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醒認識兩條路 執著無漏了洪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2月13日】以下是個人體悟,僅供同修交流。

作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我們實際上面臨著兩種安排,兩條道路:一條是舊勢力安排的充滿著邪惡考驗的個人修煉之路,一條是師尊安排的慈悲洪大的真正的正法之路。按照哪條路走,是一個嚴肅的問題。師尊在《轉法輪》「開光」一節中講到「它安排的,所以你將來就歸它管」,舊勢力都在法正乾坤中被除盡了,如果按照它們安排的路去走,跟它們去,結果不太可怕了嗎?因此,能否徹底破除舊勢力的安排,真正地走偉大的師尊親自給我們安排的正法之路,關係到我們每一個大法弟子能否作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真正的偉大的圓滿。

要徹底破除舊勢力的安排,走好正法之路,我們必須不斷在法上清醒認識這兩條道路。從法上,我理解到:

師尊出於洪大的慈悲而安排正法,在舊宇宙走向壞滅的最後階段,以無量智慧開創一個全新的超越過去一切時期的永遠不滅的最美好的宇宙,將舊宇宙的生命都善解、同化、過渡到新的宇宙中去,讓宇宙眾生不但得救,而且生存得比以前任何時期更美好。

舊勢力自身都面臨著毀滅,本身就是宇宙大法救度的對像,可當師尊來救度它們時,它們卻以狹隘的智慧和變異的觀念執著地安排這件事情:它們把宇宙高層敗壞了的生命打入三界,讓其控制惡人,誣蔑大法,迫害大法弟子,毒害世人,給師尊正法和大法弟子修煉製造了巨大的魔難,美其名曰「給法樹立威德」;最後將敗壞的高層生命、惡人、邪惡考驗中淘汰下來的大法學員、受謊言毒害的世人全部銷毀,美其名曰「淨化宇宙」。

大法早就具備宇宙眾生不可思議的無上威德,任何宇宙生命都不可能通過給法製造魔難從而為法樹立威德,製造的魔難越大其罪業越大;師尊說:「如果這件事情沒有發生,我可以把一切生命都善解,統統達到圓滿的標準」(《在北美大湖區法會上講法》),只有師尊的大法才能使宇宙眾生從根本上得到淨化,從而得救,可是舊勢力執著地認為必須銷毀掉它們認為不純的生命才能淨化宇宙,但舊宇宙所有的生命都不純了,它們怎麼銷毀它們認定的「不純了的生命」,都不可能真正淨化宇宙,銷毀得越多壞事幹得越大;所以它們的安排起不到好的作用,卻只起到了阻礙師尊正法、阻礙眾生得救和毀滅眾生的作用,是一種徹頭徹尾的邪惡,我們必須全盤否定它,徹底破除它,不能留有任何餘地。

師尊早就講過:「最根本上講你們還要在破除舊勢力迫害的過程中建立起偉大的威德」(《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我悟到:針對舊勢力安排的破壞性的所謂考驗,我們不應把目標定在如何承受住它們安排的破壞性的考驗,而應放在如何徹底使它們的迫害不能實施,我們不是來接受舊勢力考驗的,而是來破除它的考驗的。

如今,舊勢力早已在正法洪勢中被徹底地清除了,但是它們的安排還因殘餘的舊勢力黑手、邪魔爛鬼和惡人的存在而運行著,如何徹底破除它們的安排呢?我悟到,真正做好師尊交給我們的三件事就是徹底破除這場迫害的法寶,也是我們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真正地走向偉大圓滿的唯一道路。以下是我對做好三件事的認識:

一.學法

舊勢力安排魔難迫害大法弟子的主要藉口是修煉人還有執著沒去,要讓修煉人暴露執著、發現執著、去掉執著從而圓滿。師尊說:「我過去講過,我說實際上常人社會發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雖然有舊勢力的存在,可是你們沒有那個心,它就沒有招。你正念很足,舊勢力是沒有辦法的。」(《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

修煉到今天,我們許多比較明顯、強烈的執著一般都被修去了,剩下的許多執著往往都是隱藏得比較深的,甚至夾雜在證實大法中,表面看上去是善的、是為了法,其實蘊藏著很深的執著,所以不易覺察,就像師尊說到的舊勢力的善:「可是這善是變異的,這善的背後有執著,也正因為其善的表現,製造障礙那是最能自欺欺人的」(《在2003年美中法會上的講法》);而越到最後,邪惡生命也越瘋狂,稍不清醒它們就鑽空子,而且幹壞事時都很惡毒。例如:

有一位同修非常看重讓自己的親人得法,沒看到其中包含的自己為私的心,只想到自己想救度眾生這個好的一面。她的父親因重病住院時,她想:「這是一個向家人證實法的好機會,要是父親生病時學了大法就馬上好了……」結果父親還沒出院母親又得急病住院了,母親在醫院學法後恢復很快,但母親還在醫院妹妹又發病了,共花了近萬元錢不說,耽誤了許多修煉的時間,後來通過交流認識到讓親人得法這個善心背後隱藏的自己的執著,親人很快全都沒事了。

有一位同修對兒子的情放不下,希望兒子聽話,將兒子教育好,以便他有個好的未來,還在學法時找出為自己辯護的理由,說父母不教育好子女也是犯罪。由於心不純,被邪惡鑽了空子,結果兒子突然變得很不聽話,又是貪玩,又是早戀,誰勸也沒用,學習成績直線下降,兒子越不聽話他越操心,他越操心兒子越不聽話,一段時間真是操盡了心,學法都靜不下來。

我曾經想把工作幹得很好,從而讓人了解大法好並以此創造條件講真象,由於太注重符合常人的看法,結果不知不覺地助長了求名的心,表面上全是為了法,內心深處是執著於名,被邪惡鑽了空子。接下來工作中事情越來越多,但我還是樂此不疲,因為講真象的事做得還勉強可以,但是我能學法的時間卻越來越少了,最後工作越來越不順利,講真象的事也不順利了,當我驚醒過來時我發現我失去了許多寶貴的學法時間卻甚麼也沒得到。

有的同修在做證實大法的事情時,靜不下心來,思想被功利心、爭鬥心、顯示心所佔據,只看到講真象是在救眾生,從法上講沒有錯,完全忘記了做證實大法工作時應有純淨的心態,從而被邪惡鑽了空子,出了許多問題,很令人痛心。如有的同修沒認識到揭露邪惡是為了破除邪惡,從而救度眾生,抱著對造謠宣傳不滿的心和爭鬥心在想:「你敢給大法造謠,可惡!我揭穿你」,彷彿是在與邪惡爭口氣、和邪惡爭奪人心;有的很不理智,疏忽大意,卻在想「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有的同修忘記了師尊說過:「講真象救度眾生,舊勢力是不敢反對的,關鍵是做事時的心態別叫其鑽空子」(《在2002年波士頓法會上的講法》),沒認識到是因為有漏而出事,卻用人的觀念認為做證實大法的事才被抓,心裏想不做吧不符合法,做吧又怕抓;有的抱著攀比心在想別人做了很多證實大法工作,自己也得怎麼做,不然沒面子;有的想也做了那麼多證實大法的事,沒出問題,見好就收吧,再做要是被抓了多不合算,而不是認識到救度眾生就是大法弟子的使命,堅信符合法去做就不會出問題,不是想如何學好法、修好心、用純淨心去做。有的同修說:「不管明天是否被抓,不管明天如何,今天還得做證實法的事」,這種不畏艱難的精神確實可敬,但是裏面似乎有一種面對舊勢力安排的迫害無可奈何的感覺,我認為大法弟子多想想如何在法上破除它會更好。

當我們在法上不清醒的時候,那就是在正法中尚未滅盡的邪惡有機可乘的時候;當我們走正的時候,邪惡就不敢妄動,只有在那裏等待滅亡。師尊說:「如果你們真的正念很強,能放下生死,金剛不動,那些邪惡就不敢動你們」,「這個弟子走得正、做得好,如果誰再去迫害,我是絕對不饒它。」 (《北美巡迴講法》)

是不是我們達到舊勢力的要求我們就是達到標準了呢?其實這只不過是暫時避免了舊勢力對自己個人的迫害而沒有根本上破除舊勢力的安排。但我們都曾經隱約認為是這樣的,其實這恰恰就是在承認舊勢力的安排,因為舊勢力在某段時間、某件事上不找麻煩只不過是舊勢力認為這時達到了它的標準,而這個所謂的標準與真正的新宇宙的法──大法的不同層次的標準可能相差甚遠,再怎麼樣達到這個舊宇宙的標準都不能使我們同化到新宇宙中去,都不能使我們得救。這種想法就是把自己圓滿的標準限定在舊勢力的標準上,而不是努力達到新宇宙不同層次的標準──大法的標準。師尊在《轉法輪》中講到天魔:「可是他也不是那麼壞,他只不過是按照上一個周期宇宙的特性在行事,這就是人們所說的天魔」。我們如果按照舊宇宙的理行事而不同化大法不同層次的標準,即使能被救度到新宇宙中去,那將會是甚麼樣的得救呢?能算是大法弟子真正的偉大的圓滿嗎?

