濰坊經濟學校法輪功學員遭迫害記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1月15日訊】1999年7.20後,江澤民無端迫害法輪功修煉者,實行「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殘酷鎮壓,一時陰霾翻滾。濰坊經濟學校的追隨者們也緊步其後塵,不擇手段的迫害「真、善、忍」和修煉者。

1999年6月,濰坊經濟學校統計煉法輪功的人數,報名承認煉的有六位教師:崔鳳玉、祝建平、姬樂明、鞠希民、周娜、玄兆強。為了逼迫他們放棄修煉,學校某些領導人費盡心機,大會小會點名、談話、批評、圍攻、漫罵、騷擾;還以調山區、下崗、開除工職、勞教相威脅;上下串通一氣欺騙、綁架、關押,五年多的迫害無法用數字計算,他們還說「你不退法輪功,我就退你」、「你是法輪功,吳官正說的怎麼處理你們都不過分」、「誰再煉法輪功,我就給他打斷腿」。下面所寫只是部份迫害事實。

一、校長親自動手打人

1999年7月8日,責任校長管延健派人把崔鳳玉叫到會議室,逼迫她放棄修煉 ,崔鳳玉不答應,並且講了許多修煉法輪功身心受益的好處。管延健怒髮衝冠,咬著牙,用盡全身力氣,惡狠狠的一頓拳頭打在崔鳳玉身上,崔鳳玉一聲不吭,直到在場的人拉開了他才停了手。管延健說:「你比劉胡蘭還劉胡蘭,不怕死?」

二、非法監控

在經濟學校裏,江澤民的追隨者們在權力慾的驅使下,踐踏法律,挖空心思的迫害修煉「真善忍」的好人。由責任校長管延健帶頭,每個副校長看管一個煉功人,威逼他們放棄修煉,阻止他們上訪,公然採用了簽、值班、欺騙、關押、私闖民宅等一系列限制人身自由的非法監控活動。

從2000年12月起,學校的邪惡之徒逼這六名法輪功學員每天從早上六點到晚上九必須準時簽到六次,風雨無阻,休息日、節假日照常,連大年三十也不落下,崔鳳玉家離學校10里路遠,早、晚丈夫陪她去簽到。

學員白天在學校裏上班時,學校的邪惡之徒安排幹部和教師監控,不准這六人之間來往,如果他們之間誰和誰接近,說了幾句話,馬上就有人彙報給分管書記。八小時之外逼家人監控,如:學校某領導電話告訴崔鳳玉丈夫的單位領導,安排崔鳳玉的丈夫看管好崔鳳玉,不見了馬上彙報,不在校的時間若上了北京由家人負責。鞠希民由他爺爺和父母看管,祝建平由她丈夫看管,周娜由她丈夫和公公看管,出問題就不行。

姬樂明自己帶孩子過日子,學校惡人就安排家屬院某些人暗中觀察行蹤,盯梢,有事立即向學校彙報。1999年7月21日晚上7點來鐘,校長管延健派保衛科姓尚的,把姬樂明從家中叫到學校辦公室,並且和兩個男學生坐在她跟前看守著,隔壁是值班科長和帶班副校長,整個辦公室的門全鎖著。把姬樂明10歲的孩子扔在家中無人管,把姬樂明整整關了一夜。2000年12月12號晚,姬樂明剛吃完晚飯,聽見敲門聲,打開門看見學校圖書館長王桂祥等二男二女進了她家就不走了。這一夜姬樂明和她的女兒只好和衣在床上休息。這四個人就在她的床前打撲克,半夜12點又換了三男一女,一直到早上6點多才離開。這八人是經濟學校的中層領導和教師,說他們是學校黨務書記羅明池安排來監控的。

三、用調換工作崗位逼迫放棄修煉法輪功

經濟學校的邪惡之徒為了逼迫這六位煉功人放棄修煉,採用了各種手段。1999年7月,正值暑假,校長管延健逼迫姬樂明、祝建平放棄修煉,遭她倆拒絕,於是管延健先沒收了姬樂明辦公室的鑰匙,再逼迫她帶著10歲的女兒與祝建平一起在烈日下,到校園的操場上拔草。2000年12月,姬樂明由於星期天回老家晚回來,自己補假一天,書記羅明池大發雷霆,之後校長管延健逼著近五十歲的姬樂明去刨地;又讓她到冰冷的倉庫裏反省,還說這是勞動改造,用這種方法強迫她放棄「真、善、忍」,沒達到目地後又逼著她和臨時工一起打掃衛生,一幹就是近三年,直到2003年姬樂明內部退休。2004年5月8日,新任責任校長柳金東召集鞠希民等5人座談會。在會上,柳金東問鞠希民:「你還煉不煉法輪功?」鞠希民回答:「煉,因為……」,話還沒說完,柳金東不耐煩的打斷他的話說:「你在經濟學校創到頭了。」事後馬上把鞠希民的工作崗位從打印室調去看大門。

四、採用欺騙手段非法綁架

經濟學校的邪惡之徒利用手中的權力,對這六位修煉者進行迫害,同時還散布謊言,製造對法輪功的仇恨,毒害不明真象的教師和學生。2001年春天,在全國教育界迫害法輪功的「百萬大簽名」中,管延健、羅明池、鄭立峰威逼全校師生員工都去簽名,並錄像,要求一個也不少。還把那塊簽有名字的大布掛在校園最顯眼的地方,一連好幾天。簽名時,姬樂明把自己反鎖在工具室裏,他們沒找到。可是不幾天,婦女主任馬瑞雲和副主任王雪梅將姬樂明騙到市裏洗腦班進行精神折磨,一連好幾天不讓回家,姬樂明12歲的女兒找不到母親,只好住到同學家裏。

