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點問題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2月17日】是站在正法全局的基點,還是站在個人修煉的基點,對這個問題的再認識,是這次交流的又一收穫。

(一)

一位一年未見的同修很是驚詫於我技術的沒有長進,我說:我不想把自己變成「高手」、對技術的原則是「能用就行」,怕自己對技術本身產生執著。他說我想問題的基點不對,站在正法全局的基點上看,就是應該掌握更多技術,那才能發揮更大作用。

我的狀態的確有點不對:滿足於每天按部就班地做一些輕車熟路的事,覺得自己也跟上正法進程了,也做著大法工作了,又沒甚麼壓力,可以了。是個人修煉的基點:自己在修、在做,沒有落下,就覺得很好了。如果站在正法全局的角度,思維方式就不是「我想、我願意、我在做甚麼,我做了甚麼就符合了正法弟子的標準」,而是正法需要我做甚麼,對於正法全局的需要,我是不是盡我的全部能力。

這也就是為甚麼有時會覺得精力不夠、力不從心。那時的出發點是「我做正法的事」,而不是「這事是正法的需要」。如能站在正法全局的角度,就應該明白事情誰做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那是正法的一部份,是必成的,法中早已具備成就那件事的一切因素了,只是需要我們去圓容、在人這一層做一下,我們的能力不來源於自己,是來源於法的,那麼時間和精力都應該源源不斷了。

師父安排我們來參與正法,賦予每個人的任何一種能力都是有目的、有相應使命的,而不是隨隨便便、平白無故賦予的,我們的每一種能力都必然對應著師父安排中的一部份,只有百分之百地發光發熱,才算是沒耽誤正法大事。

C市的幾位同修每天都非常忙,做一切事的基點都在於正法的需要,同修的提高,不是自己要做多少、修多高,而是想辦法讓所有同修都提高、都做好,為大家提高創造條件和機會,讓大家都做好。

(二)

還有一個問題也與基點有關。

一些同修中有一種傾向:一個同修出問題了(主要指大法工作做不好),其他同修首先的反應就是幫其找原因,找來找去有的就變成了埋怨和指責,不但沒解決問題,還給出問題的同修造成很大的精神壓力,更加做不好了。一個同修很精闢地把這種現象說成是「站錯隊」──站到邪惡一邊了。

如果站在正法的角度看同修所受干擾,就是舊勢力強加的,即使有問題也不該它們搗亂。它們的插手是師父不承認的,我們也不能承認。

出現問題我們的第一念應該是鏟除干擾,如果第一念是同修有甚麼問題,就符合邪惡了,加強了那種邪惡的因素。當然當事者自己應該在鏟除干擾的同時找自己。

(三)

師父說:「一切和正法相比都是微不足道的,都是不能成正比的,個人修煉中的情況,已經不能和正法相比。不管舊勢力層次多高,擺不正這個關係就危險,就會在宇宙正法中被淘汰」(《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我體會,越到正法的後期,這個問題上對我們的要求就越高:任何事都不能從個人修煉的基點出發,而要從正法、救度眾生的基點出發,否則就很容易陷到舊勢力安排的思維框框中。

一同修在建築工地做保管員,周圍住戶常向他要東西,要的都不多:兩鍬沙子、幾塊磚、兩鍬水泥,說是就缺那麼點沒法買,求他給點。他也向那些人講了他是修煉人,賺的是老闆的錢,不能拿老闆的東西送人情,但總架不住大家的軟磨硬泡而最後妥協。而那些人拿的總比說的多很多,這讓他更不安了。工程快結束時,剩幾塊木頭沒人要,他家裏正需要,也就稀裏糊塗拿回家了。回去後,越想心裏越難過,覺得自己沒做好,對不起師父,連師父的法像也不敢看了,這樣消沉了很長時間,陷在自責中不能精進。

他也覺得自己對物質並不執著,就是不知道自己的問題出在哪。

同修們發現了他看問題的基點不對:不是站在救度眾生、正法大事的基點,而是站在個人修煉的基點,總想著這事是衝著他自己的甚麼執著來的,總在個人修煉的框框裏轉悠:找執著、去執著,舊勢力就看到了,就像《轉法輪》第五講中「開光」裏講的:「好,你不是要修煉嗎?我管你,我讓你怎麼修。它給你安排……」那麼就陷到個人修煉的狀態中去了,最後自卑得不能修了。

很多人以要東西為名找到他時,他沒想到這是師父安排這些人聽真象來了,那些人和他的緣分怎麼會僅僅是要點沙子、水泥那麼簡單呢?不能拿別人的東西送人,這沒有甚麼好想的,真正該用心去想的是怎樣用這個近距離接觸的機會讓那些人全面了解真象,把真象講得深入、細緻、到位。

就是因為他的心思沒用對地方,所以陷到了怪圈裏不能自拔。

還有一個例子。一大法弟子開診所,有一個人常向她要飯盒(進藥時帶的),要到第八個時,她覺得有點不對了,一方面對那個人沒完沒了很反感、心裏不太平衡地勉強給了;另一方面很困惑,不知道差在哪──也告訴那人真象了,他怎麼還糾纏不清?不會僅僅是因為欠他飯盒吧?後來她明白了:是她的心思用錯地方了。心思都在考慮這事在去她甚麼心上了,而沒用在講真象上,只是象徵性地講了一點。那個人明白的一面就是想全面了解真象,因為幾次都未能如願,所以纏著她沒完沒了地要飯盒。

還有的同修在正法中發現了自己的某種執著比較強,就殫精竭慮地去執著,把去掉這種執著當成了「事」,並為此非常煩惱,用掉了主要精力,反而把正法大事暫緩了。

正法時期,我們就是在正法的過程中去執著,把自己投身到正法的大熔爐中,自己那點小執著沒甚麼難去的。就怕自己把它看重,那舊勢力就會加強、放大它,進而牽扯我們的精力,以此阻礙正法。

一個同修這樣說:我就是把精力全放在正法上,過程中發現了自己的小執著,我就識破它、不被它帶動、不讓它起作用,它在正法的大熔爐中很快就會沒了。

以上這三點,乍看起來像是風馬牛不相及的瑣事,但其中一條主線就是基點問題,基點擺正了,很多問題都可以迎刃而解了。

層次所限,難免偏頗,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