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因修大法被關押 父親被勒索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2月11日】

* 母親生日的那一天

2000年農曆了5月22日,是我終身難忘的一天,那天正值母親50大壽,我帶著5歲的兒子去母親家,不知怎麼的,那天沒有了往日的輕鬆、愉快的感受,取而代之的是沉重的心情和蹣跚的步履。走了一半的路程,母親村一位熟人的話驗證了我的不詳預感,她說我母親5月19日晚被不法公安從睡夢中吵醒抓去了,還不知道送到哪裏了。

我知道母親的非法被捕源於她修煉法輪功,以前聽母親說過,99年7月20日後,鄉派出所人員曾多次到母親家騷擾威脅,恐嚇我母親不許再煉功。派出所所長周孚江撕走了母親家師父的法像,她還私自搜走大法的書籍,搶走錄音機一台,後經村主任說情又要回去了。這真是「人間無道,正念何存」?市面的黃色報刊雜誌比比皆是,而教人修心向善做好人、做更好的人的法輪功書卻不許人看,被非法搜走,這是怎樣的政府?真是令人費解。

我走到母親家,所看到和感受到的只有淒涼和悲慘,父親沒有了往日的笑容,幾日之間好像老了許多,他輾轉於上架鄉派出所──東湖派出所──耒陽,打聽母親的下落,但都不知音訊,沉重的打擊摧垮了父親的精神支柱。親朋好友拿著祝賀生日的鞭炮來了又走了,家裏甚麼飯菜都沒有。我到母親家坐下不久,東湖派出所所長文言志、蔣清平及上架鄉派出所所長王軍何政法委書記謝小朋等惡人在村組長的帶領下直撞進來,厲聲斥喝我父親,說我母親煉功是「非法活動」,逼著父親要錢,活像一群發瘋的盜匪,接著又誘迫父親今後如有大法弟子到家來就向他們舉報。怕心極重的父親屈服了,答應配合他們。這時我的正義感促使我擋住了父親的話,要他不要配合惡警幹這種事。我的話一出,惡人們即像赤眼蜂一樣衝我刺來,那聲音似厲鬼尖叫,嚇的我的孩子畏縮於我懷裏,輕聲問:「媽媽,這些人怎麼這麼狠?」當時是中午,惡人逼我爸要錢又沒有,就逼他去借。並揚言:「沒錢休想放人。」我二弟非常氣憤,大聲說道:「要錢,人我不領了。」他們見二弟態度強硬,擔心拿不到錢,就又瘋狗般衝向二弟,擺出一副要抓二弟的樣子。父親趕緊拉開二弟,他們又逼父親要錢,父親靈機一動說:「我借錢去。」就這樣,父親這一天才擺脫了惡人的糾纏,他們見父親遲遲沒來,也只好走了,臨走時還說:明天我們還會來。

* 母親被捕後

後來母親說,她被抓走後,被關在東湖派出所一天一夜,不准大小便,不許梳洗,後來又被送往耒陽公安局。在公安局五個惡警對我母親拳打腳踢,並且罵師父罵大法,強行母親按下手印,並把我母親送往水東江拘留所,非法拘留45天。在那裏大法弟子吃的像豬食一樣的伙食,睡的是硬板床,每天還要完成手工勞動,任務不完成不許睡覺,許多大法弟子慘遭獄警毒打。

母親被抓後,父親承受不了的精神和肉體的雙重壓力,在政府的高壓逼迫下,他只好向人借了四千元錢交給耒陽市公安局三千元,上架鄉派出所1000元,可是連一張收據都沒有。就這樣,母親被拘留45天後,終於被釋放。回家的那天還要求寫「保證書」,母親推說不會寫,他們就寫好後強迫母親按手印,真是喪盡天良,連一個白髮蒼蒼的老人都不放過。

邪惡的江氏集團啊,你用謊言欺騙矇蔽了多少好人啊。善良的世人啊,你們不要再聽信謊言,上當受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