濰坊寒亭大法弟子自述遭迫害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1月11日】我是97年5月修煉法輪大法的,修煉前,多種疾病纏身,全身疼痛,如慢性鼻炎、咽炎、胃炎、腸炎……更是怕風、怕冷,人家穿單衣,我就得穿毛衣,這樣,還是常年連著「感冒」。修煉後,身體的各種疾病不翼而飛,全身也不疼了,我也和正常人一樣,不怕冷,不怕風了,過上了舒心的日子。這一切都是師父給的,是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這麼好的師父,這麼好的功法,1999年7月20日,江氏集團卻開始全面迫害。我要為師父和大法說句公道話,7月21日我就和功友去北京,走到濰坊火車站,有惡警不讓進,我們又去汽車站,等車時被兩個惡警抓住,強迫我們上了警車,我不上,他們硬把我們拖上車,(惡警都給我抓掉了兩個衣服扣子)拉到濰坊體育場大廳,關到夜間兩點多。寒亭公安局又把我們拉到郭家官莊派出所搜身,翻去了現金一千零三拾元五角(沒有任何收據)。

1999年11月19日,我和功友又去北京上訪。到了天安門,當時這裏戒嚴,警察不讓進(因20日是澳門回歸的日子)。我們想到公安部去上訪,但在天安門周圍轉了三圈也沒找到。因夜已十點多,我們回到火車站寫了一封證實大法好的上訴信,寄給了公安部。回來後,受到當地公安局的迫害。一到敏感日惡警就到我家騷擾,威脅說不讓再去北京,單位找上專人看著。

為了證實大法,我在2000年2月和功友再次去北京上訪,當走到北京近郊,有惡警查車,一男功友被拖下車帶走了。我和其他兩個功友租車到了信訪局,信訪局的門外全是公安便衣,信訪局的牌子都摘掉了。公安便衣一見我們,一擁而上把車圍住問是不是煉法輪功的,我們理直氣壯的說:「是,來上訪!」他們不讓進也不讓走,打手機叫來警車把我們拉到濰坊駐京辦事處,把我們非法搜身,錢都拿去了,後給我們戴上手銬,讓我們坐在大理石地上。當時天很冷,地面又涼,又不給我們飯吃,變著法折磨我們。回來後,單位上我家把我的工資本要去,說頂罰款,後來又給了我,實際沒罰。

2000年7月,我們再次上北京上訪,共五個人,當走到天津時,被惡警從車上趕下來帶到派出所,讓我們說姓名、住址,我們都不說,被拉到天津收容所。我們絕食抗議。晚上我們都起來煉功,被惡警按著頭向牆上碰,用拳頭打,五天收去「生活費」75元,回來後單位上來人找我,我不在家。他們把我老伴叫到廠長家裏(廠長呂文天)。區社(寒亭區供銷合作社)主任老白,指著老伴的腦門大罵:「你甚麼共產黨員,自己的老婆都管不了!……」把老伴罵哭了。並讓老伴看住我,不讓去北京等。每到敏感日就到我家騷擾,給全家人的身心造成很大的傷害。

2002年4月8日晚,我因貼真象材料被抓到寒亭看守所,拳打腳踢,受盡折磨,真是人間地獄。更邪惡的是株連九族,「610」人員直接抄家,當時拿走了彩電一台,影碟機一台,自行車一輛,錄音機一台,並交罰款4000元。交款時,我兒子要「收條」,他們不給,老伴跟它們說彩電是兒子結婚的並不讓他們拿,他們說:「你老實點,不准你動,對待法輪功就像對待計劃生育一樣,想拿甚麼就拿甚麼。」(這就是江、羅的手下的自白)。也就是從那時起,老伴被恐嚇成疾,過了兩年含冤離世,這是江氏集團欠下的一筆血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