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樣認識江××造成的這場迫害是「歷史上最邪惡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1月24日】本篇文章彙集了多次不同地區、不同講清真象項目工作弟子的討論。內容尚不成熟,拋磚引玉,請大家以法為師。不妥之處,請慈悲指正,並補充完善。

一、問題的緣起

在我們的訴江案中,不少常人都不能無保留地支持我們的訴江案。為甚麼會出現這樣的情況呢?讓我們來看看從他們那兒反饋回來的問題。

美國政府行政部門擔心自己的外交人員因此遭到報復被起訴。對國家元首的豁免權的建議使用,建立在美國總統或前總統被起訴,或其它民主國家的總統被起訴的擔心之上。

所以一些機構人士不願討論這樣的問題,只是生硬地說,他們跟從政府行政部門的決定。

同情我們的人中也不乏這樣的想法,我們支持你們的訴江案,但是我們不能這樣表態,因為我們不希望美國總統和其它一些民主國家的元首因此被起訴。你們的目的是贏得人心,你們已經達到這個目的了。

美國訴江案已經持續了一年多了。在法律運作上,我們成功地推進了不少。一時訴訟案成功的提交法庭,法庭簽署命令遞交訴狀成功,引出行政部門的意見,國會議員的正確見解,到現在正在準備的向高級法院上訴。在操作中廣大弟子廣泛聯繫法律界人士、非政府組織人士、政府機構,在一個相當大的範圍講述著真象。各國的訴訟案風起雲湧,一個比一個做得更加深入,充份表現出所有大法弟子在整體上的成熟和智慧,極大地震驚了邪惡,使它們非常害怕。從各國訴訟案來看,法律界人士都同意採納「群體滅絕罪」,「酷刑罪」,「反人類罪」等等,表明了人們對江××罪行本質的普遍認同。

那麼我們的目的是不是完全達到了呢?這裏有必要真正理解我們的根本目的是甚麼。

師父在《在大紐約地區法會的講法和解法》中說,「對於世人我們要儘量地去救度、要善;不但要善,要慈悲地救度眾生。在這場迫害中啊,其實受害最深的是世人。這些邪惡的生命是想利用這場迫害斷了未來世人的命。所以呢,我們要慈悲世人,要去講給他們真象、救度他們,不要叫他們在法正人間的那一刻中被淘汰。」

師父還說:「我做事最注重過程,因為在這個過程中能叫人認識真象,在過程中能救度世人,在過程中能揭示那真象。最後把其判了刑、塞到監獄去,得看能不能達到救度世人、揭露邪惡的最好效果,也叫人看到了邪惡的後果,從而震懾它。當然啦,在常人中判他錯了,那對世人來講,就證明了我們是對的了。這當然好。達到那樣的效果,那更好,師父也同意。但是大家往往重視結果,不注意在這個過程中把你們應該講到的真象都講到位。應該叫人知道的人都知道了,那才是真正的證實法、講清真象。問題出在哪裏你們就去講,並不是單單為了推動官司才這樣做,而是為了講真象;但是官司誤在哪裏了,那裏一定是需要講真象,也許那個官司自然就推進了。如果在這個過程中大家都認識到了、世人也被救度了,甚至他們知道被利用的後果與利用者的邪惡、他們也願意承認錯,我想那個官司我們不用打都行了,不用非得治他怎麼樣。他認識錯了、給予補償了,世人也知道了,就可以了。雖然大法弟子是以救度世人為主要目的,但是對於那些非常邪惡的還真不能放過。我是從慈悲救度眾生的角度來講,主要是重視過程中該做的一定要做好,那個結果是甚麼樣就是甚麼樣。」(《在大紐約地區法會的講法和解法》)

從講法中我們知道,我們做一切事情的根本目的是為了救度眾生,不讓他們在法正人間的那一刻被淘汰。訴訟案帶來的是講清真象的機會。講清真象,並不是單單為了推動官司才這樣做,而是為了講真象,挽救眾生。

從這個意義上去看我們的講清真象工作,還遠沒有達到目的,大有深入推進的可能。

二、甚麼問題我們還沒有講清楚?

常人把自己的元首和江××等同起來,常人的元首也把他們自己和江××等同起來。他們不是認同江××的邪惡,而是在表面空間中職位的等同。舊勢力安排了這樣的魚目混珠。常人為了保護自己,也糊塗地把江××保護起來。

師父在《預言參考》中說,「正是中共中央幾個別有用心的人利用手中的權力對大法與大法弟子開始全面的邪惡鎮壓,抓人、打人、勞教、判刑、毀書、利用軍、警、特務、外交及所有電台、電視台、報紙,採用流氓手段鋪天蓋地的造謠迫害,大有天塌之勢,其邪惡程度覆蓋了全世界,舊的勢力用它們敗壞了的觀念安排這件事的目的,是破壞性的所謂檢驗大法。」

我們的責任是要向世人講清為甚麼江××和歷史上所有的別人都不一樣。也就是「為甚麼江××發動的這場迫害是歷史上最邪惡的迫害」。

三、我們自己對這場迫害邪惡本質真正認識清楚了嗎?

