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轉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1月13日】破除「轉化」,最根本的辦法是每天盡心盡力的做好師父講的三件事,這樣才能破滅邪惡勢力以為辦洗腦班能夠達到甚麼目地的企圖。──如果大法弟子走得很正,真象講得很好,讓邪惡連企圖都企圖不起來了,那麼洗腦班自身就會破滅、就會銷聲匿跡。

現在隨著正法的推進,絕大多數關押大法弟子的場所都已經沒有多少能力來所謂「轉化」大法學員,但是少數地方仍在進行著這種卑鄙、無恥的勾當,甚至有的地方還在辦洗腦班。這都是和當地學員自身的修煉狀態直接相關的。必須警醒,抓緊提高上來。

那麼,一旦已經被抓,怎麼去破除邪惡的「轉化」呢?我從99年到現在幾次被抓,幾次被關進看守所、教養院,被多次殘酷迫害,接觸過形形色色的被邪惡欺騙、摧殘,扭曲心靈的昔日學員。現總結一些破除「轉化」的心得與大家交流。

先說明一點:我們的一切都是建立在大法上、建立在整體的圓容上、建立在每個人堅實的修煉基礎之上的。本文所談主要是針對被關押在監獄、教養院、洗腦班進行所謂「轉化」的情況而寫的。

一、「轉化」的三種方式手段

邪惡破壞學員的正信和堅定,進行所謂「轉化」的方式與手段大致有下面三方面:精神上摧殘,思想上欺騙,肉體上折磨。

剛開始邪惡往往是先觀察你,軟化你,試探你,看你心性的高低,學法的深淺,找執著尋漏洞,表現就是偽善的關心你的生活、家庭情況等等,和你談話,告訴你那裏不像外面和明慧網講的那樣,那裏是如何好,不打人、不罵人、尊重人、生活好,那些管教警察一開始也表現得很和善的樣子。這些虛假的表現往往給剛進去的學員一種錯覺,甚至對明慧網產生懷疑,其實都是邪惡的手段,目地是迷惑和欺騙學員,達到其邪惡目地。(當然也有的一開始就會給你來個下馬威,給你施壓和毒打,這也許是由於它們看出了你的怕心,也許是那裏早就有那樣的邪惡理念和機制。)有的邪悟者講他自己或其他的邪悟者以前如何堅定,如何不怕死的證實法、維護法,如何艱苦的修煉,然後讓你談自己的修煉過程,對法的理解,以此來摸你的底,再研究方法對付你,針對的方法就是先不要急於說甚麼,也不要急於做甚麼,一言不發,默默的發正念和背法。讓邪惡找不到漏洞。意識到有漏洞自己默默對照大法做好,不要表現給邪惡,更不要聽猶大的謊言。反過來觀察研究這些被矇蔽者,看他們哪些人心裏明白,哪些人矇蔽淺,哪些深,癥結在哪裏。針對不同情況不同對待。

然後惡人開始有步驟的從上面提到三方面行惡。

精神上摧殘表現為渲染政治形勢的嚴峻,國家的針對政策,比如不「轉化」不放人,加期,判刑。打死白打,算自殺。利用名利情威逼利誘,說你不顧家庭、親人,傷害了他們,損失了甚麼地位、多少錢財、機會。

思想上欺騙表現為編造謊言和歪理邪說矇蔽學員。比如把你單獨隔離,告訴你都「轉化」了,就剩你自己了,上面來了甚麼令不轉化就要把你如何如何(加期、判刑甚至送大西北)等等;再有就是讓一些邪悟者進行所謂「以法破法」的幫教你,其實是對師父的法斷章取義,隨著它們的執著心歪曲,專門從反面曲解,利用有時學員機械的用師父講的所有法都來對照自己的習慣,把師父法中講到的好的、正的生命與行為說成是指它們,而把法中講到的壞的、邪惡的生命與行為說成是指大法學員,這是邪惡經常利用的手段之一。這恰恰和舊勢力的認識是一致的,它們認為這一切是在指出我們的缺點和不足幫助我們修煉,認為這場迫害是幫助學員去執著心和其它不好的心,達到圓滿,而不擇手段的造謠、誣陷大法,殘酷迫害大法弟子而無視眾生的被欺騙、毒害和淘汰,還美其名曰,捨己為人,還眾生一個謎。

