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教授給研究生講真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1月27日】題記:師父教導我們:「我告訴大家,除了你個人的修煉之外,當前最大的事情就是講清真象,因為它在直接的普度著眾生,它直接的在挽救著未來的人,同時它體現出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偉大──在這樣艱苦的環境下,你們還在救度著眾生。」(《在美國佛羅里達法會上的講法》)。隨著偉大師尊正法的不斷推進,以及全球大法弟子的共同努力,講真象的環境越來越好了。我們應該按照師尊的要求,抓住一切機會,抓緊時間講真象。我的同事上課帶領學生討論宗教問題,有個同學在課堂上提出 「法輪功是×教」,被我恰巧聽到,我悟到這是師尊安排的救度眾生的一個很好機緣。在我給這些研究生上課時,我講出了下面一番話,近20個人明白了事實真象,善哉。我還要繼續放下怕心,爭取做得更好。

在上個星期有關宗教問題的討論課上,有同學提出「法輪功是×教」。我要問一個問題,你是根據甚麼得出的這種結論呢?你單純的根據電視的宣傳,還是通過認真的研究過法輪功的有關書籍得出的結論?俗話說,「兼聽則明,偏聽則暗」;除了新聞媒體之外,你是否與真正煉法輪功的人進行過面對面的交流,聽取過他們的看法呢?我們講究「沒有調查研究就沒有發言權」,你連法輪功的書都沒有讀過,你怎麼能妄下論斷呢?

我和我的父母都是法輪功學員,都是法輪功的受益者。你們是否願意聽一聽另一方面的觀點呢?1999年7月開始的鋪天蓋地的輿論宣傳,給法輪功強加了種種罪名,以便為迫害提供藉口。要「打棍子」,首先要「扣帽子」。因為媒體掌握在掌權者的手中,所以我們有口難辯。因此其實你們也只是聽到了一面之辭。也正是因為有口難辯,全國各地上萬名法輪功學員不畏強暴,跋山涉水,走上了去北京的上訪之路,去向黨中央申訴自己的看法。上訪的整個過程都是和平的,而且這本來是我國憲法保護的公民權利,卻竟然成為一場史無前例的迫害的藉口。

80年代末90年代初我在上大學的時候,我的父親50多歲,由於經歷過建國前後最艱難的時光和在農村長期的勞累,身體很不好,患有嚴重的支氣管炎、風濕性關節炎、心臟病等,聽力也明顯下降。最嚴重的是慢性支氣管炎,冬天咳嗽不停,憋氣,幹不了重活。那個時候,「氣功熱」正橫掃中華大地。我想氣功能不能治好我父親的病。於是我就開始學習氣功,學了這種學那種,學完了就利用放假回家教給我父親。最初,有的氣功對緩解我父親的病症有一定的效果,但是都沒有達到祛病的目地。1995年我在北京學了法輪功,利用假期回家教給了我父母。經過一段時間的煉功,我父親的慢性支氣管炎、風濕性關節炎和心臟方面的毛病都不知不覺的好了。我的母親患有腸炎,煉功以後身體也有很大的改善。今年我父母已經69歲了,身體非常好,甚麼農活都能幹,幹完自己地裏家裏的活又去幫助我姐姐家幹。通過我們一家三口的煉功體會,我們認為法輪功對於改善身體機能具有明顯的作用。

法輪功除了五套功法之外,還有一套系統的法理,這套法理的核心是「真善忍」,也就是說,作為一個人,要真誠、善良和寬容。每一個法輪功學員都應該根據「真善忍」這個原則歸正自己的言行,達到一種心靈的聖潔狀態,獲得一種心靈的寧靜和怡然。今天,我,一個法輪功學員站在你們面前,你們看我像一個「邪教徒」嗎?你們感受不到「真」、「善」 「忍」在我身上的體現嗎?我認為法輪功是當今社會一股令邪惡膽寒的純正的力量。一切「不真」、「不善」和「不忍」的行為都在它的面前暴露無遺。所以一些邪惡之徒才如此仇恨它,欲除之而後快。不容置疑的是,「打擊善的一定是邪惡的。」 (《精進要旨﹒理性》)

你們知道當初法輪功是怎麼傳播開來的嗎?法輪功1992年傳出,到1999年學煉者已經達到了上億人。法輪功的傳播沒有經過從上而下的宣傳和動員,都是人傳人,心傳心。他覺得好了,介紹給他的父母和朋友。因此,法輪功是在普通的民眾中間自發的傳開的。群眾的眼睛是亮的,他們也是最為務實的,能給他們帶來好處的他們才會認可。因為學得人多了,那個姓「江」的出於對法輪功創始人深得人心的強烈妒嫉,於是他不顧當時政治局包括朱鎔基和喬石等在內的其他常委的反對,悍然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運動,釀成了一場慘絕人寰的人間悲劇:幾十萬好人被投入大牢,1400多人因為堅持自己的信仰被迫害致死;為了迫使人們放棄信仰,警察們使用了上百種令人髮指的酷刑。江確定的迫害政策是「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在這種高壓的態勢之下,還有那麼多人在煉。他們中的好多人都是經過了數次政治運動的,為甚麼冒著巨大的風險這樣做,因為法輪功使他們獲得身心的健康,因為法輪功好!

