擺正學法和修煉的基點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2月28日】大法學員中有許多學科學的或者從事科學研究的,通過學法實修許多人認識到了大法的博大精深。但是也有一些被現代科學的表面成就所迷較深的學員(常人更是如此),認識不清現代科學的不足和錯誤,比較執著現代科學,常常用科學中的觀念來看待或衡量大法,在學法中,在潛意識中,有意無意地、自覺不自覺地用科學知識來對照,看大法是不是符合人類的科學知識,從而給學法和修煉帶來迷惑。這實際涉及學法和修煉中的基點問題,有意無意地把常人科學作為衡量真理的標準。在用科學來證實大法中也有可能遇到類似的問題:是用科學來證實大法,還是反過來用大法來證實科學?

雖然現代科學已經滲透到人類的各個領域,但是現代科學本身是有很大侷限性的。例如,現代物理學的兩大支柱──量子論和相對論,它們之間都是不一致的,在解釋上出現衝突(量子論的機率解釋和相對論的決定論之間的衝突)。這說明現代物理學本身是不完備的,是不完善的。量子力學只能解釋通過宏觀世界的儀器測量到的數據,所以從本質上講是一種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的數據擬和的數學遊戲。而對於微觀世界本身到底是怎麼回事,如為甚麼一個電子可以同時穿越兩個縫隙,為甚麼數學上複數域的概率波可以疊加,則完全茫然無知。至於說師父講的微觀粒子構成宏觀粒子,人們也往往按照原子組成分子示意圖,以及原子核和電子軌道示意圖那樣僵化而機械地理解,其實這些示意圖從現代科學上講也是非常誤導的,而且現代物理學根本就沒有意識到師父講的「橫向」和「縱向」的兩種不同的組合方式,仍然把空間和粒子割裂開地研究。即使對表面空間的粒子也是割裂開地進行研究,如同盲人摸象一樣。

至於相對論,其實愛因斯坦開始把它叫做相對原則,也就是說在不同參照系下的觀測者所看到的物理現象的數學規律應該是不變的。這個不變性原則非常優美,但為何如此,則無人知曉。當人們對這個原則也是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的情況下,那麼對於相對論中導出的引力的概念則更是只知其表現而不知其原因了。而且有不同的方程可以滿足這個原則。愛因斯坦當初就在其方程中引入一個宇宙常數,使得此方程刻劃一個穩定的宇宙。可是當哈勃發現宇宙在膨脹時,愛因斯坦就扔掉了這個宇宙常數,並稱其為自己最大的錯誤。可是最近人們又相信宇宙常數也許是存在的。可這個宇宙常數到底是怎麼回事則無人能解。現在的宇宙學也不過是數據擬和的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的盲無頭緒的數學遊戲。

現代醫學和生物學,也只是研究生命中的現象而已。嚴格地說,現代科學對生命的本質幾乎一無所知。就拿治病來說,世界各國每年投入了巨大資金來進行醫學研究,但是目前對癌症等疑難疾病仍然無法根治。對於目前已經被發現的離體體驗、瀕死體驗等現象更是茫然不知所措,只是一味地把這些現象解釋為大腦神經作用。對於前世回溯治癒疾病的大量案例也如鴕鳥一般地視而不見。大家知道,大法在祛病健身方面的奇效是現代醫學無法相比的,實修者都深有體會,所以根本不能用現代醫學來衡量大法。

至於進化論,更是一種假說或信仰而已,根本無法進行大尺度的實驗驗證。而用小尺度的一些物種變異現象來證明進化論,就如同一個人爬上一棵樹就聲稱自己已經可以登上月球一樣。所以進化論是根本無法證偽的,這其實都違背了現代科學自己為自己設立的原則。在科學的其它方面也是一樣,大法展現的博大精深內涵是現代科學永遠都認識不了的,所以根本不能用現代科學來衡量大法。

舉一個具體例子。師父在《在美國講法》和《在悉尼講法》中講到原子和分子的排列問題,《在美國講法》中講:「從原子到分子之間的距離是由二十萬個原子排列起來才能達到分子這樣一個距離。」《在悉尼講法》中講到:「大約是兩百萬個原子」。有人不理解,問二十萬和兩百萬到底哪個對?師父在《在長春講法》中說:「哪個都對,兩千萬也沒錯。」