肉體上折磨包括酷刑、毒打、體罰,限制人身各種權利和自由(如不讓睡覺,不讓上廁所,不讓說話,不讓接見,不讓活動等等)。有時表現為一種愚蠢的強硬,真的像師父法中講的只有最邪惡、最愚蠢的東西才幹這些傻事。這時候惡人往往是被邪惡控制,失去理智,表現上比如惡人的上級來了強令並用嘉獎、升官誘惑,用扣獎金、降級、開除威脅。這時人往往忘記了這個工作僅僅是維持生活的眾多工作的一個,被眼前的利益迷惑,忘記了自己作惡的可怕後果和可悲的將來。

對於舊勢力安排、操縱的從上到下一級一級的這套系統,每一級都有其不同的具體的責任和權力、同時受到各種因素的制約和支撐,哪一級都無法為所欲為,同時哪一級在自己的能力範圍內都有很大的活動餘地可以選擇。正念正行就在否定這一切,向好的方向轉化,正念正行的大法弟子誰都佩服,包括邪惡。

二、應對

1、大方向要明確、基點要站正

首先我們要從大方向上,從整體上考慮,以大法為重。也就是我們所做的這一切的立場、基點、目地非常清楚:就是助師正法,也就是維護大法,證實大法,救度眾生。決不是僅僅為了個人修煉或為國家、社會做點甚麼。這不是停留在理上說說,認識認識,而是要紮紮實實達到標準、境界。如果我們的基點清楚明確,不站在個人角度看問題,放下自己的一切(包括生死和圓滿),以法為大,是不可能被「轉化」的。所以我們真得從內心深處查一查自己,看看自己想問題、做事情的基點在哪裏,目地是甚麼,做正法的事是不是自覺自願,發自內心想要這樣做,是不是真的成了大法的一個粒子。

在面對上述三種表現時,我們一定要法理清晰,清醒理智,態度分明、堅決、果斷,絕不拖泥帶水。因為邪惡往往找怕心和執著重的學員下手,它們認為這樣的學員有漏可鑽,容易「轉化」。

師父在《也三言兩語》中說:「對宇宙真理堅不可摧的正念是構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堅如磐石的金剛之體,令一切邪惡膽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體。有多強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在《大法堅不可摧》中說:「作為大法弟子,堅定正念是絕不可動搖的,因為你們更新的生命就是在正法中形成的。」這是我們維護大法證實大法的基礎。在一舉一念中找出影響我們堅定和正念的因素(如:怕心、執著、思想業力)去掉它,時刻提醒自己「我是李洪志的弟子」,要對得起自己是師父弟子的稱號,以強大的正念徹底否定和破除舊勢力的一切。

2、向有關人員、部門講清真象

這是一開始就應該做的。

講真象包括國內國際大法的洪傳,正法的洪勢,惡人違反了哪些法律,違反了哪些警察的紀律,將受到甚麼制裁,將來面臨著甚麼。必要時要果斷的採取措施,比如個人或集體向惡人的上級、紀檢部門如檢察院等有關部門檢舉揭發、申訴、控告,在國內外曝光,絕食抗議。

3、破除歪理,弄清楚個人修煉與正法修煉的不同。

邪惡誘導學員走向邪悟大多是從個人修煉方面入手的,一般它們對正法修煉是茫然不懂的,或者給你說正法就是正自己,其實還是個人修煉。比如告訴你想圓滿也要放下對師父的執著(其實是要你放棄對師父的堅信),放下對大法本身的執著(其實是要你放下對大法的堅定)。

邪惡經常利用的其中之二是我們學員的「找自己」,它們會引導你去把我們證實大法,救度世人中所遇到的魔難、遭到的迫害說成是我們自己的錯造成的,引導你找自己的不是,讓你想自己哪裏做錯了,把我們的基本權利說成是擾亂社會秩序,和國家與人民作對。把對我們無理關押、拘禁說成是感化、挽救。其實它們隱藏了和最不願意承認的就是政府當權者發動的這場對法輪功的鎮壓是完全錯誤的;政府當權者的錯誤決定代表不了人民的利益,相反損害了人民的利益。而我們維護自己的基本權利也同時維護了人民的利益。我們遇到甚麼麻煩和迫害不能像個人修煉那樣無條件的找自己,我們的找自己是找哪裏不符合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標準,從根本上否定舊勢力的參與,對照大法做好,正念正行。