通過法律訴訟去講真象,是提供一個論壇,具有一定規模,請法律界、政界和各界人士來聽真象、講真象。我們為甚麼被法律擋住了?而且為甚麼現在是「擋住了就擋住了」?

我們都有一種感覺,「為甚麼江××發動的這場迫害是歷史上最邪惡的迫害」,似乎這個問題太大、太難,不易講清楚。常人中不少人是在觀望。我們別忘了,這場歷史的主戲,不僅是我們,而且是世上所有的人同台演出。法律程序上的起訴,起到了很好的作用,在人們心目中,江××已經被揪上了法庭,審不審,怎麼審,甚麼時候審甚麼方面,都是水到渠成的。

從我們整體參與正法進程來看,單純以起訴江××來推動講清真象工作,範圍和作用都可能受到限制。如果沒有起訴,我們整體仍然可以把講清真象的工作廣泛開展起來,那甚麼都不會受限制,利用法律運作的效果也會更好。

我們請常人律師幫助出主意的形式,是為了講清真象,把背景帶出來,是大棋中的一步。所以保持案件在法庭上的持續就是成功。前段時間,大家無形中把法律程序運作本身過於當真了。當我們執著於具體的工具和技術部份上時,講真象的工作都侷限在工具和技術的框框裏,不能放開智慧去講真象。我們的操作是把迫害真象帶出來,讓世人明白。

訴訟案中運用的「群體滅絕罪」,人們不自覺的把屠殺人數的多少和「群體滅絕」相連;在一些國家起訴,人們感到本國原告的事例似乎夠不上「嚴重迫害」。我們也焦急地在世界範圍內尋求那些在獄中受到嚴重酷刑折磨的弟子的幫助和參與。這些都不同程度地表明在社會上有些做不動。

世上的困難都反映了弟子認識上的侷限和障礙。究竟甚麼是「嚴重迫害」?如何判斷「嚴重迫害」?我們講起「嚴重迫害」來為甚麼要去找身體上受酷刑的人?是不是形式上表現的追求多了一些,而忽略了實質上的深入理解?歸結起來一點,是我們對「受迫害」的認識還不清楚,我們目前的理解和層次還達不到要求。

四、這場迫害的實質

這裏的想法只是多種可能中的一種。希望更多同修參與討論,完善整體的理解和認識。

要認清這個根本問題,我們有必要超越法律的認識,在人的精神層次上討論問題,在思想意義上的深度、在人類的意義上展開討論。

「反人類」是這場迫害的根本的東西。十幾年來把人退回到動物。不僅退到動物,它還把人變成魔,那些被強迫轉化了的人還去迫害和欺壓別人。在迫害中這邊說不煉了就放,那邊說煉就殘酷迫害,迫使人出賣靈魂,羞辱人,對人的基本尊嚴進行摧毀。迫使大量的人群跟著動起來,違心參與迫害。江××為甚麼要這樣做呢?就是要摧毀人的本性。

做人的根本是甚麼?甚麼是人的尊嚴?人的尊嚴怎麼被破壞了?

××黨從來實行的是恐怖統治。良知被迫害了五十年。還不止五十年,從它成立起就在搞。「95%」的群眾和「5%」的敵人的劃分,讓人充份體驗到恐懼的滋味。為了進入「95%」以得到保護,許多人不得不出賣靈魂,甚至對親友落井下石。然而,這「5%」卻轉的飛快,不長時間就把幾乎所有人都轉一遍,自恐懼的環繞中,人們學會了不能按良知辦事、做人。對良知的迫害導致獨裁者在下一次能更容易犯罪。人們甚至已經習慣了這種對良知的犯罪。江××邪惡集團煽動人們對修煉「真,善,忍」崇高理想的人群進行迫害,是在歷史上對良知的最大的攻擊,擴大了犯罪的範圍。然而這一切又都在造謠誣蔑的虛假媒體的粉飾下,結果是使人們看不到迫害的真象。這在人類歷史上是沒有過的。

