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六旬老人含冤去世看江氏集團之邪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2月15日】馮顯榮,60多歲,北票市龍潭鄉正北溝村人,患有多種疾病,如冠心病、心臟病、氣管炎等,常年吃藥,家庭非常困難。她有兩個兒子,大兒子叫孟憲軍(癡傻、未成家),小兒子叫孟憲中,身體不好,孫子從小就患有抽風病,有時一病好幾天不能上學。這樣的家境、這樣的家庭成員令兒媳很不滿意,一氣之下把老人和她的大兒子攆到她姑娘家去了。家已經破碎,內心的痛苦是可想而知的。

因禍得福,喜得大法

97年冬天,老人有幸得遇法輪大法,學法煉功不長時間,身上的各種病症不翼而飛,這著實令以藥維持生命的她吃了一驚,也實實在在讓她體會到了無病一身輕的滋味,生命有了希望,經濟負擔減輕,不用花錢買藥了,內心充滿了得法後的喜悅。孟憲中看到母親在短短的時間內發生這樣大的變化,也和妻子、孩子一同走入大法修煉,孩子的抽風病從此不醫而好,一家人從此沒有藥費的負擔了。法輪大法神奇的健身功效令迷信現代科學、現代醫學的人感到不可信,但這卻是被億萬大法修煉者親身實踐證明的客觀事實。她使許多身患絕症的人起死回生,擁有了第二次生命;她使常年的「藥簍子」有了健康的體魄,把億萬人從病魔的痛苦中解救出來。法輪大法是科學,是更高的科學,從根本上解決了人得病的原因,讓人擁有真正意義上的健康。

兒媳孫國偉學習了《轉法輪》以後,明白了真、善、忍才是生命應該有的道德標準,明白了人世間的恩恩怨怨、愛恨情仇、磨難、疾病都是由人的自私、貪婪、妒忌、色慾等不好的心造成的,明白了修煉人遇到矛盾要向內找,不要怨天尤人,向外推責任,要真誠、善良、忍讓,最後達到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崇高境界。心靈得到了洗禮,思想發生了根本的改變,主動把婆婆和大哥接回了家,並給蓋了房子,原本破碎的家變得和睦了,充滿了溫馨和快樂。這就是法輪大法的玄妙、偉大之處,從本質上改變人,偷的不偷了,貪的不貪了,賭的不賭了,自私的變的無私了,奸猾之人變成坦蕩、真誠之人,讓人善良地、光明地活著。這有效地穩定了家庭,對社會對人民有百利而無一害。

然而99年7月20日風雲突變,江澤民悍然發動了這場對法輪大法及其修煉者的殘酷鎮壓,把億萬修煉人及家屬、把中華民族置於災難之中。馮顯榮一家也未能倖免。

2001年3月由於惡人的舉報,在北票市610人員的參與下,龍潭鄉派出所幹警甲慶文、舉紅旗、邢學微、蘇祥等非法抄家搶走錄音機、大法書,兒媳孫國偉叫兒子保護師父法像,被舉紅旗打了兩耳光,接著被拽著頭髮抓到車上,送到北票市看守所,非法關押半個月左右,交了3000元錢後放回。

2001年4月,為了反映自己修煉大法後身心受益的實際情況,兒媳孫國偉和另一位大法弟子進京上訪被扣押,從北京轉到北票看守所,因為她拒絕放棄法輪功的信仰,遭到了毆打,絕食12天堂堂正正闖出看守所。剛剛回家幾天,鄉惡警協同北票市610不法人員再次綁架她,後被非法判勞教3年, 送到馬三家教養院繼續迫害,至今未歸。小兒子孟憲中在妻子被抓後被迫流離失所,漂泊到異地,達一年半之久。就這樣惡警們還不死心,鄉派出所蘇祥等人又挖空心思追到黑龍江省把他綁架,後被判二年勞教,送朝陽西大營子教養院迫害。

