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訴江案的更多思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1月16日】最近明慧網刊登了多篇國內外同修關於起訴首惡一案的進一步認識和思考的文章,我從中受到很多啟發。

隨著師父正法洪勢的不斷推進、國內外大法弟子共同採用多種形式講清真象,加之邪惡之徒犯下的罪惡已經無法償還,以及剩餘的邪惡已無處可逃,大規模的全球審江熱潮自然擺在了面前。目前海外多數審江案的思考多以智利的皮諾切特案為例,此依據很有代表性。此外,還應認為:邪惡之首犯下的罪惡遠非皮諾切特可比,雖然「審江」在世間表面以皮諾切特案為引用,以易於世人理解為目地。其中本質的區別也不難理解:軍人掌權的皮諾切特迫害的是其國土上的人民,本質非常邪惡,國際法庭已有定論。而多年來對法輪功進行駭人聽聞的迫害和對信仰「真、善、忍」的修煉者的虐殺雖然發生在中國大陸,可其嚴重性不止於此,實際上首惡迫害的是全人類,它製造出的惡毒謠言欺騙了全人類,毒害了全世界的人。

五年多來通過明慧網對其在海外採用卑鄙手段行惡進行曝光的就數不勝數,就我能記住隨時能用上典型的就有:通過駐外領館向別國政府不斷輸出對法輪功進行誣陷的邪惡謊言、煽動仇恨;大量散發謠言宣傳品給各國總統、政府要員甚至聯合國;用政治壓力和經濟利益為誘餌以迫使他國政府和媒體在中國政府迫害法輪功問題上保持緘默;控制海外多家媒體和視聽對法輪功進行造謠、誣蔑和誹謗;從中國大陸派出大量特務在他國領土上進行非法竊聽;面對面辱罵和毆打法輪功學員(在曼哈頓用金錢利誘白人流浪漢搗亂和僑領梁冠軍毆打講真象的法輪功學員);各種人身威脅(要求泰國政府非法拘留和驅趕瑞典白人講真象學員)和暗殺(在非洲買兇企圖射殺澳洲修煉者梁大衛);毀壞修煉者私人物品(燒、砸汽車和非法入室搜查);吊銷歸國學員的護照、拒簽西方白人學員到中國大陸的簽證(如:加拿大的Zenon);嚴重迫害冒著生死危險到中國天安門廣場講真象、向中國政府請願停止迫害法輪功的各個國家的一百多位西方法輪功修煉者(即使他(她)們都擁有國外護照);在駐在國領館建造「仇恨之牆」(加拿大多倫多)……等等等等。

記得2003年上半年我在大街上碰到一位來自加拿大溫哥華的西方人,他曾是加拿大航空公司的職員,退休了。客套幾句後,我想作為西方人他可能已經知道法輪功真象了,並想就此和他進一步交談(由於遭迫害和非法勞教,英語水平已大不如前了,但還是能簡單溝通)。大大出乎意外的是,一涉及這個話題,他一改剛才的休閒風度,一連串的說了一大堆話,和中國大陸報紙上才能看到的誹謗宣傳如出一轍,甚至帶有蔑視的表情。

我心裏既驚訝又沉重,但還是決定講給他大法真象。我告訴他我是法輪大法修煉者,我被中國政府非法關押剛釋放不久,他凝視著我不敢相信(我相信他對我深有好感)。他決定請我喝咖啡,我不能拒絕他的好意,但我決定還是由我請他喝中國綠茶,且正好有機會深談。

我把關於法輪功和我在監獄的遭遇以及正在中國大陸發生的非人道的迫害告訴了他,他表情凝重,明白過來後,他激動的大罵中國政府和××黨(我不能完全聽懂,但知道大概意思),並告訴我西方人除對中國經濟感興趣外,對幾代中國政府和××黨沒有任何好感,他還說他知道它們甚麼都做得出。他十分為我的安全擔心,並多次囑咐我注意安全。

我又和他談了法輪功能使身體放鬆、開闊智慧和提高道德,他非常感興趣。分手時他緊握我的手和我道別,鄭重的說:你是一個非常優秀的人。並答應我回溫哥華後儘量更多的了解法輪功。

我想說的是,邪惡之首的一切所作所為迫害的不僅是中國人,它根本目地是想要摧毀全世界的人最本質上的、最重要的共有財富──善良的人性和道德,而這一切財富均源自「真善忍」宇宙特性。

在大量的世人不斷清醒的今天,海外「審江」也應該在世間符合各國人的理解和國情上進行,海外震撼人心的酷刑展中,不斷有善良和有正義感的當地人向學員詢問如何提供幫助,我想不妨告訴並提供條件讓他(她)們以本國人的名義(無論是個人或政府)在本國起訴人類邪惡之首江澤民。因為邪惡迫害大法的同時也嚴重妨礙了各國的主權和人權,它不但虐殺中國的善良修煉者,它也在迫害各個國家的人民。任何人都有權利正面的認識大法,而大法也會給各國各地區的民眾帶來福份和真正的富裕。這樣做會有更多的常人參與,也有更多的律師介入,根本目地為的是能夠更深入的講清真象,傳播大法的福音。這樣,當人們看到酷刑展的時候就不會認為那只是在中國發生的邪惡了,與本國人無關,要知道眾生本來就都是為法而來的。

現在邪惡之首逃離北京躲到上海去了,那兒是它發跡的地方,而且那兒有它大量的裙帶關係,提拔他的沒有任何公安經驗的外甥為上海市公安局局長。上海市國安局還利用各種秘密手段迫害大法弟子,甚至為了討好首惡,曾把台灣學員騙去上海。很明顯,每次有危險時,首惡就躲到上海去,要求當地「死守上海」,幻想著把上海當作避風港和安樂窩了,而背地裏仍然指使惡人幹著迫害大法弟子的事,表面還拋出「殺一批警察以平民憤」的言論。這表現令人想到就像邪惡舊勢力以為私為我的舊宇宙特性,層層不斷的高一層銷毀著下一層。

古人有句話,叫做:「善不積不足以成名,惡不積不足以毀身」。做為來在世間助師正法的大法弟子在境界和認識上是高於常人的,我們不求世間名利,不為世間任何外在事物的變化所動心,本質上就是要修煉自己、揭露邪惡、反對迫害、救度世人。那麼在國內的大法弟子和其家屬,以及明白了真象的世人相信沒有人會答應邪惡無恥之徒用這種所謂「平反」的方式來擺脫自身的累累罪責。就像網上一位同修所說:殺人犯想給被殺者平反?天理不容!宇宙的特性在制約、衡量著一切,所有的生命都在正法中擺放著自己未來的位置。在正法洪勢到來之前,做為修煉者我們還應該互相配合好更加努力的告訴世人真象,不等不靠,不能消極的等待外在的變化,主動揭露邪惡之首的罪惡本質,遍地開花、持之以恆、理智全面的做好講清真象工作,直至迫害結束。

同時建議在國內外的同修們特別是在上海和上海周邊地區的同修在發正念中對躲藏在上海的邪惡之首、當地邪惡的610、和仍然跟隨邪惡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公安和國安、以及相關的惡人進行徹底否定,不要再讓另外空間的邪惡物質再有任何喘息生存的機會。

以上是我的一些個人體會,如有不周之處請同修及時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