邪惡利用的其中之三是我們學員的 「做好人」思想,要我們做那種逆來順受的「好欺負的人」,接受邪惡的安排和迫害,做舊勢力所要淘汰的那種人。(見評註文章「三言兩語:好人」。)

4、抓緊一切時間背法、發正念

「不叫舊的邪惡勢力鑽你們的思想空子,唯一的辦法就是抓緊學法。」(引自《走向圓滿》)在長期的拘押中難以看到大法經文,更要努力的創造條件,不斷的學法、背法(哪怕只是會背《論語》、《洪吟》,或者一篇經文,一句師父的話,甚至只會「真、善、忍」三個字也要不斷的學,靜心的悟。),抓緊一切時間學法、發正念,事事處處嚴格的對照大法,堅定對師父和大法的正信。

5、重視發正念

在黑窩裏有的不一定能看到時間,但是作息是很有規律的,可以此判斷時間。大法弟子多的還可以約定集體的發正念時間。另外很多政府部門都有每週的例會,大家也可此時集體發正念除惡。

6、放下自我,著眼整體,開創環境

在那樣邪惡充斥的環境中,每個人堅定的一舉一念都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這是一個道長魔消的過程,一場正邪大戰,有時就像拉鋸一樣的陣地戰。大家逐漸形成一個圓容不破的整體,看到邪惡對哪個學員行惡都不允許,大家一起站出來抵制。因為邪惡不斷的對大法學員施壓行惡、矇蔽欺騙、分化瓦解;而大法學員不斷的抵制清除邪惡,學法明慧,堅定正念,圓容歸正,同化大法。互相之間一個鼓勵的眼神,一個堅定的手勢都作用巨大。

7、「難忍能忍、難行能行」

我們無論在任何環境下,任何情形下,哪怕是極端的邪惡或者非常的寬鬆,我們都要問一問自己是否做了一個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應該做的,問一問自己是否盡了最大的心力。在最無助、最沒有希望的情況下也要試一試,再忍一忍,「難忍能忍,難行能行」啊。比如有的學員覺得自己反正也難走過去,為了少吃苦,很快就向邪惡妥協了,加快了環境的惡化。有的學員有很大的承受力和很高的能力,卻不主動證實大法,為整體開創環境,只滿足於自己不「轉化」就行了,使邪惡有機會對執著和怕心重一點的學員行惡。師父在《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中說:「作為一名大法弟子,為甚麼在承受迫害時怕邪惡之徒呢?關鍵是有執著心,否則就不要消極承受,時刻用正念正視惡人。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這樣做,環境就不是這樣了。」對照師父的正法要求找出自己的執著和不足,去掉它,堅定正念。我們正念正行的每一步,都在一步一步的銷毀著邪惡,減少著邪惡對正法的干擾,對大法弟子的迫害,開創著環境。

8、否定非法拘押的強有力方式──絕食

絕食不等於自殺,這是不配合邪惡的方式之一,是人這一層法中抗議不公正對待的一種方式。尤其是在被非法拘押時,人身自由、各種權利受到限制甚至被剝奪的情況下,絕食就顯得直接有效。這是因為絕食是用生命在抗議,而拘押機關因為限制了公民的人身自由,就得對公民的生命健康負有直接責任。人包括惡人都有他明白的一面,他知道這意味著甚麼。所以有那麼多弟子以此正念否定了非法拘押。這不是誰都能做的到的,真的能放下生死,大智大勇、大善大忍才能闖出來。絕食的目地不單單是為了闖出來,是為了證實大法,是在反迫害,是在開創環境,救度眾生。絕食要心態純淨、堅定,注意不要心存必死之念,做事偏激,以免被邪惡鑽空子,我們只是在抗議,在否定邪惡的迫害。

9、歸正邪悟者

對於真的處於邪悟中的人我們是不能把他當作修煉人來考慮的,甚至不能當作一個正常人來對待,因為他們失去了正常的分析、判斷能力。我個人體會是和他們一起從根本上去分析,去認識:

第一步做人是不是應該順應「真、善、忍」特性。大部份的邪悟者對這一點還是認同的,只有極少數正常修煉時期就容易糊塗的人、思想才會被扭曲到連這一點都否認。如果他不認同,可以讓他談他自己的做人標準,然後引導他去認識到自己的做人標準在「真、善、忍」中,因為舊勢力也在「真、善、忍」大法中,只不過它們選擇了被淘汰。

第二步和其一起去思考師父在《導航》提出的問題「到底李洪志是甚麼人?到底這個法正不正?」這一步一般是需要幫助的重點,我們可以和其一起學悟師父後期關於正法的經文,談自己對經文的理解,對正法、對舊勢力的認識。被矇蔽的邪悟者由於受邪惡的毒害和所謂「以法破法」的欺騙有時專會從反面理解法,《堅實》、《建議》這兩篇經文對以上情況非常有針對性,也不會被邪惡所歪曲和反面理解,最好能背下來。可以幫他們分析:師父以身作則,帶我們走正路,嚴格要求我們,慈悲救度我們;大法對社會負責,對人負責,提高人們的道德水平,健康人們的身體,於國於民百利而無一害;然後剖析天安門自焚栽贓案、1400例、斂財和豪宅真象、殺人栽贓等等,揭露和認識流氓總代表和××黨的真象。正反對比,看看我們應該跟隨誰。

第三步引導、鼓勵其看書、學法,無論被矇蔽者是甚麼情況,只要他看書,能夠不斷的看書,最後都會回到正法修煉中來。師父在《清醒》中說:「我經常講一個人要是完全為了別人好,而沒有一絲自己的目地和認識,講出的話會使對方落淚的。我不只教了你們大法,我的作風也是給你們留下來的,工作中的語氣、善心,加上道理能改變人心,而命令永遠都不能!」對待他們要耐心,要寬容,我們是來幫助他們歸正的,不是來指責他們的,也不是來和他們爭論的。但是對於哪些自甘墮落,不可救要,放出來後還向邪惡充當爪牙,提供情報的,就要把它曝光出來,叫大家認清它。

三、整體配合

上面主要說了我們裏面的學員如何做好的一些體會,對於在外面學員的揭露邪惡、營救同修我想到的有如下兩點:

1、 對兇手、惡人的揭露

首先將其惡行(最好收集到其電話、住址、單位,包括其上級、家屬的,越詳細越好)發到網上,各地的同修給相關人員(包括省長、市長、人大、檢察院及其親朋好友)寄信、打電話,尤其當地的同修對於那些不知悔改繼續作惡之徒可以在其周圍(比如住址、家屬的單位、學校、親朋好友中)發、貼傳單,給其曝光。需要注意的是惡人敢於行惡與其上級(包括那些所長、院長、局長,610,主管這方面的市長、省長)的幕後指使是有直接關係的,沒有它們的默許、支撐、指使,其爪牙、鷹犬是不敢胡作非為的。所以也一定要把這些幕後的操縱者揭露出來,並在其周圍曝光。另外好像每個市都有一個醫院是司法系統的對口單位,我們絕食的和其他出現生命危險的同修經常送到這些醫院,我們應該特殊對這些單位講清真象。

2、 協同家屬營救同修

在這些方面很多家屬不知道怎麼做,我們應當理智的給予協助。師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中說:「對人要善,對於邪惡的生命就要消除。對於那個警察來講,他是不明白的,他是被操控的。處理不好,他對你行起惡來那個時候他也是不理智的,矛盾激化的過程中你們卻會受損失,所以要避免這個損失。跟人儘量要善,對那邊一定嚴肅處理。如果這件事情對大法造成了影響或傷害,你們也要嚴肅的利用常人的法律解決。」所以營救過程中我們除了要保持強大的正念,對人一定要善,儘量考慮到常人社會這套系統的機制和法律程序,一時難以解決問題,可以先退回來從長計議,想想其它辦法,不要硬頂導致矛盾激化,避免損失,因為我們直接在和迫害我們的這套系統交涉。

請同修慈悲斧正、完善補充!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