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談就訴江案講真象的一點認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2月13日】讀明慧網2003年11月24日《怎樣認識江××造成的這場迫害是「歷史上最邪惡的」》一文,聯想到自己在講真象中的體會,想來談談我的一點認識,不妥之處,請大家慈悲指正。

在《怎樣認識》一文「問題的緣起」中寫「在我們的訴江案中,不少常人都不能無保留地支持我們的訴江案」「你們的目的是贏得人心,你們已經達到這個目的了」這點,我想,我們是不是在講真象時、首先在思想上我們自己要衝破一個障礙。剛講真象時,我碰到過這樣的情況。給人講真象,講講講他知道了,最後他說,給我講真象為了甚麼?我為甚麼必須要知道?與我有甚麼關係?一下子自己面上十分尷尬,好像我有求於他的同情,心裏十分羞愧;可心裏又知道絕不是要這個結果的,就是為了他生命的未來能有美好。

就這件事情,通過學法和不斷地講真象,我發覺那是因為我平時工作、生活、學習時,就是愛問為甚麼,沒有答案的事情,我輕易是不會貿然行事的。這個習慣,在常人的生活中能帶給我許多好處,讓自己不會去做許多的無用功等等;但在今天看來卻是一個不易覺察的、變異的觀念。它在我自己的修煉中就時不時的暗含著有利用大法來達到自己的目的的心,存在著在有選擇的同化大法的心,存在著還有放棄不了的執著。那也就是做不到把大法放在第一位、捨棄自我、做到無私無我,達不到對師父的全信。

明白了這些,歸正自己的不正,在後來的講真象中,偶然還碰到這樣的人,我就直接告訴他,為了作為一個人的良心;為了他好;現在是信息時代,人們都在獨立思考,中國人在大是大非問題上不應該繼續受欺騙。

講真象、訴江案,表面看是講我們的被迫害,告訴世人不要聽信謊言,求得世人的支持,同時對邪惡予以懲罰,也就是表面似乎是贏得人心,但實質絕不是為了贏得人心,而是救度世人,讓世人覺醒要抑惡揚善,讓世人回歸到一個正確的生存狀態。那體現在人世中的實在表現,我想就是除了在這個過程中走入大法修煉中來的以外,對於如何做人、如何樹立法律在人這個生存環境裏它應有的公正性作用是有一個正確的開導的。

就像當初我學大法的目的是要「返本歸真」一樣,我是有個目的的。一個人,他不可能無條件的、沒有為甚麼的去支持與他認為沒有關係的一切,他是有目的性的,至少也有一個為了正義。正法走到今天,我們沒有了求得世人支持的執著,沒有想依賴世人得到甚麼結果的執著,我想在說清真象的前提下,不妨把我們的目的告訴他,我們希望你們有一個正義的選擇,那是關乎道義良知的,關乎作為人生存的根本。

順便一提,訴江案的發生和存在,對大法弟子的講真象、救度世人是很有幫助的,但是需要明確的是,如果一定要說這是在「贏得人心」的話,也可以,但絕不是為了給我們自己贏得人心以便成為世間的甚麼勢力,而是為了世人自己,為了幫助他們從被邪惡謊言的洗腦和毒害中贏回他們自己的心,幫助他們建立美好的未來。

其次,就這個問題的提出,反觀我們修煉的整體所存在的問題,那麼我個人認為,在這件事情上,同樣需要我們共同來向我們自己內心找找。因為現在世上的一切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雖說是被舊勢力利用了,那也是因為我們有那顆心,沒有這顆心,它就沒了招。

比如,是不是我們大法弟子中還是有依賴常人、希望人把我們像常人一樣支持和幫助呢?如果是,這是一個很嚴肅的基點問題,涉及到是否對正法有清醒的認識,以及是否明確講真象的根本目的在於救度眾生。

明白道理有師父教、往上拽著,不難;可做沒做到,就在於自己,要時時保持精進的狀態,難啊。讓我用師父的一句話「難忍能忍,難行能行」與同修共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