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寶純元宵節致信鄉親:我妻被害死 我被非法勞教三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2月9日】

葫蘆島楊杖子鄉的家鄉父老:

又是一個元宵節,我已經4年沒有感受過元宵節骨肉親人在一起的團團圓圓了,因為修煉法輪功,我妻子劉麗雲(44歲)在遼寧女子監獄被毆打折磨致死,我也因為堅持信仰而有家不能回。

「每逢佳節倍思親」,身在異地他鄉,妻子已經離我而去,兒子也常年不在身邊,沒有一個可以傾訴的人,唯有對家鄉父老說說我們一家這幾年的苦難。

我本有一個幸福的家,妻子賢慧、兒子懂事,家裏雖不富裕,但一家人和和美美。可自從江澤民開始迫害法輪功,我們家就再沒過上一天好日子。我和妻子都因為修煉真善忍而被多次非法關押。妻子在遼寧女子監獄被毒打折磨致死。我先後被非法勞教3次,在葫蘆島教養院遭受酷刑、電棍、毒打是家常便飯。

最嚴重的一次(2001年3月初的一天)我遭到了副院長姚闖、王勝利、郭愛民、宋忠天、謝博、曹雪等十幾個的圍攻折磨,他們用電棍電、皮鞋踢,管教科副科長張福勝還抓著我的頭髮把我的頭往水泥地上狠撞。我被打得4、5天不能翻身;肋骨被踢壞3處;左耳半年聽不到任何聲音;胸腔、腹腔疼痛2、3個月;右肩胛疼痛難忍,肩胛骨支出一寸高,肩周損傷、肌肉萎縮,半年多抬不起來;被打之後半年多頭經常陣痛。

從教養院回家後,警察多次騷擾、綁架我,我只好又離開了家。我本是一個孝子、一個慈父,然而只是為了做一個遵循「真善忍」原則的好人,竟被江澤民逼得無法在年邁病重的老母床前盡孝道、無法盡一個父親的責任。

幾年來,我家被非法查抄6次,被勒索、強搶財物1萬3千多元。我兒子就靠我「買斷」的1萬2千元錢和我妻子微薄的安葬費讀書了,這點錢要讓他讀完大學是遠遠不夠的。而我,則一直靠著功友們的接濟生活,更不要說養活老母了。我母親一直由其他親人照看,給人家添了不少麻煩,我也每時每刻地為此感到內疚,但我沒有任何辦法。

我妻子的死給我留下了永遠的痛:二十年的夫妻,她死了我連屍體都沒看到,甚至骨灰都不敢回家看一眼(當地派出所一直在找我),世界上沒有比這更殘酷的事了。

我兒子聽到他媽媽被迫害致死的消息時,天昏地暗地哭了好幾天,他怎麼也想不明白:他的媽媽就是要做一個好人,這麼簡單、善良的願望怎麼就犯了江澤民的法了?在江家天下,要做好人竟需要以生命為代價!在今天的中國,擁有善良、正義的父母竟意味著要做一個孤兒(失去了母親,又見不到父親,他與孤兒已經沒有甚麼兩樣了)。

我的岳父,一個孤苦伶仃、風燭殘年的老人,在我妻子被迫害致死之後,被一幫沒有人性的警察騙到了外鄉(女子監獄所在地瀋陽),被強迫著簽字同意火化被活活打死的女兒,屍體只讓他看一眼。我無法想像70多歲的老人看到被活活打死的女兒屍體時會是甚麼樣的心碎。

我母親因為受不了我多次被綁架的打擊,變成了一個生活不能自理的痴呆老太太,當聽到我兒子描述在我被非法勞教時,他奶奶怎樣拖著半身不遂的身子趴在地上掏爐灰的時候我就心如刀絞。

我所有的親人都為這場迫害承受了許多許多,幾次被綁架他們都為我提心吊膽,尤其是我妻子被迫害致死,給所有的親屬都造成了巨大的痛苦。

其實,在中國,我們一家的遭遇是千千萬萬家庭遭遇的縮影。成千上萬善良的法輪功學員過著顛簸流離、朝不保夕的生活;成千上萬的老人看不到自己的兒女、成千上萬的孩子不能在父母身邊,還要為親人的安全提心吊膽;成千上萬的家庭被江澤民迫害得支離破碎,苦不堪言。

家鄉的親人們啊,跟您說這麼多,就是希望您能好好想想:真善忍哪點不好?只為做好人卻要受到這樣的迫害,這應該嗎?希望家鄉的親人們都能分清是非善惡,呵護善良,支持正義,以對佛法的善念為自己換得一個美好的未來。「善待大法一念,天賜幸福平安」。

最後祝家鄉父老在新的一年裏能風調雨順、闔家安康、幸福美滿。

大法弟子:胡寶純
2004年正月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