濰坊六旬老人的血淚控訴:遭毒打、噴高壓水、被活埋數小時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0月29日】我叫馬桂珍,今年63歲,是山東濰坊昌邑圍子鎮東丁村農民。1998年1月我有幸學煉法輪大法,短時間內身體十幾種疾病全部消失,幾十年的藥罐子扔掉了,真正體驗到了沒病一身輕的舒服。現在的我生活能自理,能看孩子,還能下地幹活,比較重的活也能幫老伴幹了,真的是身心都受益匪淺。是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也是大法使我真正明白了人生在世的意義。

1999年7月20日,邪惡之首江澤民出於小人妒嫉心,對學煉法輪功的人採用了殘酷的血腥鎮壓,造謠污衊,殘害善良,迫害無辜,毫無人性的迫害著法輪功學員,為此我用我的血和淚控訴迫害我的所有邪惡之徒,讓世人明白真象。

自99年7月20日至今,我被昌邑「610」邪惡頭子陳曉東及圍子鎮派出所惡人徐言喜等共非法抓捕十四次,曾經二次被送昌樂勞教所(因身體不好沒送下),二次送濰坊610辦的洗腦班,二次被圍子鎮派出所非法拘留各15天,二次被昌邑拘留所非法拘留共30天,二次被昌邑看守所非法拘留共60天等,共非法抄家二十多次,曾被圍子鎮派出所邪惡之徒用深坑活埋至齊腰以上4個多小時,當時的疼痛、痛苦難以用語言表達,現場有很多人圍觀。我還曾被610頭子陳曉東及派出所一夥邪惡之徒打昏又用涼水澆醒多次,它們用腳踩手指,煙頭燒,高壓水噴多次,現在我的身體上還有被它們毒打後的傷痕。

2004年1月8日上午,我在二甲村路邊向修路的幾位婦女講述著真象,被圍子鎮派出所惡徒徐言喜等人碰見,它們不由分說,對我一陣拳打腳踢,一個使勁扭我的胳膊,一個用力揪著我的頭髮,強行往警車上拖,我不上車,惡警徐言喜用膝蓋用力猛頂我的胸部,並揪著我的頭髮往車上撞,另一個惡警用力往後扭我的胳膊,我的頭被撞的腫大了,胳膊青紫,一時被它們打得我看不清了方向,這時出於本能的自衛,我用牙咬住惡人徐言喜的衣服袖子,失去人性的它一拳給我打掉了三顆牙,我滿口血流不止,我的衣服前胸被血浸濕了,一時沒有了力氣,它們硬把我拖上了車,拉到圍子派出所扔在地上,我早已昏迷不醒。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醒過來,610邪惡頭子陳曉東及派出所的惡警逐個審問我,問真象材料哪來的,我說揀來的,接著講真象:「『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我們的師父教人做好人,事事處處按照『真善忍』做,我們沒有錯,你們不要繼續替那邪惡之首江澤民賣命,趕快給自己留條後路吧,迫害修煉法輪功的人下場是可悲的。」又過來一惡警審問我,我還是重複著上述的話。傍晚他們讓我回家,我被它們折磨的不能走,他們打電話通知我老伴來接,老伴對惡警陳曉東說:「你們今天又抄了我家是違法的,你們明知道她多病的身體就是煉法輪功好的,可又把她抓去了。」老伴沒來,它們又通知我兒子,兒子說我在外地不能去,他們親自把我兒媳接來,兒媳對它們說:「她這麼大歲數了,你們明知道她身上那麼多要命的病都是煉法輪功煉好的,你們對她又抓又打,你們還是人嗎?」一個惡警說,我們再也不抓她了,快走吧!

抓我的當天,以610邪惡頭子為首的一夥打手和惡警徐言喜(男,40多歲,5年來一直迫害大法弟子的打手之一)、朱建濤(男,20多歲,圍子鎮韓家巷農民)、丁洪江(男,54歲,村委書記)等共6人又非法抄了我的家,把我的所有大法書籍全部抄走了。

人們親眼目睹了我被江澤民培養的打手們殘酷迫害,我的一件血衣和三顆牙齒使不明真象的人們驚呆了,清醒了。我不斷講述著以江澤民為首的一夥邪惡之徒對手無寸鐵的法輪功學員的種種迫害,使更多的人們明白真象了。

在此我誠心告訴所有善良的人,法輪大法在全世界有六十多個國家的1億多人在學煉並獲得1200多個來自世界各地的褒獎,同時我也忠告所有參與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邪惡之徒們,邪惡之首江澤民及其幫兇已被世界多個國家以「群體滅絕罪、酷刑罪、反人類罪」告上各國法庭和海牙國際法庭,天網恢恢疏而不漏,殘害善良天理不容,正義定能戰勝邪惡。

惡人:陳曉東 7212226-528(宅電) 13011652896(手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