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鄉場去發真象傳單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1月24日】

到鄉場去發真象傳單的經歷

我是九八年十二月二十日得法,受益無窮。

從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集團開始迫害法輪功,我走的路一直都很艱苦。每天要上班,下班早一點的天還要種莊稼,因我丈夫是農村的,他在外地打工,要養孩子讀書。自己經常很苦惱,被常人的事情磨著,沒有時間去講真象。但在這五年多的時間裏,我都一直和同修一起在做講真象的事,但自己心裏總有一種不踏實的滋味,和修得好的同修比距離相差很遠!我一般一個月出去一至二次,都是走農村去做,看到人就當面講,沒有人的屋子就放一張包好的真象傳單,有時是自己寫的「真、善、忍」「法輪大法好」小紙條裝好送給有緣人,他們都很接受,都要。我就跟他們講,法度有緣人,要善良的人才能聽到這麼珍貴的大法,這是千年不遇的,平時講真象的時間就是上班的同事,買菜的對方,買水果的對方,走親訪友,有機會都想多救一個眾生。

二零零四年九月九日,我和一個同修到鄉場去發傳單,到場時間已經是九點半了,我們是把傳單包成很小,給一些人放在背簍裏,開始往正街進去,等我們回來看到地上有一張傳單,心裏有不對勁的感覺,但馬上想到「我今天是出來講真象的,不能洩氣,還要接著做。」我們就往對面的山坡上爬,一路走,邊走邊發正念,有電桿就貼。一直走了很遠很遠,走到一個村莊的便道,就又在電桿上貼,我在旁邊發正念。就在這時,電桿旁邊有燈亮了,還有聲音叫。當時心裏想可能是監控器,心裏有怕心,馬上調整心態,我叫同修快發正念,鏟除另外空間干擾我們講真象的邪惡爛鬼,並請師父加持。我們開始走小路,走了兩三分鐘的時間,從房子出來一個又高又胖的男子漢,不像農村人,跟我們打招呼,「喂,你們走得快,往這邊來。」我立即很善意的回答他說:「你認錯人了,我們是過路的。」他就回去了。過後我們才想起可能是監視大法弟子的,才想起他的那種偽善。我們從沒有想到那麼偏遠的地方安上了監控器,我心裏知道是師父的慈悲呵護我倆安全回家。

這是我個人的認識,希望每個同修用大法賦予我們的智慧去救度更多的人,不辜負眾生對我們的期盼,不負師尊對我們的願望和慈悲苦度。正念正行,把師父講給我們的三件事越做越好。

到農村講真象的經歷

我和同修到農村講真象,一般都是早上買點乾糧,帶點水,就開始上路到很遠的地方去講。我們邊走邊講,到12點就找個地方坐下發正念,背論語。然後開始吃自己帶的乾糧,邊吃邊切磋,一定要正念強,不要被邪惡鑽空子。

我們走到一個村,看見那裏有很多人,原來是在請客,我和同修都高興,想這一下太好了,這裏這麼多人可以聽真象。我們邊走邊發正念,到了就給他們講真象,他們都願意聽,講大法對社會、家庭、個人的好處,他們也很接受,我們還送給他們一些我們自己寫的紙條:「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他們都爭著要,說我家姐妹多,有的說我家親戚多,請你多給點。我內心很高興,這又是多少眾生得救啊!

往回走的時候,看見山坡上有一位老人在割草,就想這回讓同修去講,我正在想時同修就說出來了,她說你上去給他講吧!我就上去了,剛上到坡上,就掉到一個洞裏去了,鞋帶斷了,我手拿起鞋子往上走,給老人講完真象後,他說謝謝你,這麼高你都上來給我講這麼好的「法輪大法好」!我給他說「大法弟子都是好人。下來又掉到另一個洞裏去了,這一下把我摔醒了,才想到自己心裏還有這麼不好的想法,要同修去講,自己怕爬山,辛苦的讓別人去做,忘了自己是出來做甚麼的。

我心裏想一定是師父在點化我,以後不要出現這樣的事,今後一定要做好師父講給我們的三件事。我是一個平凡的學員,和修得好的同修相比,距離相差很遠,但我經常想要聽師父的話,正念正行,堅修大法到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