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走向神的路上精進(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0月9日】「我們的生命經過了千年萬載的輪迴,是為了此時得法,並在正法的修煉中走向圓滿,離開人間。一個完全同化於法中的神也許從來不會想到做甚麼事會積多大功德想得到甚麼的心。一切都是他的責任和使命,說白了,應該是大法給那一層次的主和王開創的能力和智慧的表現而已。」

──本文作者

* * * * * * * * *

(接前文)

(三)心性在做資料過程中昇華

江澤民、羅幹一夥推出的「天安門自焚案」,使大陸百姓受害極深。在我回到當地後不久,同修找我商量要買一台速印機印資料,我爽快的答應了。就這樣我和鄰居大嬸一起從一點兒不會學起,一點一點的把速印機的性能與結構都掌握了。那時平均一天能出幾千張8開紙。當時出來做真象的人很多,即使這個速度(我們地區還有絲網印刷作為補充)還不夠用。而且有時還供給外縣一些,所以不得不起早貪黑的做。

由於太忙、心裏壓力非常大,更重要的是學法、煉功跟不上,致使自己的心性狀態處於很大的波動狀態。當心性穩定、真心的發自慈悲的救度眾生的心去做資料時,就會發現資料印的又清晰又整齊;而當心性不好、心煩意亂之時,印出來的資料是又模糊又亂很不像樣子。後來總結一下經驗就是:一切全憑著這顆心去做,哪管只做一份,也是發自內心去做的。如果只為完成任務或不情願的去做,那就是常人做好事,也起不到應有的救度世人的作用和效果,還容易勞民傷財。

這個用速印機建的資料點運行了半年左右,甚至在陰曆臘月二十九還在運轉。無數份的資料就這樣通過同修的手送到了世人的手中,在一定程度上改變了世人的觀念,使其明白了真象。

當揭露邪惡真象的傳單到處都是,這下可嚇壞了當地的「610」和政保科。再加上做資料的同修在做資料時智慧不夠,或者可能也是學法方面的不足和整體配合有些上不去而造成的狀態不夠好,從而有一些常出來做的同修被抓、被判重刑(當然我們的不足決不是邪惡迫害的藉口!但是我們一定要通過這些教訓找一找自己的不足從而真正徹底的否定這場迫害。)

面對這些隔長不短的干擾,我在不斷的反思著自己。師父講過:「有問題向內找,這是大法弟子與常人的根本區別。」(《致大法山東輔導站》)當看到自己那很多的和常人差不多少的心態甚至連心性好一點的常人都比不上時,自己著實嚇了一大跳。像妒嫉心、爭鬥心、逆反心和自以為是的心等等。就這樣自己不斷的反思自己、挖出那些變異觀念的根,有時把這個過程記錄下來就向明慧網投了一些小稿件。在反思自己的過程中,就是「強迫」的排除一切干擾的學法。多學法、學好法、煉好功。漸漸的,自己的心就變得慈悲了,做事多為別人考慮了,真正能把「證實大法」當作一個生命的職責了,不再像以前那樣為了完成工作一樣、又不情願的「做事心」了。

(四)擺正個人證實法與整體配合之間的關係,全面無漏的反迫害

在本地區,由於講真象的大法弟子不斷的被抓被判重刑,使同修們做真象的積極性受到很大的衝擊(其實這是不對的,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不應受外界環境所左右),資料的需要量也就不那麼大了。我就做了一些協調方面的事。在協調方面有時很順利,有時由於同修間的看法不同而出現一些說三道四的矛盾。每當這時我都在從新思考著生命的意義和使命。

在日記中,我寫道:我們的生命經過了千年萬載的輪迴,是為了此時得法,並在正法的修煉中走向圓滿,離開人間。一個完全同化於法中的神也許從來不會想到做甚麼事會積多大功德想得到甚麼的心。一切都是他的責任和使命,說白了,應該是大法給那一層次的主和王開創的能力和智慧的表現而已。每個大覺者都有自己證悟的法理,雖然都源出於大法的但又各不相同。生命從外表的膚色、穿著和威德的表現方式及本源物質上的差別極大,所以甚麼事不會想的一樣、做的一樣。每個覺者都在自己所在的境界中「主掌天地」,是法的力量使一切生命溶為一個整體。每個覺者在洪觀上看是更大範圍宇宙或大穹的一個微小的粒子、一個微小的部份,而在微觀中看不就是一個完整的宇宙或大穹了嗎?!

那麼反觀我們這些還有人心仍在世間修煉的大法弟子來說,為甚麼總把自己的想法強加於人哪?像我有時當自己提出甚麼想法別人不同意的時候,自己的心裏就不太舒服。這種想法對嗎?難道自己證悟的是最全面、最智慧了嗎?!更何況自己的想法有時摻雜著很多的觀念和不純的因素。師曾有雲:「誰也包攬不了大法,去掉那顆不平衡的心理吧!」(《再去執著》)「大法弟子怎麼對待發生爭論的事情?是用正念來對待嗎?特別是發生意見強烈衝突的時候,要看自己,自己的心站在哪裏,是百分之百站在法上嗎?你堅持己見的起點在哪裏,一定要看這個思想根本。」(《在澳大利亞法會上講法》)另外我個人覺得,是師父慈悲與我們才賦予我們「正法時期大法弟子」這一偉大的稱號。小小的我們有甚麼資格去選擇怎樣修煉怎樣去執著哪?!做到才是「真修」呀!