兒子被抓、兒媳被判,家中只剩下一個傻兒子、一個小孫子,老人又要做飯又要到地裏幹活,還時不時地遭到派出所惡人的騷擾、威脅、恐嚇,精神和肉體上承受著巨大的壓力,學法不精進了,重病又犯了,於2002年臘月20日去世。家裏扔下孫子和傻兒子,生活更是艱難。好心的村裏人要求讓孟憲中或者是媳婦回來一個照顧這個家,誰知朝陽教養院藉此向孟憲中勒索4000元錢,錢是東借西借最後把糧食玉米都賣光才湊夠的,說是放人,錢已經拿走好長時間了,也不放人,只是讓回家看看。

一個信奉真、善、忍的好人就這樣離世而去,一個幼小的心靈就這樣遭受到骨肉分離的痛苦,一個精神承受巨大壓力、心智不全的人從此四處遊蕩,一個雖然清貧但充滿快樂的家庭就這樣四分五裂、家破人亡。

馮顯榮及家人的遭遇只是千千萬萬大陸大法修煉者狀況的一個縮影。這就是江氏獨裁及其追隨者給最普通的善良人及家庭帶來的災難,這災難記錄著江澤民的邪惡和殘暴,這災難見證著參與迫害者心中正義和良知的泯滅。「打擊善的一定是邪惡的」,強行抄家、出手打人、刑訊逼供、恐嚇─精神迫害,知法犯法、肆意踐踏法律;把自己工資、獎金的獲得建立在損害他人自由乃至生命的基礎上,是極端自私的可恥行為;打擊良善,扼殺人心中對真、善、忍的美好追求,是傷天害理之事,天理難容。這就是它們犯罪和被公審的鐵證。

馮顯榮是被迫害,含冤而去的,相關責任單位、責任人、惡行已被記錄在國際互聯網法網恢恢網站惡人榜中。大法弟子是修善的,我們不會打擊報復任何人,更不會以惡治惡,但我們也絕不會漠視邪惡對真、善、忍宇宙真理的肆意踐踏、對善良修煉者毫無人性的摧殘。沉默就是縱容,沉默就是對真理、對正義、對良善的犯罪,就是對人類及子孫後代的最大不負責任。

在此,我們也誠意奉勸各級官員、街道幹部、派出所幹警、社區人員,你們的下達命令、你們的監控、威逼、你們的收繳、撕毀真象資料,就是站在了邪惡一邊,就是助紂為虐。你們是可憐的,因為你們被江氏獨裁所利用,成為它手中打人、殺人的工具,再不醒悟必將成為它的陪葬品;你們又是可悲的,明知法輪大法健康人的身體、教人向善,明知修煉人都是好人,卻為了眼前的小恩小惠,出賣靈魂、參與迫害,喪失人之為人的正義、良知和道德,這是生命的自毀。善惡有報是天理,懸崖勒馬,為時未晚。

許多人不解,許多人在問,江澤民為甚麼要發動這場殘酷的鎮壓?是法輪大法和修煉人危害他人、危害社會了嗎?從馮顯榮及家人修煉大法前後身心的巨大變化不難得到答案。是修煉者太多了嗎?是不少,鎮壓前,僅大陸就有上億人修煉,就是今天,國內海外大法弟子仍有上億人,人多構成犯罪嗎?能成為鎮壓、施暴的藉口嗎?不是好人越多越好嗎?如果都像修煉人那樣的道德要求,遇事向內找,改變自己頭腦中不好的念頭、不好的行為,多為他人考慮,寬容、真誠、善良,那麼貪污、腐敗、自私、貪婪、亂倫還能盛行、還能存在嗎?我們的國家、我們的社會不就變得和諧、安寧了嗎?到處充滿祥瑞之氣,中華民族的騰飛指日可待。利國利民的大事啊!

