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同修被邪惡勢力以病業方式迫害的思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1月15日訊】身邊的同修出現病業魔難,肯定有自己的問題。我往往陷於現象中,去分析同修哪有漏、甚麼執著沒有放下,我該怎麼幫助同修。而沒有想到:這件事為甚麼讓我碰到了?是不是我有問題呀?自己有了魔難往往高度重視,那沒說的,是自己的問題。然而,當同修有了魔難卻認為都是同修的問題。沒有想到,如果與自己的修煉、圓滿無關絕對不會讓我遇到。總認為魔難是衝同修而來的,注意力放在了站在同修的一邊查找同修的執著,而不認為是衝自己而來的,從而忽視了找自己,不去想是不是因為自己的執著或對法的認識不足被舊勢力鑽了空子加大了同修的魔難。

我看到,在同修遭到病業迫害時,還暴露了整體上的一個根本問題,就是不能站在法上看問題,膚淺的認為是在迫害同修,不是自己的事,嚴肅不起來。沒有跳出迫害,從根本上認清,表面上好像是在迫害那個同修,其實這是邪惡勢力藉口同修有執著在迫害法、迫害整體。多數人在認識上都不明確,都被迫害的假象迷住了。邪惡勢力不是鑽了當事學員的空子,而是鑽了所有知情學員的空子。不是他一個人有漏,是整體有漏。整體繼續麻木下去,邪惡還會繼續按舊的理迫害更多的同修。

如果認為邪惡是在迫害同修,我只是在幫同修發正念,而不認為有自己的心性問題促成的因素,那就完全錯了。

在具體對待這種迫害時,我發現很多同修都非常關注事態的發展變化、關注結果,從而讓邪惡勢力抓住我們執著結果的做事心、目地心加重對同修的迫害。

當我忘了修自己,往往還會錯誤的認為:關鍵靠同修,同修的魔難都是因為同修的執著放不下而造成的。這是向外找,這是向外推責任,這不是修。甚至在這種錯誤的認識中為邪惡迫害同修、迫害法找藉口:他的執著放不下呀,邪惡還要繼續迫害他。從而承認了邪惡迫害,好像迫害有理,為邪惡迫害大法大開綠燈、推波助流,邪惡鑽了自己的空子還意識不到。

其實不管邪惡以甚麼藉口迫害同修,我們不能被假象所迷。我們要做的,就是維護大法,清除邪惡的迫害。

自覺得在法理上認識得很清楚,然而,當同修被邪惡奪走人體時,我竟突然感覺受到了一種很大的打擊。這時才猛然清醒,自己口頭上提醒著別人不執著結果,其實正是自己在執著結果。正念稍微不強,就失去了維護法的基點,從而被表面變化所帶動,陷於其中。還是自己的問題呀,潛意識中還是覺得我是在幫同修,所以才會執著結果、才會為得不到自己期望的結果而灰心。

師父講過:「比如它們安排了某某學員在某時某刻要出現病態,某某學員在某時某刻就得先走。」其實,這本身就是舊勢力的安排,我不執著你舊勢力的安排,我就是要清除你舊勢力的安排,清除邪惡對正法的破壞,清除舊勢力的這場迫害。

雖然認識上覺得很清了,然而當同修陷於魔難中時間長了,我不知不覺中又變得麻木了。一次學法中,「迫害」兩個字提醒了我:這是迫害呀,如果是惡警在毒打同修,不管惡警住不住手,我肯定不會被其帶動,堅持發正念。還是被表面的假象迷住了,其實這都是邪惡的迫害。在我的思想中,堅決不認可邪惡用酷刑迫害同修,但有意無意中竟認可了邪惡用病業方式迫害同修。其實,跳出假象,邪惡通過病業方式迫害同修跟用酷刑迫害同修沒有甚麼區別,都是迫害。都是人的觀念阻礙了我的正念,縱容了邪魔對同修的迫害。想想,邪惡要奪走同修的人體,害死同修啊,還有比這更嚴重的迫害嗎?師父不是說「你們的同修一定要救」嗎?我在幹甚麼呀,邪惡不是鑽了我麻木與對迫害認識不清的空子嗎?修煉啊,就是這麼難。迷中啊,就容易迷。我好像從昏睡中醒來,再一次清醒過來,堅定除惡!這時,我才驚奇的發現:當我改變一點,同修就變化一點;歸正一點,同修又變化一點。原來這一切真有自己心性促成的因素。還著急同修不提高哪,都是自己沒有提高,縱容了邪惡,加重了同修的魔難。

當我清醒過來,站在法上看問題,我意識到:不是同修在迫害中不清醒,而是自己在迫害面前不清醒,甚至是整體學員在這種迫害面前不清醒;不是當事學員摔了跟頭,是自己、是局部整體摔了跟頭;不是這個學員有漏,而是自己有漏。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