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濰坊海化不法公安殘暴迫害大法弟子王秀蘭(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1月14日】山東濰坊海化開發區50多歲的女大法弟子王秀蘭在2004年9月8日晚被海化公安不法人員綁架,遭到惡警酷刑折磨:強制鐵椅子,往鼻孔戳燃燒的香煙,點燃火機燒眉毛,頭髮,無恥的掐擰她的兩大腿內側,等等。不到六天,已被折磨得形如枯瘦,氣息奄奄。

王秀蘭被迫害六天後氣息奄奄

當王秀蘭被接回家後,王的丈夫找到海化公安局長王春橋揭露他們的迫害惡行時,王春橋狂妄的揚言:「你儘管去告好了!」

9月8日晚,大法弟子王秀蘭被劫持到派出所後,立即被強制在對付重刑事犯用的鐵椅子上坐下,據公安內部透露,坐這種鐵椅,比用刑還痛苦。以於海鵬為首的非法審訊開始了,他們幾個不法人員一邊咆哮審問,一邊污言穢語,罵聲不絕。王秀蘭用大法嚴格要求自己,只做好事,不做壞事,更不違反法律,沒有甚麼可說的。不法人員沒問出甚麼,直到自己審累了才罷休。

半夜時分,王秀蘭因起身上廁所,一旁的惡警以為她要逃走,照著王秀蘭劈頭蓋臉就是一個耳光,打得她一個趔趄,險些摔倒。王秀蘭又被重新強制坐鐵椅,直到9日上午8點,王秀蘭才被允許上廁所,她剛一起身就暈倒在地,不省人事。

幾個惡警把她拖起來,又按到鐵椅子上,不停的撕扯她的頭髮,狠命的用手砍她的脖根兒。任憑怎麼打怎麼叫,王秀蘭始終處於眼不能睜,口不能言的半昏迷狀態。王秀蘭在半昏迷中一直被幾個惡警架著胳膊來回拖拉,褲子都被磨破了。

在這種情況下,海化公安幹警不顧王秀蘭的死活,硬把她拖上警車,送往壽光看守所。因無口供,壽光看守所拒收,急得海化一惡警狂叫:「沒口供趕快去複印!複印!」

當晚王秀蘭又被劫持回海化派出所,當值班的兩惡警獸性發作,點燃香煙,戳進王秀蘭的右鼻孔,又亂踢她的左腿,直至腿腫如粗棒。最後兩惡警獰笑著告訴前來接班的說:「你們接著給她插煙捲。」

與此同時,9月9日上午,海化分局刑警副大隊隊長楊慶華帶人去王秀蘭家非法抄家,被王秀蘭的丈夫張華三嚴詞拒絕。張華三當場揭露惡警楊慶華的非法迫害罪行,他說:「2001年我掛真象條幅,被你非法抓去,你們七、八個人圍著我毒打,打得我左腳骨折,你又用鞋底抽打我的頭,直到把我打得昏過去了,現在腦子留有後遺症,又判我三年勞教,受盡煎熬。我正要告你虐待罪呢!」惡警楊慶華被當眾揭短,惱羞成怒,不肯罷休,對公安局長彙報說:「不判他老婆還不行,誰叫他態度不好。」

9月10日上午,大法弟子王秀蘭已經全身浮腫,生命垂危。610頭目徐青雲卻泯滅人性,叫囂著:「對她不能心慈手軟,不能輕饒了她!拖上警車送壽光。」

壽光看守所見王秀蘭病情加重,仍是拒收,惡警徐青雲、於海鵬不顧王秀蘭生命如何,硬是死皮賴臉,苦苦哀求,非要留下。這時負責看管的兩惡警又實施暴行:往王秀蘭鼻孔戳燃燒的香煙,不停的亂掐人中,又點燃火機燒她的眉毛,頭髮,無恥的掐擰她的兩大腿內側,亂踢亂踩她的雙腿,又來回地拖她……極盡迫害之能事。

此時的王秀蘭被折磨的口唇部高高胖起變形,兩大腿內側一片漆黑,兩個臉腫脹得發亮,氣息微弱,持續昏迷。惡警徐青雲等採用見不得人的卑鄙手段,硬是把王秀蘭留在壽光看守所,大法弟子王秀蘭一直處於昏迷狀態。

9月12日上午,有消息說,王秀蘭已被送回海化,她的家人前去分局要人,局長王春橋以種種理由搪塞、遮掩,迴避。直到13日,王秀蘭身體病情仍不見好轉,610頭目徐青雲、公安局局長王春橋、於海鵬怕承擔責任,送去醫院檢查,結果發現腹部腫瘤,於海鵬竟還不罷休叫嚷著:「甚麼病呀!先關一個月再說。」

14日,王春橋、徐青雲怕承擔責任,通知王秀蘭的家人去壽光看守所接人。當家人去看守所接人時,壽光看守所的人說:「那都是你們海化610頭目徐青雲在出謀劃策。」

當家人見到王秀蘭時,不禁個個痛心流淚,短短的不足六天一個體格健壯的人,已被折磨的形如枯瘦,氣息奄奄。當王秀蘭被接回家後,王的丈夫找到海化公安局長王春橋揭露他們的迫害惡行時,王春橋狂妄的揚言:「你儘管去告好了!」

海化開發區的公安系統不法人員就是如此執法犯法,視法律為兒戲,肆意踐踏!

山東濰坊海化開發區惡警如下:
徐青雲, 610頭目,宅電 5333608,住址:山東壽光市大窪鎮政府D2─203
王春橋,公安局副局長,宅電 5298699,辦公室 5331073 5331396
楊慶華,刑警隊副大隊長,宅電 5308655
於海鵬,海化(大□派出所警長),手機 13395362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