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親人們講真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1月23日】五年多來,在證實大法和救度眾生的過程中,我的家庭阻礙非常大,父親曾在某單位任一把手(離休),弟弟是某集團公司總經理,妹夫是一單位的副手,丈夫也是一個單位的副手。是一個讓人羨慕的幸福家庭。2000年2月,我進京證實大法,被綁架後,家裏人直接把我送入精神病院迫害,為了阻止我救度眾生、講清真象,母親親自請求醫生給我注射、服用藥物,要把我治成呆傻。幾年來,我又被迫流離失所,很少有機會回到娘家,自己還有很多障礙。雖然現在全家人都能做到主動保護、幫助我,變化真是天翻地覆。但是對我講真象還不能完全理解和支持,有的家人甚至有時說對大法和對師父不敬的話,對此,我一直很憂慮、很困惑。前不久,我聽到一個熟悉的同修的修煉體會,對我觸動很大。她在迫害剛開始,就與母親、妹妹進京證實大法,曾多次受到迫害。不僅丈夫及家人對她不理解,甚至遭到他們的辱罵、怨恨。可是她在幾年來的修煉路上,擺正與家人的關係,慈悲的救度他們,如今,家裏17口人,已經有13人修煉,但剩下的4人中的3人,能夠主動講真象,幫助大法弟子發真象傳單。這是大法的威力與大法弟子威德的見證。

我靜思審視自己存在哪些問題,家裏的人是我的至親,我沒能把他們當作眾生,而是帶著濃厚的親情去講。他們在某些方面,不同程度間接被迫害,把失去利益的怨及不滿全發洩在我的身上,認為是我修煉所致,看不到我受益的方面,看不到大法的美好,固執己見,不願思考,甚至不聽。我為他們著急,結果事與願違。同時,我潛在的有了怨恨,為了講真象而講真象,過程中有時要爭出道理。最重要的是,法理不十分清晰,做事好偏激,沒有圓容好與家人的關係,人為的製造了障礙,總看他們如何如何,沒有找自己,對他們的牽掛、憂慮造成執著,造成抵觸,從而有了放棄它們的念頭,走向另一個極端。把自己的不足和執著找到之後,心裏敞亮了很多。

幾日後,我帶著修煉人的祥和、寬容的心態來到了娘家,與家人共度中秋佳節。這是五年來唯一的一次中秋團圓,父母很高興,弟妹們圍在桌前說:「咱們以大姐為軸幹上一杯」,我高舉酒杯(飲料)只說一句話:「法輪大法好!」全家人沒有一個反對,我又建議十月一日為孩子們照相,他們全都贊同,非常重視,分頭準備。

這次家庭活動,共用了七台小車,來了親朋好友37人,他們是為了了解真象而來,到達目地,一長輩的親屬見到我,一把把我摟在懷裏失聲痛哭,旁邊的人都跟著落淚,我能感到這哭聲中帶著對我失去的一切的懷念,以及對我堅定修煉的不解,還有對我遭受迫害的痛心。我平靜的寬慰她,並不急於講真象,我去給孩子們照相,邊走邊對一個上大學的男孩說:「請你轉告你舅舅,我有一次被綁架是他保護了我,我一直沒有機會當面感謝他,請你轉告他,煉法輪功的人都是好人,對我的同修也應該像對我一樣。同時告訴你父母,讓他們記住真善忍,一定會得福報。」他回答說一定轉告。另一名年輕親屬一直陪伴我,我對她說:你看我原來臉上的皺紋現在都沒了,是因為這個功法是性命雙修的功法……她雖然不直接回答,但看到她和我的親近勁兒,是沒有抵觸的。

午飯後,母親和5、6個年歲大的老太太在客廳中閒談,我坐在一個大娘的身邊,她拉著我的手,掉著眼淚說:「幾年沒見著你了,你還那麼年輕漂亮,我知道你們法輪功都是好人,做事先替別人著想,這沒有錯。」我豎起大拇指誇她:「你都77歲了,活得真明白,真了不起!烏雲是遮不住太陽的,其實我媽也知道好,只是怕我遭迫害。」有的人也附和著說:誰不擔心哪?我又告訴他們大法在世界上洪傳盛況及大法的美好,每個人都靜靜的聽,隔壁的小孩在嬉戲,我拉過一個小男孩:「你得管我叫大姑,大姑是煉法輪功的,你要記住法輪大法好,會得福報的。」回答:「大姑,記住了!」我把洪法的小卡片發給了每一個孩子,並囑咐他們記住後面的話,孩子們都認真地看了起來,而後,都珍惜的收好。

隨後,聽到外面有人喊:「快來看哪,彩虹!大家急忙跑出門外,一道彎彎的彩虹懸掛在眼前,實實的、滿滿的,似通透的五色彩橋跨過寬寬的水面,兩個端頭落在兩處山角,這一端離我們不足千米!近在咫尺,似乎隨手即可觸摸到,細細看來,就在山這邊,透過彩虹看得清清楚楚山上的樹木,這寬寬的彩虹就是另外空間的顏色,絢麗無比,殊美壯觀!

大家爭先恐後照下了這一美景。最先照到這一景象的親屬說:「這有多麼不容易,一定是吉祥的預兆。」此時,我心裏無法形容對師尊的感激,今天對親屬講真象不急、不躁,心態祥和慈悲,只是邁出小小的一步,師尊便鼓勵弟子,我會永遠記住這一刻!

晚上,大家看到了百餘幅照片,都很喜歡。而我最珍愛的是那幾張帶彩虹的照片,它記載了師尊對眾生的慈悲,對弟子的激勵,我更清楚這是師尊對我的期望──講清真象,救度世人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