在洗腦班上,姬樂明沒被轉化,回校上班後不幾天,曹錦輝等惡警,把姬樂明從工作崗位叫到羅明池辦公室,拿出傳喚證,抄了她的家,搶走《轉法輪》,然後送到興華路派出所,關了三天三夜,在3月1日,從派出所直接被綁架去看守所。關押了31天後,逼孩子從學校借了三千元錢,由一個副校長領著去公安局610辦公室交錢放人。交錢時獄警不給收據。

2002年7月17號傍晚,總務主任郭祥坤又在學校領導的指示下,去姬樂明的家敲門,當姬樂明打開門時,一群沒穿警服的便衣一擁而入,當著孩子的面,先抄了家,又搶走《轉法輪》,並且不讓姬樂明向孩子交代一下,就把她從家中抓走,關在諸城看守所19號牢房,繼續迫害了31天。後來她妹妹借了三千元錢給公安局,警察才放人。

2002年10月,曹錦輝等一些便衣讓羅池明帶路,闖到崔鳳玉家,先翻了個底朝天,然後說:「你去公安局說幾句話,馬上回家。」但一去就不叫回來,戴上手銬。白天在轉化班洗腦,晚上關在監獄,一共40多天。後來610的人叫她丈夫去交上了三千元錢,才肯放人。

五、對親人的傷害

1999年7.20以後, 610和經濟學校對姬樂明家的騷擾和對她一次次的關押,對她女兒造成了嚴重的傷害。

2000年12月11號,副校長遲明善和圖書館長王桂祥、婦女副主任王雪梅等,一起去實驗中學,一次又一次的強行把姬樂明的女兒從課堂上叫出來,甚至一節課45分鐘就叫出兩次來,既哄又騙還嚇唬,侵犯了兒童正常接受義務教育的權利。孩子中午放學回家,只見遲明善、王桂祥早站在姬樂明家門口,強逼孩子開門讓他們進去,孩子怎麼也不開門,這兩人連逼帶嚇唬,孩子哭了,最後鄰居一個小孩叫她,才解了圍。

特別是夜間,突然失去母親並不知去向,獨自在家,這對一個11歲的女孩來說,是甚麼樣的心情?母親被關監獄,一個小孩子一個月獨自在家,日子怎麼過?10來歲的孩子,正當孩子生長高峰,每月200元的生活費,母女溫飽都不能保證,更談不上加強營養。姬樂明的女兒身心受到極大的傷害,影響了學習,影響了成長,兩年多不敢出門,怕見人,怕見同學,怕見老師,不敢去上學,把自己關在家中。

這分明是江氏一夥對青少年的迫害,是強行把修「真善忍」的母親從孩子眼前抓走。可是江澤民的追隨者們,還造輿論說:「姬樂明煉法輪功煉的不要孩子了。」作為一個教育領導者,口口聲聲說,一切為了孩子,為了孩子的一切,為了一切孩子。他們連對自己單位教師的孩子都這樣不近人情,還能叫人們相信甚麼呢?

六、誹謗 與 侮辱

誹謗侮辱也是惡人迫害法輪功的一種手段 。2001年2月27日,羅明池、曹錦輝等把正在工作崗位上的姬樂明綁架到派出所後,二話沒說,先戴上手銬,擺出一幅審訊犯人的樣子,強行錄了像,並在諸城電視台播放了幾次。三八節前後,看守所裏又在姬樂明不知道的情況下,錄了一群女警圍逼其洗腦的鏡頭,配上解說詞,在諸城電視台播放,利用剪接、拼湊、栽贓、誹謗煽動仇視、離間民眾。

七、經濟迫害

經濟學校的邪惡之徒還對單位的法輪功學員進行經濟迫害,單憑校長的一張嘴,就可以罰款、扣工資。

1999年暑假剛開學,學校逼迫祝建平交上5000元錢,否則不得上班,祝建平的丈夫怕妻子失業,就去交上了。2000年12月,逼崔鳳玉交4500元錢,崔鳳玉的丈夫也只好交上了。

2000年12月,又逼迫這六位煉功人各交2000元法輪功押金,作為去北京上訪時,校方去抓的備用金。崔鳳玉、姬樂明、祝建平、鞠希民、周娜、玄兆強各交2000元,共計12000元。

2000年至2001學年,經濟學校給教職工發福利費,而姬樂明、崔鳳玉的全部扣發。

2000年12月始,姬樂明、崔鳳玉還是和以前一樣按時上下班,遵照師父說的在哪裏都要「做一個好人」的教導,不管在甚麼崗位上,都勤勤懇懇,任勞任怨。但是,學校只發給她們每月200元左右的生活費,比城市居民生活保證金還少好幾十元,其餘工資全部扣發。現在物價這麼高,每月200元錢能買甚麼?況且有的月還發不到200元,何以維持生活?截至2004年10月份,三年多來,每人已扣發三萬多元,姬樂明內部退休一年多了,也沒停止扣發。扣發的途徑就是會計直接從銀行工資卡上扣,根本就不和她們打招呼。她們去學校財務科問為甚麼扣發工資,回答是:「校長說的,甚麼時候寫了保證不煉了,就給你。」

2002年9月,教師職稱年度考評和12月年終考評中,在姬樂明、崔鳳玉的表上校長意見欄裏寫著「因煉法輪功不稱職」、「因煉法輪功不合格」,簽名是分管校長遲明善,責任校長柳金東。就是這兩人的這兩句話,在2004年工資與職稱掛鉤及工資自然晉升中,姬樂明和崔鳳玉的工資都沒按職稱兌現。

1999年7.20後,這六位煉功人共被公安局「罰款」、學校「罰款」、「押金」、「扣款」等,共計十萬多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