強加給法輪功的種種罪名都是不成立的。媒體宣傳煉法輪功的人死了1400多人。法輪功沒有保證誰煉了功了就不死了。它沒有保證說人煉了就長生不老了。而且,法輪功學員有上億人,即使如媒體說的只有200萬,那麼從1992年到1999年的七年間死了1400人,你們算一算這種自然的死亡率是多少?媒體說,煉法輪功的殺人,那個北京的傅怡彬說殺他的父母妻子就像「砍豬砍狗一樣」。可是你們知道嗎,法輪功像其他佛家修煉法門以及其他正教一樣,都是嚴禁殺生的,別說殺人了,連殺動物都是不行的。媒體說法輪功自焚,可是法輪功講人是不能自殺的,自殺後會給自己的生命帶來嚴重的後果。那些自焚的人,不按照功法的要求,能說是煉法輪功的嗎?而且,你們看到有關自焚的電視報導,簡直破綻百出:自焚的鏡頭好多都是近距離拍攝的,是不是有安排好的記者早就等在那裏呢?王進東盤坐和手結印的動作根本不是法輪功的做法;劉思影氣管切開還會說話和唱歌,她被嚴重燒傷本來應該暴露創面,可是我們在電視上看到她被紗布裹成了「木乃伊」,這會造成傷口感染化膿。那麼我們想一想,到底是誰害死了劉思影?其實,法輪功傳播到海外60多個國家和地區,受到了那些國家和地區人民的歡迎,沒有出現殺人和自焚的情況,不正是有力的揭穿了種種謊言嗎?

由於建國以來一次又一次的政治運動,人們都戰戰兢兢,如履薄冰。面對這場迫害,人們普遍噤若寒蟬,不敢主持正義;還有的沒有頭腦的人人云亦云,推波助瀾,使踐踏人民的權利的人更加肆無忌憚。可是法輪功學員以大無畏的勇氣,通過各種和平的途徑,維護憲法保障公民的和平請願權、言論自由以及其他公民權利。

你們也已經看到,現在媒體基本上已經不再詆毀法輪功了。因為謊言,就像肥皂泡一樣,是不會長久的;它能夠欺騙一些人於一時,但不能欺騙所有的人於一世!因為普通的民眾越來越覺醒了,知道這是一場以莫須有的罪名製造的冤案;因為這場迫害牽扯了千家萬戶,牽扯到了社會各個階層的人,是不得人心的。據說現在中央內部正在討論給法輪功平反的問題。我們相信這一天不久就會到來,建國以來迫害好人的歷次政治運動最後不都平反了嗎?我們對未來充滿希望!那些以各種形式直接或間接參與這場迫害的人,都會受到應有的懲罰。

對法輪功的迫害實際上牽扯到了我們每一個人,與我們每一個人都有關。因為對「真善忍」的迫害使人類的道德一日千里的向下滑著,使我們不得不生活在一個人人自危、危險四伏的世界。人與人之間缺乏信任和關愛,沒有了真誠和寬容。社會道德的幾乎崩潰,使我們無法建立一個有序的法制社會,使我們無法獲得一個平等的競爭機會。從這個意義上說,難道我們不都是迫害正信的受害者嗎?

今天你們聽到了一種完全不同的觀點。我想是很難得的,因為你們總是習慣了聽一種聲音。所以你們對我講的可能沒有心理準備。我不會強迫你們一定要接受我的觀點,但是我希望你們成為有理智的人,面對任何事情都能夠用自己冷靜的頭腦思考問題,並且做出自己的判斷;能夠抱著實事求是的態度腳踏實地去調查研究,然後得出結論。我希望你們在任何事情上,都能聽一聽不同的聲音,因為「真理愈辯愈明」。這是一種求真務實的態度,這是一個知識分子、一個學人應該具備的基本品質,這是國家和社會發展的希望,因為一個唯唯諾諾的民族是不會有多少創造力的。

美國是一個信仰基督教的國家,美國的總統宣誓就職時都要手扶《聖經》祈求上帝的福佑;美國的貨幣上都直接印著「我們相信上帝」(In God We Trust)。美國對基督教和神的信仰並沒有妨礙她成為世界上最為強大的國家。從某種意義上說,美國的整個政治和社會制度都是建立在基督教的基礎之上。基督教為美國確立了一套道德準則和價值觀,在這個基礎上,美國才建立起一個有序的法制社會。社會有秩序,才能謀發展。而中國有個別領導人,卻要強制人民信仰甚麼,不信仰甚麼;一種有助於民眾道德回升的佛家修煉大法卻遭到壓制。對上億守法和平善良的法輪功修煉群眾的迫害,像建國以來的歷次整人的政治運動一樣,都是錯誤的決策。誰制定、推行和支持了這樣的政策,誰就是在犯罪,也都將受到應有的懲罰。因為歷史是公正的。當歷史很快翻過這一頁的時候,你們就會明白這一切。

放眼浩渺無邊的宇宙,一個人的生命在其中就像風中搖曳的燭火。每一個人的一生都很不容易,必然要遭受各種各樣的坎坷、痛苦和災難。一種正的信仰有助於他們在喧囂的世界中舒緩心理的壓力,恢復心靈的寧靜,有助於他們放淡對物慾的追求,緩解必然伴隨人生的痛苦,從而使他們擁有健康的心理和體魄。這有甚麼不好?這也並不會影響人的創造性。西方許多偉大的科學家都是信教信神的,像牛頓、愛因斯坦等等。對宗教和神的信仰並未阻礙他們科學發現和創造的腳步,相反促使他們更加迫切的去探索浩渺的宇宙的奧秘。

今天我講的不針對任何人,因為我聽到了那句話,但沒有看到是誰說的那句話。我也永遠不會去調查是誰說的。因為我只針對事情,不對人。我希望你們遇到任何事情的時候都能夠冷靜的想一想,不要草率的得出結論,不要人云亦云,隨波逐流。法輪功的一切材料都放在網上,沒有任何見不得人的東西。是正是邪你們看看書再下結論。暫時你們可能還不能完全理解我說的話,但是不久的將來,真象就會大白於天下;歷史會給一切以公正的評價。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