了人生的真諦「返本歸真才是做人的目的」。(《轉法輪》)後來我在煉功點看了師父在大連講法錄像帶。第一天當看到一半的講法,我就覺得小腹部位有一種非常舒服的感覺;第四天聽完法回到家後拿起煙抽就不是滋味了,從此以後我戒掉了吸煙的惡習;當我全部聽完師父的講法後,從此改掉了罵人成癖的壞毛病。多年的鼻竇炎、膽囊炎、婦科病全部消失,徹底解除了病痛和打針吃藥的痛苦,真正達到了無病一身輕的狀態,身心得到了淨化,與公婆家多年的矛盾也從內心深處全部化解,從此家庭和睦。

可是,99年7.20江××政治流氓集團開始邪惡的迫害大法、誹謗師父,我深知那一切全是造假,應該走出去為師父和大法說句公道話,讓政府和更多的人了解大法。我隻身一人去了省政府,半路有警察檢查身份證,後來才知道那是為了阻止法輪功學員上訪。7月22日早上,我們不論男女老少、不容分說都被警察罵著、強行動用武力把我們抓到十幾輛大客車上,分別送到三個不同的地方。我當時被送到一個武警學校,我們被集中到一塊空地上,周圍有許多警察圍著,讓我們排著隊進屋簽名、報地址,等到下午三點鐘,中央國務院、信訪辦、民政部下發不准修煉法輪功的通知,播放了污衊大法和師父的廣播,五點多鐘才讓我們離開。我當時悟到,不能回家而要直接去北京上訪。當晚乘特快與兩位功友去了北京。

到家後第二天,丈夫非說去派出所簽保證書,片警說,你去北京的事我不給你往上報,誰問你就說到省政府就回來了。又過了10幾天,公安局政保科傳我去說有事,我到了那裏一看,和我去北京的二位功友也在,才知道片警騙了我。惡警單獨審問我們,問誰串連去北京的,去北京幹甚麼。我告訴他們沒有人串連,自願去的,去北京上訪,跟國家領導人反映我們煉功身心受益的實際情況。惡警說:「你們真不知天高地厚,誰允許你們法輪功學員上訪。」逼問4天,還是那些話,非讓我們給他們寫檢討書,並告訴我們週末、節假日、走親、訪友都必須跟他們打招呼、請假。

2000年2月24日我再次進京護法,到豐台被惡警劫持,並被非法勞教一年。在看守所非法關押期間,由於不背監規,我和另一功友被所長強行扣上了手銬,吊在暖氣管上腳尖挨地長達14個小時,不讓睡覺、不讓吃飯。功友被所長用《轉法輪》那本書抽得臉都變了形,書也打壞了。我被所長用報紙捲抽打臉。因煉功,我被銬在暖氣管上吊了12個小時不讓吃飯,手腕被手銬銬到肉裏,留下的血印半年多才下去。

在黑嘴子勞教所期間,我們由於背經文、學法煉功,被惡人毒打得口鼻流血;被惡警用電棍電、被強行長時間開飛機(開飛機就是上半身與下本身成90度,兩腳分開,兩手臂向後側伸直,頭朝前方),長時間被罰站、鼻尖挨牆,用繩子向後綁上雙手、長時間被罰蹲,雙腿盤著被惡人薅著頭髮往前拖,又被非法加期一個月。後來我們集體絕食抗議,被非法灌食。灌食實際上相當於一種酷刑:把學員的雙手、雙腳死死固定在鐵絲床上,然後用鋼質的開口器強行撬開嘴並固定好,用成人中指那麼粗的膠皮管子從口腔插入胃,用塑料漏斗灌事先和好的冷水加玉米麵和鹽,即所謂的玉米糊兒,所用的一切器械完全不消毒,下回接著用。

惡警一邊灌食一邊用電棍電身體各個部位:手、腳、臉、手臂,嘴裏還罵著,還陰陽怪氣地說著令人毛骨悚然的話。肉體上的痛苦和精神上的痛苦無以言表、痛苦至極,參與的幫兇也都是吸毒、賣淫的流氓、男女混居的罪犯。他們這樣幫助惡警,惡警就可以給他們減刑,或從外面買好吃的給他們往裏帶。我們在裏面寫的無數上訪信都被惡警給扣押、當廢紙扔掉了。勞教所裏的物品價格比市場價高出一倍多,惡警們以此非法謀取著暴利。七月份我由於有對親情的執著,心不正,被邪惡鑽了空子,寫了所謂的「決裂書」。2001年1月被家人接回家。看到師父的新經文,我在網刊登嚴正聲明後又繼續學法煉功,重新走入正法洪流,加倍彌補。

邪惡的610和片警多次上家裏騷擾、摁手印、寫保證,我一概不予配合。但因忽視了個人的修煉,又被邪惡鑽了空子。2002年3月8日我被一群蹲坑的惡警非法抄了家,他們搶走一套師父的講法錄音帶和煉功帶,我被非法關進看守所。進去後我就絕食、絕水抗議對我的迫害,由於不知道自己的背後深深隱藏著怕被邪惡迫害的這顆心,而被加重迫害。絕食4天,所長找來我父母和我丈夫給我強行灌兒童喝的酸奶,我流著眼淚告訴家人和在場的惡警,我沒有犯法,現在遭到的是無理的迫害,你們不分正邪、助紂為虐!絕食6天,公安局長帶著一群惡警強行用車把我拉到了縣醫院,跟大夫說:「給她帶點厲害的」,意思是想要破壞我的中樞神經系統。我完全不配合他們,幾個惡警累得滿頭大汗把我強行按在床上,這時醫生過來跟我說,你幾天沒吃東西,我們給你輸點液補點糖。我反覆告訴醫生,我沒有犯法,他們無理迫害我,保護大法弟子功德無量,迫害大法弟子會遭惡報,最後大夫對惡警說,她現在這種狀態我們無能為力,你們先把她帶回去吧。我又被帶回看守所。之後,我被非法勞教一年,送去黑嘴子勞教所。

我看了師父的近期經文,但是我的人的求安逸心和自己對不起大法、對不起師父的悔恨心以及怕心形成了強大的執著,壓得我透不過氣來。可是慈悲的師父沒有放棄我,功友沒有嫌棄我。在師父的加持下、功友多方面的幫助和鼓勵下,我通過不斷的學法,衝出家庭的重重阻攔和邪惡的干擾。我真正體會到大法的威力,師父的慈悲呵護。寫出來我的經歷與同修們共勉,共同珍惜難得機緣,堅信師父,修好自己,為法、為眾生真正負責。敬請功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