西方政府在運作中要按良知辦事,然而為甚麼現在出現一些良知被利益脅持的事情?江××把這種恐怖統治推行到其它國家。如1999年加州的官員、西雅圖的官員在壓力下取消給法輪功群眾的褒獎,就是這種恐怖打壓的帶給美國人民的惡果。又如,江××對美國和其它國家政府的經濟施壓和威脅。在正常狀態下,善良的人們受到迫害,人們出於善良的本能,就會去管。然而,現在經濟利益被江××用作了恐怖手段,以威脅讓一部份國家和資本家發不了財作為手段,迫使西方國家在良知和利益面前做出選擇。

希特勒的戰爭是為了得到別國國土。奧地利投降,比利時、盧森堡,荷蘭都是這樣的。而江××對法輪功的迫害不是物質的,而是直接衝著人的良知來的直接摧毀的就是人的道德。

這場迫害的本質是迫使人們違背良知。這是實質的實質。

五、紐倫堡審判給人類的啟示

「反人類罪」和「群體滅絕罪」等是二次世界大戰後對戰犯審判而確立的。二戰後在紐倫堡舉行的審判,也讓人類在法律依據是甚麼的問題上猶豫和爭論過。但是紐倫堡審判的實質並不是審判罪犯本身,那時罪犯早就死了。它最重要的不是加進了諸如「反人類罪」和更加明確「群體滅絕罪」等界定和實施等,在法律上突破甚麼,而是人類對為甚麼會發生那麼大的災難進行的反省。

「對良知犯罪」的概念提出來,並讓人們理解和認同,給人們留下可供借鑑的歷史。

猶太人被迫害是二次世界大戰後才揭露出來的。我們應該告誡世人,江××對法輪功的迫害還在進行中,加上它的欺騙和掩蓋,其程度和結果有多嚴重目前還看不清楚,然而,就是在這樣的嚴密封鎖的環境下,所暴露出來的慘烈程度已經是駭人聽聞的了。正因為這樣,才必須馬上組織調查,了解其深度和範圍,這樣才能動員一切善良正義的力量來阻止這樣的悲劇的繼續。

那麼,法律為甚麼把人擋住了?即使在現有的法律中,任何人犯下「群體滅絕罪」也是沒有豁免權的。美國政府不了解江××迫害法輪功嚴重到甚麼程度,所以簡單地將自己與這個惡徒等量對待,簡單地用技術擋掉了。然而,根本上的是思想上的問題。如果我們把這些道理真的講到了,講清楚了,就足以推動起訴案的繼續前進了。很可惜,我們目前還沒有做到。

過多地糾纏在法律條文上不是根本的解決方法。我們要做的是充份發揮師父賦予我們的智慧和慈悲,最大限度地講清真象,把真象介紹到我們能達到的每一個角落。目前,他們不認為是這是一場「群體滅絕」的運動,所以不讓我們從法律上進入。如果真正認識到了,就會讓進的,畢竟是在美國這樣的崇尚人權的國家,經濟利益是不能擋住良心的。

是不是邪惡強大了,我們就放棄正義?美國的獨立宣言中最重要的是關於人生來平等和人最根本的是人的尊嚴等內容。我們是否可以和常人一起合作出「良知宣言」一類的東西,強調人之別於獸,是人擁有良知和道德?

六、如何讓世人明白和認清邪惡迫害的實質?

這裏我們引入「良知滅絕罪」(Crimes against conscience)和「對良知犯罪」,供同修完善並講清真象做參考。但是江××的罪行遠不是一個「良知滅絕罪」可以涵蓋得了的,請明鑑。

對法輪功的迫害,不是一個割斷的歷史。法輪功是把五十年的迫害凸顯出來了。法輪功弟子不昧良心,把這個迫害說出來。我們受到的迫害與人們五十年來受到的迫害是一樣的。大家應該一起去講清道理。所以他們也不是為法輪功說話,而是為自己。

我們從江××的罪行說開去,一層層扒開,讓人們看清實質,把對受良知迫害的受害者的情況表現出來,也把對受害者的同情表現出來。當人們了解到××黨五十年的歷史就是迫害良知的歷史,他們也就更容易看到江××一意要迫害法輪功的思想基礎了。法輪功必然帶來人類良知的復甦,所以江××也就一定要迫害。

我們可以把願意幫助我們的法學界和各界人士聚在一起,讓他們集體發揮更大的作用,以集體和個人的形式到聯合國、世界其它組織去廣泛傳播真象,深入開展具有學術意義和道義份量的討論和採取行動。我們可運用的形式也是多種多樣的,如群眾集會,論壇討論,講座,學術會議,訴訟,聽證會,遊行,新聞發布會,模擬公審,投書媒體,發表論文,網上公審,參加專業會議,等等。用真象把人們聚集在正義一邊,在世界範圍內很好地講清真象,讓世人採取他們明白真象後的具體行動來反對這場邪惡鎮壓,正確擺放他們未來的位置。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