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大法做好人 卻被江氏集團害得三年有家難回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2月1日】我自1998年2月份正式學法輪功。學之前,我兩個妹妹每逢見到我,總要叫我學法輪功,說法輪功怎麼好,能祛病健身,怎麼教做好人。我總是說沒有時間,我又沒有病,可是又架不住她倆人說。就這樣1998年春節過後我就開始看《轉法輪》,看了一遍覺得很好,就接著往下看。在以後的日子裏,我就找時間學法、煉功,我漸漸的明白了,學法輪功,不光是祛病健身,做一個好人,而是讓一個道德下滑的人從此昇華上來,做一個好人,更好的人,修成無私無我,做事處處為別人著想。兩個人發生矛盾,不要找別人,就找自己,做事要以「真善忍」為標準,對誰都得好。自從我修煉以後,家庭和睦了,我再也不和丈夫吵架了。這以後我就按書上的要求去做,生活也有了幸福感!

自1999年7月20日,江××發動了鎮壓法輪功運動,把各地輔導站站長都抓了起來。我和丈夫因去北京上訪,向國家領導人反映法輪大法是正法,是教人做好人。我們在濰坊火車站被抓,他們把法輪功學員都抓進了體育館,由村委書記去把我們拉回來,把我們關押在計生辦,我被關了3天3夜,被逼迫交錢300元,丈夫被關2天2夜,被逼交錢200元。

1999年10月13日,我又進京上訪,剛到濰坊火車站就被查下,法輪功學員不准進京。當天晚上我被派出所所長押回去,在那裏被非法審訊,遭到公安的恐嚇、大罵。我在派出所非法關押5天後,被送到昌邑拘留15天,之後又被派出所非法關押在計生辦(計劃生育辦公室)的車庫裏。車庫裏一共關押29名大法學員,男女老少都關一起,晚上不讓我們出去上廁所,每個人整天整晚坐著,根本無法睡覺。我被關押10天後,他們逼我丈夫交300元管理費,把我接回家。因為丈夫沒有去計生辦,被逼交5000元給本村作押金。在我去北京這天晚上,公安到我家,晚12點把我兒子驚嚇起來,惡徒撕著他的衣領,讓他去找我丈夫,嚇的我兒子頭痛好幾個月。

1999年12月20日我和同修又去北京上訪,剛到天安門,警察就把我們推上警車,送往濰坊駐京辦事處,由派出所押回去後,關押在計生辦10天後,被送昌邑拘留所15天。在拘留所裏,從早上5點起床,一直到達晚9點才讓睡覺,下雨下雪都在外面挨淋;有時逼著把棉襖脫了在外面凍。每天只給吃1個半小饅頭,每人每天扣生活費10元。我回來後被非法關押在計生辦,公安把我們用繩子一個一個幫著上大集上遊街,我被非法關押一個多月,年二十六才放我們回家過春節。

2000年6月份,我和幾個同修又一次去北京上訪,在濟南車站被惡警扣留,因我們不說地方,被送到濟南收容所,把我們的《轉法輪》搜了去,又把我們送去計生辦非法關押兩個月。在車庫裏,晚上蚊子咬,白天熱的人喘不過氣來,整天汗水泡著,而且大小便不能隨便,有老年功友尿在褲子裏,吃飯更是問題,功友送去就吃一頓飽飯,不送就得挨餓。有時一天兩頓沒有飯吃。這樣我們就共同絕食,才放我們回家。同時在我上訪期間,又被非法抄家,抄走彩電一台,電風扇兩台,錄音機一台,自行車三輛都被派出所抄去了。還有每到他們所謂的敏感日期,都去非法抓捕大法弟子,每次抓去被無限期關押,所以我們不得不絕食才被放回家。

2001年4月份,因我們發真象傳單,被人舉報,去我家抓我,我就和公安講真象,在正念下走脫了。可是我丈夫在家裏,他們就爬牆進去,強行把我丈夫抓了去,惡警給他上背銬,銬在鐵椅子上,把眼睛蒙上,整整毒打了一下午。銬在鐵椅子上3天半、3夜,又送到計生辦關押了8天。他從計生辦出走後,至今我們夫妻兩人被迫流離失所3年多,有家不能回,有孩子不能見,有老人不能贍養,就連婆母去世都沒能回家。

有不明真象的人說:你們學法輪功的連家都不要了。其實我們不是不要家,學法輪功在哪裏都得是個好人,誰不想有個溫暖的家。我們是被江××害的有家不能回。江××不讓我們學法輪功,學法輪功的人多了它害怕,它就用手中的權力來誣陷大法,欺騙百姓,迫害我們煉功人,非得逼著我們放棄修煉。我們要說句公道話:按「真善忍」做好人沒有錯,無論甚麼時候都沒有錯。

我奉勸父老鄉親們不要誤解大法,我希望你們趕快了解法輪功真象,不要錯過這個機緣,使自己有一個健康的身體,有一個美好的未來。我誠心的告訴您記住一句話:「法輪大法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