舊勢力過去對我們的修煉作了非常周密的安排,包括各種觀念影響下的一思一念。我們的很多心念都是從沒有同化法的空間中發出來的,這些空間中還是舊宇宙的物質和生命,還是舊宇宙的理,而且是舊宇宙壞滅時期的理,它們與舊勢力是一脈相承的。這些念頭,如果不用法來對照、來過濾它、歸正它,甚至放縱它、加強它,就是在加強舊勢力的安排,就是將自己天體中的一部份生命留在即將不存在的舊宇宙中而不願將其同化到新宇宙中去。許多念頭很可能就是舊勢力的安排的一種干擾形式,如果不徹底破除這些舊思想和觀念,它就會迷惑我們,嚴重阻礙我們同化法,阻礙我們走正法之路。

我們過去許多時候沒能按大法「真、善、忍」的標準去對照、去過濾自己的思想,而保留了舊觀念,在無意間承認了舊勢力的標準,按照與舊勢力的相同的思維方式在看問題:如對受迫害的同修漠不關心,或認為他們要修的層次高該有大關,或認為他們業力大該有大難,甚至認為有的同修心性有問題、太不理智,不聽勸告,不吃點苦,敲一下不會吸收教訓;對走了彎路的同修嗤之以鼻;走了彎路的同修總認為師尊不會再管自己了;在講真象中碰到暫時不能接受的就說「這人不可救了」;自己抱著執著不放卻總指責別人不純,認為自己悟到的理才是正確的並將自己的安排強加給別人;不重視學法甚至對法不太相信……這些不都是舊勢力的特點嗎?我們的心性能和它們一樣嗎?絕對不能!我們必須徹底破除這些觀念。

我們還在過去許多時候無意間承認了舊勢力的安排,加強了舊勢力的安排,給師尊正法造成了阻礙。如有一位同修對舊勢力的安排認識不清,出現很嚴重消業狀態時沒看自己心性上甚麼地方被邪惡鑽了空子,竟然認為是師尊的安排,心裏想:「老師啊,這是您在考驗我呀,只要不破壞大法的聲譽(意思是只要不死),只管來吧!」由於承認、歡迎了舊勢力的安排,結果被舊勢力加重迫害,最後在常人看來簡直快有生命危險時才想「師父,我受不了啦,給我解決解決這個問題吧」,沒過幾個小時他就好了。另外一個同修見他過了大關,覺得這是樹立了威德,非常佩服和羨慕,結果回去沒兩天她也消業起不了床,最後通過交流,從法上認識到這是舊勢力在干擾,發正念鏟除它,並請師尊安排,也馬上就好了。

有的同修確實經過了許多魔難最後都堅定地走過來了,於是自己都覺得很了不起、樹立了威德,因此津津樂道,這其實是在感謝舊勢力給自己的安排;有的同修看到別的同修被抓、被打、在魔窟被酷刑折磨,經過了許多魔難最後都堅定地闖過來了,覺得那真了不起,就想「要是我也這樣那才偉大」;有的同修過去在舊勢力安排的迫害中沒做好,就一邊痛下修煉的決心一邊想:「要是下次再碰上這事我一定要怎麼怎麼樣做好」;這其實是在追求舊勢力的安排,要求舊勢力給自己再加重魔難,加重迫害。

這些都是把個人修煉中的威德看得高於正法中救度眾生的心所產生的,是為私的,當我們能想到安排一場迫害將使多少生命對法不理解、不敬因而被淘汰時,能想到師尊為救眾生操了無數的心時,也許不會再有這樣的想法,其實大法弟子修煉中威德的樹立根本不是通過接受舊勢力安排的魔難達到的,而是通過做好師尊教給我們的三件事,破除舊勢力的安排中樹立的,這才是最偉大的未來的宇宙中覺者的威德。

是不是我們從法上清醒認識了舊勢力的安排就足以使它的安排不起作用呢?我悟到還必須請求師尊安排我們修煉的路才能解決。有同修想:「師父不是為我們安排了修煉道路嗎,為甚麼還總要麻煩師父再安排呢!這不是太執著了嗎?」;有同修說:「師父為我們操夠了心,怎麼能動不動就麻煩師父呢!」意思是不用再想請師尊安排。我悟到不是這樣,因為舊勢力雖然已經被鏟除,但舊勢力的黑手不會放棄完成舊勢力作出的所謂周密的安排,而且有的同修在過去歷史上和舊勢力簽過約定,它是更不會輕易放手的,它會拼命地實施迫害,這樣就只有請師尊安排才能解決得了。師尊在《轉法輪》中講到:「我們宇宙中有個理,他自己追求的,自己想要的,別人一般情況不能干涉」,當我們不能明確地堅決地排除它的安排時,等於還在承認過去的約定和安排,師尊是不好安排的。但如果我們排斥它的安排,請求師尊重新安排,「哪怕在歷史上簽過甚麼約,你今天正念很足,不承認它,你就不要那個,你就能夠否定它」(《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所以,我悟到明確地請求師尊安排是很重要的。

