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四年來所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2月22日】我是四川省廣漢市的一名教師,也是一名法輪大法修煉者。我父母、姐姐也修煉大法。像中國千千萬萬修煉法輪功的家庭一樣,從1999年江氏集團發動了對法輪功的瘋狂迫害開始,我們家就遭受了數不清的迫害,抄家、毀藥鋪(我父親是中醫)、拘留、關押、勞教。我僅因修煉「真、善、忍」,為法輪大法說句公道話,從鎮壓以來遭受了身心上的嚴重迫害,精神上承受了巨大壓力。同時單位和親朋好友也遭受很大壓力,導致他們現在對我還有誤解。我決定寫出我一家4年來所遭受的迫害,以揭露這場罪惡,制止這場滅絕人性的迫害,喚醒人們的良知。

2000年1月16日,我和一位同修到廣漢橋頭公園去玩。後來她去了北京上訪,就因這,第二天,連山派出所把我從學校強行抓到派出所,用手銬銬在板凳上,並非法抄了我的寢室,還威脅我寫保證和認識。我不寫,他們就把教委和學校的人喊了一大堆來軟硬兼施,我迫於無奈就寫了,我哭了。我為自己的軟弱,也為自己迫於壓力而背叛自己的良心而哭。那時我才體會到在中國這樣一個國家,要堅持自己的信仰是多麼的艱難,到那時我才知道我在十幾年的政治教科書中學到的甚麼宗教信仰自由都是騙人的謊言。

2000年4月,我和我姐因在廣漢橋頭公園煉功被抓。我被教委接到連山派出所像罪犯一樣按指紋和手印,而我姐則被抓回廣興遊街示眾。後來我被單位保了回去,同時遭到了領導的責罵,並在期末時扣發了我的教學獎。這一切的罪魁禍首是江澤民,這也是江氏集團最陰險的地方,積累了中國幾十年來政治運動中整人的經驗--群眾鬥群眾。那天,我回到廣興的家裏,家裏卻空無一人,我媽因上訪還被關在看守所,我姐因煉功還在被拘留,而我爸又在到處找我。

2000年7月對我家來說也是災難性的日子。那時廣興抓了很多法輪功學員,我母親是被從家裏強行拖上車的,連鞋都不讓穿。以派出所所長劉元高、副所長鐘賢春為首的惡警把大門關起來毒打這些手無寸鐵的善良人,其中大多是上了年紀的,有兩位60多歲的老人臀部被打得皮開肉綻,還有很多人被溺水,被溺得奄奄一息才放手。我媽看到這一切,就喊「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那些人就來堵她的嘴。到了晚上,又把同修們串銬在一起餵蚊子。我媽兩天沒吃飯,又被折磨,後來就暈倒了,這樣才被放了下來。第二天,劉元高帶領派出所全體人員拿著棍棒砸毀了我父親的診所。那天惡警砸毀了4家法輪功修煉者開的店鋪,一家小食店、縫紉店、理髮店。

2000年7月,我利用假期去北京上訪,可還沒到北京就被非法抓了回來,被非法處以治安拘留15天,又被學校開除。

2000年12月,我再次被非法綁架,被非法判勞教2年。在我勞教期間的2001年下半年的一天,廣興派出所採用欺騙的手段闖進我家,一哄而入地抄家、搶東西,我媽為了制止他們的惡行,別無選擇的從二樓跳了下來,當時就昏死過去,這樣派出所才停止了作惡,我媽卻摔成了粉碎性腳骨折,在床上躺了半年。

廣興派出所惡人:張大洪、溫升棋、鄧運波
0838-5580174(黨委辦) 0838-5580175(政府辦)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