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常人心 堂堂正正證實大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2月22日】看了105期《明慧週刊》上發表的《對在無知中幹過錯事的人也要善待》一文,個人認為此文章人情味太濃了點,有些觀點欠妥。聯想到近段時間,圍繞如何更好地向當地民眾講清真象及真象材料取捨方面發生的爭執,針對其中較為典型的幾個問題,談一點我的看法。

1、如何正確看待大法網站刊登的迫害紀實與實際情況有出入的問題。其中之一就有「滑海英」之事;其二是一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的第二天,其未婚妻遭綁架並被非法關押一天,以致「殘疾」一事,有學員認為「殘疾」一事不屬實,並強調要追究寫此報導的同修的責任;其三當地惡警遭天懲暴斃一事,文中提及此惡警品質惡劣,依權胡作非為,在群眾中影響極壞,警界同事多不齒其人,口碑極差(後經多位同修證實所寫基本屬實),但一同修聽一認識的警察提及此人此事說這個人品質還算可以,云云。
2、如何正確對待邪悟及走過彎路人的問題,尤其是過去有點「名望」的人。

針對以上提及的問題,我想從以下幾個方面跟同修交流。

一、保持清醒的認識、認清邪惡迫害的本質、擺正基點、著眼大處,不求全責備

在講清真象過程中,揭露邪惡是非常重要的,但在實際當中,有些同修總是強調要給他們一次機會,即使有些網上曝光內容,也十分挑剔,這兒寫重了,那兒又有點出入,常人不理解應刪去,而對還在作惡迫害大法及大法學員的惡人惡行的搜集、曝光卻並不十分熱心。我個人認為這是基點問題,站在甚麼基點看待問題。

大家十分清楚,由於邪惡各方面封鎖,我們得到邪惡迫害的消息很困難,有些消息證實也很困難,加之邪惡瘋狂迫害,打擊報復,使得有些同修不敢講出受迫害及知道的一些真象,真正上網曝光的很少很少。如何看待曝光內容與實際有所出入的問題,我個人認為我們應該著眼於大處,不求全責備,有出入之處經證實之後及時更正,在當前特殊情況下,事事都想水落石出沒有一絲出入確實很難。

我們本地洗腦班中就傳說明慧網曾刊登一學員被打死的消息(其實明慧網根本沒有此事),後證實是邪惡自己編造的明慧網內容來欺騙學員,為此有些同修受邪惡欺騙不相信明慧網甚至抵觸。

我們應該清楚地知道,明慧所有刊登的當地消息主要都是當地同修搜集、整理、確認後發給明慧網的,若有出入也必須我們當地同修上網更正。有些同修甚至是協調人不能正確地判斷文章本身的報導是否確切,而是在枝節問題上找藉口,從而造成一些混亂,使不明真象的同修誤解。

下面我就當地三件上網事件提一下個人看法:「滑海英」之事,我反覆核對了更正前後的第一段對此事的報導,對丁剛子迫害致死一事,改與不改對於人們理解沒任何差別,也不能說明甚麼,至於獨子(按中國傳統習慣,幾個子女中若只有一個兒子,一般統稱獨子)還是長子,調離到衛生局還是文化局,都是枝節問題,並非關鍵問題,既然有爭議都可更改。

二是:一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的第二天,其未婚妻遭綁架並非法關押一天,以致「殘疾」一事,有學員認為「殘疾」一事不屬實,並強調追究寫此報導學員的責任。文中提及被迫害殘疾一事確有誇大一說,但被關押一天總是事實。但後來這方面的相關報導中把這重要的一節(非法關押一天)給刪去了。殘疾一事應更正,或加引號,但關押一天不應去掉,此同修被惡人打死後,反而又把其未婚妻迫害一天,多惡劣殘忍!

其三:當地惡警遭天懲暴斃一事,文中提及此惡警品質惡劣、依權胡作非為,在群眾中影響極壞,警界同事多不齒其人,口碑極差。後經多位同修證實所寫基本屬實,但有一學員聽一認識的警察提及此人此事,說這個人品質還算可以,就認為明慧報導不屬實、對該人的評價該刪掉云云。作為一名曾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警察,他難道不清楚大法弟子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好人嗎?對於這樣的好人他都瘋狂迫害,昧著良心多次抓捕毒打、非法勞教大法弟子,把他們的惡行公布於世,人們會怎麼評價其人呢?此人還能說其人品質好嗎?

