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我說的是事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1月25日】那天是在《馬克思主義哲學》課上,老師讓我們用一分為二的觀點討論一下「法輪功」問題。班上有同學知道我煉過法輪功,就問我法輪功到底怎麼樣。我就對她們講法輪功其實並不像電視上講的那樣,法輪大法講「真、善、忍」,讓人做好人,真心修煉法輪功的人都可以達到祛病健身的效果。她們聽我這樣講說:「你跟我們講沒有甚麼用,你上去講。」當時有三名同學都上去講了,都是講法輪功怎麼不好,我當時認為是師父給了我一個講清真象的機會,所以我上了講台。

我走上講台,下面出奇的安靜,我就說:「我煉過法輪功,我經歷了法輪功自傳出以來到中國政府把他定為所謂『×教』這個過程,所以我認為我是最有資格說話的人。」我這話一說,台下有人在議論,我笑了笑,決定從祛病健身這個角度來講,我說:「我從小是個藥罐子,家中從不斷中藥,但是自從我和媽媽煉了法輪功之後,身體越來越好,就沒再吃過藥了,一年節省一千多塊錢的藥費,這一千多塊錢對於我家來說,可是一筆不小的費用,還有我媽媽,以前腿不好,走路一跛一跛的,去醫院檢查是骨髓炎,要住院,否則要鋸腿,但自從煉了法輪功以後,腿好了,還能打雙盤,這些都是修煉法輪大法的結果。」

那天課後,有同學笑著跟我說:「那麼多人講的時候下面都好吵,就你上去講的時候下面好安靜。」我說:「因為我說的是事實。」

第二天晚自習,輔導員把我留下,開口就問:「你當時怎麼想到說這些?」。我說:「怎麼了?我說的是事實啊!」老師說這件事情被別人告到學校去了,某大學兩名學生就是因為宣傳法輪功被退學,又說法輪功的學員又是自殺又是自焚,問我怎麼想的。我對老師說:「法輪大法講的是『真、善、忍』,做個比雷鋒還好的人,一個真正修煉法輪大法的弟子是不會殺生更不會殺人的,至於天安門自焚,那是假的,有很多真象是您不知道的。本來中國至少有一億人在煉法輪功,如果這一億人都以『真、善、忍』為標準來要求自己,那中國社會會是甚麼樣子?我們那裏有個婆婆,她有個兒子精神有問題,後來那兒子死了,就有電視台的人扛著攝像機來說:『如果願意說你兒子是煉法輪功死的,我們給您錢。』那位婆婆也是大法弟子,她對記者說:『我兒子是怎麼死的,就是怎麼死的,我不會誣陷法輪功。』那麼作為電視台,作為中國的媒體機構,應該有他的職業道德,他們這麼做,讓我不得不懷疑中央電視台和報紙上報導的究竟是真是假。」老師又說:「那許多人被抓去辦學習班,還要好酒好菜招呼,天天勸他們,好好看管,生怕他們自殺了」。我說:「學習班我們那裏也有,可情況不是這樣,很多人進去以後被戴上腳鐐,大冬天赤腳幹活,大熱天一個月不讓洗澡,還要被拳打腳踢,腳腫得碗口大,連腳鐐都拿不下來。中國政府甚至為了有更多的監獄關押大法弟子,而把一些真正的犯人放回社會,這種做法不是會讓社會更加混亂嗎?到後來很多警察被大法弟子感化了,主動向大法弟子要書看,這些您都知道嗎?」

我和老師談了大約半個小時,後來老師說:「我不跟你說,一會兒繫裏書記跟你說,你要想清楚。你這學期要拿獎學金,還要推薦入黨,你這一搞不僅甚麼都沒有了,還有可能被記過,你好好想想吧。」我當時第一個反應就是:錢和名利都不及證實大法,講清真象重要,我既然做了,就一定要做好。

然後我進了辦公室,把上課的經過跟領導說了,我說:「我只是從自身經歷來說,並沒有半句假話。」領導又說了些法輪功是×教啊,天安門自焚的例子等,我把我和媽媽煉功身體變好和記者造假的事情對領導講,我說:「不管政府怎麼說,『真、善、忍』永遠是好的,大法弟子是善良的,我們只是希望自己有一個學法煉功的環境,讓大家知道這個法好。」

我和領導談了半個多小時,領導讓我考慮清楚,好好想想,後來老師說我的獎學金可能保得住,但推優不可能,繫裏還要向院裏彙報,這件事要備案。

晚上寢室熄燈後,我在想:這些邪惡勢力休想利用領導向我施壓,堅修到底我是永遠不會變的,我是不會後悔的。晚上,我做了個夢,夢見四週一片漆黑,猶如是盤古開天地的時候,突然間看見師父坐在中間打著手印,當師父兩手拉開時,從兩手的中指發出兩道白光,將黑夜劃開,白光照射進來,我和一群大法弟子手拉手將師父圍在中間,在我們身後有許多人壓著我們。

這是師父在點化我要講清真象,我做好準備等領導再找我,領導卻沒來,反而我們輔導員跟我說:「你要煉我也不攔你,你偷偷煉,我相信你不會去天安門自焚,也不會對我們有害。」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