今天人類的道德已經下滑到極其可怕的程度了,把變異當作時尚,把醜看作美,好壞不分、是非顛倒,學雷鋒被認為是「精神病」,講真話、辦真事、不貪、不賄被看作不識時務,受到打壓和排擠,做好人都難;金錢至上、唯利是圖、私慾膨脹,人的觀念完全走向反面,人之為人的正義、良知究竟還有多少?人無善念、人心不古,正義不能得到伸張,邪氣盛行、怨氣沖天。人類正在承受著自己釀造的苦果,自我毀滅著。

法輪大法92年從中國傳出,至今已洪傳60多個國家和地區,上億人修煉,似一股清泉,滋潤著人們的心田,滌盪著人們的心靈,激發起人內心深處對真、善、忍的渴望和追求,把光明和希望帶給人類,把祥和、美好、純正撒向人間。

法輪大法才是當今人類的希望、人類的未來。他的的純正、美好使腐朽的、敗壞的、骯髒的觀念及在人類道德下滑中形成的舊勢力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無處躲、無處藏。它們不願退出歷史的舞台,要做最後的表演,垂死掙扎。江澤民就是這邪惡的總代表,鎮壓的發生,起因就在於江氏獨裁個人的邪惡、敗壞、妒忌和貪婪!就在於它內心對真善忍的極端仇視!

說法輪功學員「違法」,實質上,對法輪功學員它們根本就沒有講過法律,「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它們執行的是上級的一道道密令和惡毒的政策,真正違法、犯罪的是江氏獨裁及其追隨者。說法輪功學員「自殺、自焚」,實質上,真正自殺的恰恰是它們自己,造謠、誣蔑、殘酷施暴,出賣靈魂,喪失人之為人的正義、道德和良知,假、惡、暴充滿內心,這還是人嗎?這不是慢性自殺嗎?說法輪功學員「殺親人、殺乞丐」,其實,真正的殺人兇手是江氏獨裁及其追隨者,強迫人們接受各種謊言和欺騙,讓人仇視修煉者,背離真、善、忍;採取「株連制」,逼迫人表態、簽字,脅迫修煉人的親屬、鄰居、街道、單位等無辜的人和它們一道(彙報、監控、非法綁架等)對修煉者進行精神和肉體的摧殘,共同行惡、共同犯罪;利用造假的輿論和國家暴力機器,在社會上、在人們心中製造一種可怕的恐怖,人人自危,出賣親人、朋友、同事,出賣靈魂,喪失人的尊嚴,把人性中對真、善、忍的美好追求和嚮往從人的靈魂深處殘忍地扼殺。沒有了自由、沒有了真誠、善良和人的權利,這還是人嗎?用刀子把人弄死,誰都知道這是殺人。製造謊言、製造恐怖,讓人不知不覺喪失人之為人的道德、良知,難道這不是更陰險、更歹毒的殺人手法嗎?

呵護人的自由、權利,呵護真、善、忍,人人有責!

有人說:胳膊拗不過大腿。這不是胳膊和大腿的關係,而是人類走向新紀元的過程中,正義和邪惡的一場大較量,這才是反迫害鬥爭的實質。儘管道路曲折,充滿艱辛、悲壯,但前途是光明的,正義必將戰勝邪惡!外國人覺醒了,起訴江澤民案子的風起雲湧就是明證,生命需要真善忍,世界需要真善忍,這是他們發自內心的呼喚。香港人覺醒了,2003年7月1日,50萬港人上街大遊行,迫使針對香港法輪功和港人自由、權利的「23條立法」徹底破產,他們深知對真善忍的摧殘就是對人性和良知的扼殺,就是葬送香港、葬送人類的未來。江氏獨裁妄想在國內鏟除法輪功已經徹底失敗,大法弟子在瘋狂迫害中表現出來的堅貞、無畏和慈悲,大法弟子各種形式的講清真象活動,使國人也在漸漸覺醒,許多人生起了正念,站在了正義一邊,許多人走進了大法中修煉,造謠的宣傳再也蠱惑不了人心了。民心所向、大勢所趨,滾滾向前的歷史車輪是不可阻擋的,真象大白的一天就要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