至於說常人評價他品質還可以,那是常人的說法,真正的好與壞,品質好與高與低是由法來衡量的。以上報導與事實也許有多大出入,存在的個別枝節問題也許不客觀,我們都能更正,但我們要著眼於大處,精力放在揭露邪惡,講清真象這件事情上,且不可因小失大,站錯基點,忘了我們的真正目的。

邪惡迫害快五年了,對於邪惡迫害的本質也應該有一個清醒的認識了,並不是大法不好,大法弟子做的不好。我們信仰「真、善、忍」做好人沒有錯,我們在單位、街坊、家庭都是公認的好人,工作兢兢業業、任勞任怨、對同事熱心幫助、辦事公正,這有甚麼不好。作為修煉者,我們從法理上知道,這其中有邪惡舊勢力的邪惡安排,在人世間邪惡生命對大法進行造謠、誣陷、栽贓陷害、無中生有,以此來迷惑世人,它們還從多層面多角度多渠道,對師尊、對大法及大法弟子進行攻擊、誣蔑。

從這幾年的表現來看,這並非是我們大法弟子做的不好,網上報導不真實,環境沒有正過來,而是許多邪惡迫害真象沒有得到曝光,好多真象被掩蓋,加之邪惡控制媒體的負面宣傳,世人不知道真象,不了解迫害的邪惡程度。因此我們首要的是給邪惡的惡行曝光、窒息邪惡,而不是對一些報導中的枝節問題求全責備,追求完美,有多少惡人惡行需要我們學員一起齊心協力去揭露,若把邪惡的所有惡行全面曝光於光天化日之下時,邪惡就會自滅,環境就會改變。

二、慈悲待人,揭露惡人惡行,規勸其悔改,挽回其影響

大法弟子的慈悲是在受到邪惡迫害的情況下,還在向世人講著真象,告訴人們大法的美好,去除世人對大法不好的念頭,救度世人,我們本著善念善待一切眾生,哪怕他們做了多少壞事,只要他們還有一絲悔改之念,我們都會去挽救這個生命。不會計較他們的過錯。但我們這種慈悲決不能等同於社會上變異的善,要有一個清醒的認識,不是迫害大法弟子的惡人一個笑臉、一句客套話、一句言不由衷的道歉,就認為他有正念了,或者是他對我們個人好,他就有正念了,關鍵是他是否真正地樹立了對大法的正念,從內心深處真正認識到大法好,認識到過去所作所為是不對的。

有些惡人他表面顯得很和善,但他內心深處卻痛恨大法,背地裏瘋狂地攻擊大法,迫害大法弟子,我們不能被表面的假象迷惑,從而干擾了我們講真象救度世人的大事。

我們就是要給繼續迫害大法弟子的惡人惡行曝光,使他們的邪惡讓世人知道,從而解救被謊言矇蔽的芸芸眾生。世人也會被他們喪失道義、良知、違法的無恥惡行所激怒,萬夫所指。確實就像一同修文章所講,他們的上級會因為他太歹毒而不敢重用,同僚會對他側目而不齒,下級則會對其心存二意而敷衍,親友子女為其惡行而失顏面。這正是制止其繼續犯罪、制止其繼續害人害己所需要的環境。

我們大法弟子講真象是在救度世人,救度常人社會,不要指望常人社會的人及組織對我們有甚麼幫助,是我們在開創未來,為常人社會奠定美好未來的基礎。我們大法弟子各行各業都有,只要從法理上昇華上來,有一個清醒的認識,齊心協力,就會把當地邪惡揭露出來。只要我們把自己遭受的迫害真實地揭露出來,把參與者的言行客觀公正的揭露出來,就能窒息邪惡、喚醒世人。

我們不能乞求常人及其組織給我們甚麼幫助,但常人及其組織從正面洪揚大法,我們當然歡迎,那是他們選擇美好未來,至於那些對大法及大法弟子犯過罪的人,他們有清醒的認識後,能給我們提供邪惡犯罪證據,這是他們挽回影響,彌補過失,走向美好未來的明智選擇。當然這是我們希望看到也歡迎他們這樣做。但我們一定要清楚,一切的變化是在我們大法弟子證實法中產生,並非是在常人幫助下產生。

我們在講真象中,運用典型的真實事例警醒世人,是大善的行為,是為了救度世人。當然也可能對當事人產生一些不好的影響,但這種影響不是因為我們講真象造成的,也不是海內外大法弟子寫信打電話造成的。是因為他們在昧著良心幹壞事而造成的。幾乎所有迫害大法弟子的人都知道大法弟子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是公認的好人,有些人員一邊迫害大法弟子一邊說等你們平反後我給你們道歉,或者說上邊讓這樣做的,否則就得下崗,丟飯碗,說甚麼沒辦法,我也知道你們都是好人,是上邊定的政策。那麼為甚麼有的人就沒有那麼賣力,反而暗中幫助大法弟子呢?說無知也可,他們這樣不相信善惡有報的天理,事到臨頭報應臨近還不悔過,甚至抵觸大法的救度,這才真是無知了。面對這樣無知的人,我們只有把真象講清,講到位,盡力挽救。

