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芝加哥訴江案近況向內找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0月7日】當前大法弟子應該積極去做的就是師父要求的三件事,這三件事中,講清真象是很重要的。在人中表現的案件發展情況並非我們所追求的目標,但此案的訴訟過程卻有利於我們講清真象、證實法。可以說:訴江案的進展可從一個方面反映出我們講清真象的程度,也能反映出我們在某些方面存在的不足。由於我是大陸大法弟子,只談談本地區在整體上出現的紕漏和不足,不當之處望同修慈悲指正。

一、依賴於此案的心很重

師父說:「我過去講過,我說實際上常人社會發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雖然有舊勢力的存在,可是你們沒有那個心,它就沒有招。你正念很足,舊勢力是沒有辦法的。……作為大法弟子來講,也不應該把希望寄託於所謂的自然變化、外在的變化、常人社會的變化,或者是誰給我們的恩賜。你們就是神,你們就是未來不同宇宙的主宰者,你們指望誰呢?眾生都在指望著你們!真的是這樣啊。」(《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當許多弟子把證實法、講清真象、救度眾生的希望都寄託在此案的進展時,其實已經是生出了一種強大的執著心了。而這種執著是不自覺地依靠此案來取代其它大法工作,不自覺地形成了為了訴訟而工作,而不是為講清真象而訴訟。

這種心就會被舊勢力的黑手鑽到空子。在我們證實大法的過程中也有此方面的表現:如起訴江××的真象資料很多,似乎只有江××被起訴或被判有罪的信息就能或才能講清真象;在訴江案中,很多學員用大量時間為此案發正念,而對其它的正法工作有所偏廢;對訴江案非常重視,非常關心;甚至有少部份學員很少講清真象,專等此案的結果來結束迫害等等。

二、向大陸世人講清真象的深度和廣度不夠

師父《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中講道:「為了在中國這個地方傳法,又不能叫一般的人去聽法,就集中了許許多多各個世界的王,和很高層次的生命在中土轉生,其中包括許多歷史上我一直在管著的。當然管著和不管著的在今天得法是一樣對待的。所以那裏的人,更應該去挽救。」師父在《北美巡迴講法》中講道:「過去我跟你們講過,我說,為甚麼世上會出現民主了呢?其根本原因是因為在那一個民族、那一個天體中來的王都轉生到中國去了,誰能在那裏再稱王啊?……所以中國那地方的人啊,你別看他長得不起眼,由於近代業力大而造成的,這張皮雖然不那麼太漂亮了,可裏邊的內涵很大。大家想想那裏的眾生要被毀了,多可怕呀。無論他們代表的與他們自身對應的空間與眾生都是重大的生命群。」從以上的講法中,我悟到對可貴的中國人講清真象是十分重要的,因為現在的中國人與外國人在宇宙天體中是有對應關係的。如果許多中國人知道真象的話,與其對應的更多的外國人也容易知道真象,或者他們也能知道真象。因為人都有明白的一面,而且這邊是「王」和「主」。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麼如果我們國內弟子不能深入細緻地向中國人講清真象,就會影響國外的人了解真象,從人中的表現是外國的政府和人民對我們表現麻木,在法律上也會如此;相反,國內許多世人都知道了真象,也會使更多的外國人知道真象,其結果就不會這樣。「不是正的因素不行」(《在2003年美中法會上的講法》)。因此,向中國人講清真象,國內的弟子更應該精進地做。

三、目的和手段應清楚

訴江案是為了更好地講清真象、救度眾生。但不是只有訴江案取勝了,才能講清真象。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就會形成這樣的思路:先努力把江××告倒,然後利用這一結果來講清真象。這是錯誤的。因為按照這種思維發展,就會把訴江案的勝訴不知不覺地當成了目的,或者是把此案能否順利進展當成了目的。就會為了這個目的而做其它的工作,如講清真象等等。這是本末倒置。從人中司法慣例來看,這種思維也是錯誤的,如果把江××被判有罪拿來講清真象,那麼,這種案件的審理有時會需要很長時間,豈不甚麼都耽誤了。相反,當我們在講清真象中,使許多中國人都明白了真象,真正對大法生起了正念、善念,或不反對、不仇視大法,也會使更廣大的外國人了解到了真象,對大法樹立起了正念。世人會最大限度地得到了救度,這已經達到了我們的目的。同時,案件的進展及結果也是明顯的。這種關係很像師父講的學生學習和能否上大學的關係的法。

四、大量地揭露邪惡的迫害

因為我們是大法弟子,大法與我們每個人都是休戚相關的。因此,訴江案決不只是海外弟子的事,而是所有弟子的事。但由於迫害主要發生在國內,而邪惡政治流氓集團又極力掩蓋、封鎖。如果我們不揭露,明慧編輯部就不會知道迫害的真象,那麼訴訟豈不成了「無米之炊」了。從芝加哥訴江案現狀上看,也需要更多的迫害證據。師父說:「一定要將它們的邪惡叫世人知道,也是在救度世人,除盡邪惡的同時圓滿自己、強大法在世間的體現,……」(《理性》)。

五、走好我們的路,給未來宇宙留下最輝煌的歷史

舊勢力所安排的的「現代化」的輿論工具,我們已經看到了其根本目的就是為了迫害大法,毒害眾生。而今天大法弟子們已將這種工具反過來用於講清真象、救度眾生;舊勢力安排的中國法律,我們也看到了其邪惡的本質,那就是為了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如「中國特色的」勞動教養行政處罰最多可判數年,對人懲罰不亞於刑罰,再如好人被關押,壞人樂逍遙等等。但現在大法弟子也在破除舊勢力的安排,並將法律反過來懲治真正的罪人。「萬古事為法來」,只要我們精進地做好「三件事」,就一定會最大限度地救度眾生,同時,也使人世間的敗類得到應有的報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