二.發正念

師尊說:「一個常人在修煉人面前他是非常脆弱的。今天的人實際上是受了不同層次這套舊勢力系統安排下來的魔難,人被不同層次的舊勢力控制著,所以它們才變得非常強硬,它們才敢對修煉的人如何如何,它們才敢對大法不敬」(《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因此,要從根本上破除,清除另外空間的邪惡生命是非常重要的。這些舊勢力的黑手,「舊勢力當初安排它們幹的它就要一幹到底」(《在2003年美中法會上的講法》),這些邪魔爛鬼,「它就是壞,它就是毒,它就是邪,就像那個毒藥一樣,你叫它不毒人,它做不到,它就是這樣的東西,那麼在清除它的過程中也要毫不客氣,就是清理掉。」(《在2001年加拿大法會上講法》)只有徹底鏟除了舊勢力的黑手和邪魔爛鬼,才能使舊勢力的安排徹底破滅。

師尊說:「有多強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師父評註文章《三言兩語:好人》)。為了發好正念,我們必須加強學法,提高心性,以加強正念,同時在發正念時,靜下心來,真正地起到正念除惡的作用。《明慧網》上有同修談到夢境中看到不同心性的修煉人發正念時的情景:心性高,靜下心來發正念的同修發正念時另外空間光芒四射,瞬間將一個個邪惡滅盡;稍差一點的同修發出光把邪惡打得負傷而逃;而心性不高心不靜的同修一會兒想這,一會兒想那,只看見時不時地發出一點微弱的光,根本傷不了邪惡,反被邪魔爛鬼嘲笑。讀後我覺得很受啟發,學法修心、加強正念確實是很關鍵的。

我悟到,在法上清醒、正念強的同修,時時用正念對待一切,那麼時時放射出的真理之光就會經常地不斷地清除邪惡;在法上認識不清,甚至追求在魔難中樹立威德的同修,就是在招引邪惡,提供邪惡躲藏、生存的環境,保護邪惡;而抱著執著不放,甚至被執著帶動、執著越來越重的,就是在自己的天體中不斷地滋長和產生邪惡,擴大邪惡的勢力。這個差別是很大的。因此,加強學法、保持強大的正念是非常重要的。

三.講清真象

師尊說:「作為舊宇宙的生命,包括一切生命因素,在正法這件事情上、在我的選擇中,所有的生命都來按照我所選擇的來圓容它,把你們最好的辦法拿出來,不是為改動我要的,而是按照我說的去圓容它,這就是宇宙中生命最大的善念。」(《2003年元宵節在美國西部法會上的講法》)。我悟到,圓容師尊的洪願,按照師尊的要求去做,這就是宇宙中生命產生和存在最偉大的目的和意義。作為大法弟子,我們現在生存的最大目的和意義就是完成師尊的洪願,救度更多的眾生。而講清真象就是在直接地救度眾生。

講清真象不是常人式的事情,講清真象的效果與我們的修煉境界和心態是密切相關的。師尊講過:「大法徒講真象,口中利劍齊放。」(《快講》)「你們在這裏講,你們層層修好的身體也在層層不同的天體上講」(《在大紐約地區法會的講法和解法》),我悟到,講真象時如果正念強,心態正,當時就可以在明白真象者對應的天體中大量清除邪惡、救度眾生,而心不純時,講出的話不純,就不能很好地起到這種作用;師尊講過:「因為真正有功的人,有能量的人,你不用特意去發,你摸過的東西都會留下能量,都是閃閃發光的」(《轉法輪》),那麼我們做真象資料時,我們的境界和心態就會容入其中,正念越強的做出的真象資料威力越大,放射出真理之光越強,越能起到清除邪惡、歸正人心的作用。

中心體會:要做好正法中的一切,學好法是關鍵,法是我們破除一切障礙的利器,法是我們走好正法之路的保護傘。學法的過程就是師尊將洪大的法力無私地注入到我們天體內的過程,讓我們在正法中具備更大的能力。但是我們學法的目的不應該是為了得到這些,我們學法是為了更好地圓容師尊的洪願,實現我們生命存在的意義,為了兌現我們史前的洪誓大願,為了救度更多的眾生。

個人體悟,不足之處望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