如果有人用現代科學的認識和框框來看待大法,那麼可能在這裏就遇到了障礙。我們知道,修煉的本質都是在另外空間中發生,大法內涵無限,涵蓋所有各個空間,只有在實修過程中,才能體悟或看見自己層次上能夠看到的一些空間中的景象。我個人理解,另外空間中的物質和生命存在形式和人類生存的空間差別很大,不是固定的,也可大可小,完全不是我們肉眼看到的物體形態那樣看起來是固定不變的,而且還涉及許許多多的另外空間,每一個空間中的「分子」和「原子」之間的情況也都不一樣,因此很難用人類空間中那樣固定的形式來描述。人間的一些概念其實都是錯的,那麼通過這些概念問的問題也是錯的。問題都錯了,如何能得到正確的答案?比如原子這個概念,原子到底是甚麼一種存在?在人類的空間認識中人們談論的原子不過是原子的外殼,或原子在人類空間的投射,而並非原子在更微觀的空間中的真實存在。人類對粒子的認識只有橫向的組合概念,而沒有縱向的認識,更沒有意識到我們是存在於一個表面的空間。對於這些問題,只有深入地理解師父的講法,我們才能有真正的認識。我個人覺得,我們不能僵化地從人的角度理解師父的講法。這就如同我們如果給一個小孩子講一個高深的道理,我們不得不借用小孩理解能力之內的一些概念。但小孩的概念遠遠無法真正地表現一些高深的道理。

需要指出的是,另外空間不是迷信或想像,而是真實存在的。現代物理學對另外空間也有一點點認識,例如目前現代科學對「暗能量」的理論解釋,都涉及到另外空間(如多宇宙模型等),只是對另外空間的認識甚少。

師父在《隨意所用》中講:「宇宙的法怎麼能被人類的文化所規範呢?只要能講清法理,我就打開人的文化,破開那些規範與束縛,隨意所用,為表達清楚大法,想怎麼用就怎麼用。」「我只重法的內涵。」

當然,現代人類的文化包括方方面面,現代科學是現代人類文化的一部份。根據釋迦牟尼所說,在現在的末法時期,和尚自身都很難度,所以佛(宗)教也已經蛻變成人類文化的一部份了。大法學員中知識分子很多,在人類社會中有各種各樣的專業知識,有時也就自覺或不自覺地用常人中的文化知識來衡量大法,把大法看成常人中的理論一樣,在字面上摳來摳去,給學法和修煉帶來障礙。

作為大法學員,我們要「以法為師」,而不能用人類文化中的任何一部份(科學、宗教、歷史,等等等等)來衡量大法、來找大法是否符合人類的知識和文化。師父早在《學法》經文中就講了這一點:「要想學好大法,只有不抱有任何目的去學才對。」

在人類的歷史中,常人社會中積累的各種觀念都可能成為阻擋我們同化大法的障礙。《論語》講了三種觀念:「常人的觀念」、「傳統的觀念」和「僵化了的觀念」,這些觀念都是我們要改變和去掉的。如果有學員帶著強烈的常人觀念來看待或衡量大法,在雞蛋中挑骨頭,那麼就偏離學法和修煉的基點,可能就對師父和大法產生懷疑,就容易被另外空間中破壞大法的邪惡生命所控制,嚴重的可能離開大法,甚至走到了大法的對立面。

《轉法輪》中明確說:「真善忍這種特性是衡量宇宙中好與壞的標準」。作為大法弟子,我們就是要去掉執著、去掉常人的觀念和認識,而不被常人的觀念和道理所帶動或迷惑。例如,在國內的不少洗腦班裏,邪惡之徒經常逼大法弟子看雷鋒的錄像。雷鋒做好人基點是在常人,只是一個常人中的好人,而且是非常有侷限性的(如講階級性等)。而大法弟子是同化「真善忍」,做一個比常人中的好人還要好的人,我們的基點是完全不同的。通過明慧網中的一些報導來看,也有一些學員,在酷刑折磨中能夠走出來,但是在勞教所、洗腦班等的偽善中迷失了方向,偽善的根本目的是要學員離開大法,背離「真善忍」。

擺正學法和修煉的基點關係到對師父和大法的堅信問題,這自然就是根本問題,我們應該予以重視。

個人認識,如有不妥之處,敬請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