迫害大法的人受到報應,若能及時醒悟,真正認識到自己的罪過,對大法產生正念,把自己因迫害大法遭惡報的真實事例講出來,告訴人們法輪大法好,大法弟子都是好人,從而挽回造成的影響,也會有一個美好的未來。這樣做雖一時痛苦,但對其生命卻會有一個真正美好的結局。而我們有些學員認為:要給這些無知中幹過錯事的人一次機會,不要把他們推出去,要挽救他們,要善良。當然我們做這件事情時要善,不要摻雜強烈的人心,要客觀公正報導,言辭適中。如果只是給他們機會,而不把他們所幹的惡事一件件一樁樁揭露出來,那就是把其推出去了。我個人認為,這才是真正的不善,從某種意義上講,這才是真正把他們推了出去,使他們失去獲救的機會,在沒有外界的壓力下,他可能不會認真地思考,也許會認為他所作所為別人不知道,繼續作惡最終被淘汰,這只是針對作惡者而言。從另一角度講,廣大的世人由於不能了解迫害真象,而被邪惡謊言所矇蔽,可能會認為電視宣傳是真的,不能及時得到救度,當地正法環境也得不到改善,那又會有多少大法弟子受迫害,多少無辜世人受矇蔽,我們是在幹甚麼呢?這是真善嗎?是真正為這些生命負責嗎?只有把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的惡人惡行客觀公正的報導出來,才能使廣大世人明白真象,也能警醒行惡者,規勸使其悔過,挽回給大法造成的影響,這樣才能得救。我們更要清楚,真正救度世人的是師父和大法,我們只不過是把真象講出來,使世人有機會選擇自己所要走的路,真正能否得救,那是有法來衡量的,不要人心太重了。

四、去掉常人情,正確理解和認識向邪惡妥協及「邪悟者」

1. 針對曾向邪惡妥協寫過甚麼保證的,應不應該寫「嚴正聲明」的問題,談談自己的看法:有些同修在壓力或理智不清時曾向邪惡妥協,寫過甚麼保證,或「幾書」的人,通過學法及交流明白過來之後,也重新開始修煉,但對寫嚴正聲明一事認為可有可無,只是一種形式。我個人認為,這並非只是一個形式問題,這是慈悲的師父給犯過錯的同修一次能彌補過失的機會。我們想一想,邪惡當時為甚麼非讓寫甚麼保證呢?它們也清楚,有些學員並非真心放棄修煉,為甚麼它還非得這麼做呢?那還不明顯嗎?它就是想毀掉大法修煉者,即使是違心寫的,但對修煉者來講,這將意味這甚麼?那就是證實邪惡,毀滅自己啊!宇宙的法理是公正的,來不得半點虛假。慈悲偉大的師父一直在等待著這些走過錯路的學員啊,嚴正聲明必須寫。別無選擇。

2. 如何看待邪悟者的問題:邪悟者大凡都這麼三種:一是承受不了壓力違心的寫了保證的。二是理智不清、法理不明、有執著被邪惡鑽了空子。三是徹底放棄修煉走到大法對立面的。我這裏不對如何分辨這三種情況而討論,而是探討如何對待這些從被關押處出來的這些人。我個人認為我們要清醒、理智地認識,光有熱情是不夠的,用人情是解決不了問題的,對這些人我們不要採取抵觸、不接觸;也不要認為他(她)沒問題,尤其是後者,有時因我們的疏忽造成的後果更可怕:絕不能認為這個人過去做的各方面都很好,冒然接觸,沒有深入了解就斷言其如何沒問題,甚至無話不談,更在有同修提醒此人尚有爭議的情況下不能認真思考,被情帶動不聽勸告,就極容易被邪惡鑽空子,造成不應有的損失。

正法修煉走到了今天,我們常人中的情,尤其同修之間的情也應該放下了,不要人心太重了,要理智、清醒。他們向邪惡妥協之後,開始時是理智不清的,是被邪惡操縱的,已經掉到了人以下的層次,我們應該去幫助他們悟過來,但只能從法理上交流,讓他們學法,萬不能用人心人情去對待,說他(她)過去做的那麼好,他不會對不起大法如何如何。不是說他(她)過去做的好,過去付出多大就如何如何,我們在法理上應該知道,有些事情是宇宙中過去舊勢力有序的安排。作為修煉中的我們每一個大法弟子,不要覺得自己如何如何,其實都是過去舊勢力或法及師父的安排,師父在幫我們,若沒有師父為我們承受,看護我們,點悟我們,我們又能做甚麼呢?我們歷史上造的罪業能還清嗎?關鍵是在修煉中我們如何走正走好自己的路,為法負責,為社會負責,為眾生負責,為自己負責,說白了我們甚麼都沒有做,也做不了,只不過是在修煉中我們的一念符合法,法為我們開創了一切,師父為我們做好了一切。

以上是自己的一點認識,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