後來我就發揮自己的主動性,只要覺得對證實大法、講真象有利,那麼就主動去做。由於種種的機緣,自己買了一台配置不錯的電腦和一台家用的打印機,在同修們的幫助下,克服技術上的困難,給同修們提供一些資料,數量雖然不算多,起到一定的補充作用。緩解一點大資料點的壓力。自己的修煉路必須靠自己的雙腳一步一個腳印堅實的邁過來,在魔難中的摔摔打打的走過來,這才是一個修煉人在走向神的路。而且在這個過程中我們要徹底修去在人中和在不同層次中形成和沾染上的不同形式的變異和不純。

有時我用天目看那些大法覺者,他們自己證悟的理雖然千差萬別,衣著打扮千差萬別,但在那個層次中都是那一層次的法造就的、開創的,而且他們之間那真是無以言表的純淨與寬容。大法給生命開創的境界是無比的繁榮與豐富多彩的。決不會只有一種生命的存在形態和生存方式,如果那樣生命活得會多麼的沒有意思。另外我們的同修之間原來都是有相當大的緣份才在人間湊在一起做這麼偉大而神聖的事。試想當真象大顯之時,回頭看自己當時非常執著於同修的錯誤時,肯定會後悔自己當時人的東西不往下放,還拿起來執著得不行。

在人間的邪惡之首曾經叫囂在名譽上、經濟上、肉體上消滅我們,那麼我們就應該從自我做起無漏的反迫害。我們不但去講真象,而且我們的一言一行本身也是真象,說話中的語氣善心、心胸寬廣與世無爭的境界這本身也是真象。讓所有的人無論是各級官員還是平頭百姓都明白大法能給予生命美好與純正。這就是在清除邪惡。在經濟上,這五年來可以說我們蒙受了相當大的經濟損失。有的大法弟子甚至傾家蕩產,除了現在我們不再接受邪惡的經濟敲詐之外,我個人覺得,我們不應把希望寄託與日後給法輪功平反的資產返還與經濟賠償。我們要發揮自己的主動性去用自己在常人工作上的付出來自食其力甚至全部或部份支撐資料點。這樣形成了一種良性循環。正如那句古詩:「問渠哪得清如許?為有源頭活水來。」

在這麼多年的證實法中,特別是做資料和作協調工作的同修,有時非常的忙,這樣往往忽略了家庭生活,人為的給生活造成了一定的困難,使之不得不依靠同修的幫助。越是這樣家庭環境越是不好,造成了惡性循環,而且容易滋生很多心,致使用很多可以解決生活問題的機會都用「大法工作」為藉口而不願去幹,說白了,就是怕髒怕累、怕麻煩的心在作怪。無形中給自己的修煉加大很多魔難,嚴重影響了自己的修煉和正法使命的完成。在正法上我們都是用自己的正念正行(正念和正行是分不開的)清醒理智的講真象,用大法賦予我們的佛法神通去鏟除邪惡,再加上堅持煉功──身體向高能量物質轉化,邪惡的陰謀很是容易突破的。

說到這還需要提一句,我們要達到的是大法給新宇宙確立的標準,而決不是只為反迫害、破除舊勢力的安排。

* * * * * * * * *

正法形勢走到了今天,宇宙中的邪惡因素連邪惡之首的權力都保不住了,這足以說明正的力量越來越起主導作用了。越在此時越是需要我們真正從「人的自我」中走出來,真正去完成當初在天上當著師尊的面親口立下的誓約。

當初是我們自願選擇了在大法洪傳宇宙之時同化大法,我們現在只有不被人世間的假象所動,不被底層的變異物質所動,一如既往的揭露邪惡講清真象,才是我們此時應該想的。「邪惡之首」無論掌權與否都改變不了其殘忍與邪惡的本性。正如師父明示的:「陰雲過 風還急 赤龍斬 人還迷」(《洪吟(二)》──掃除)。再說了,大法覺者的心應如止水一樣無論外界如何都不變不動,永遠為大法為眾生負責,永遠都會履行好自己的保衛宇宙的使命,決不會再像舊宇宙的生命那樣隨著時間和外界的環境的改變而改變。

最後,希望我們的大陸大法弟子們同海外大法弟子一道在神的路上更加精進,不辱使命!並引用師父的「梅」一詩共勉:

梅 元曲

濁世清蓮億萬梅
寒風姿更翠
連天雪雨神佛淚
盼梅歸
勿迷世中執著事
堅定正念
從古到今
只為這一回

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八日

再一次向師父行鞠躬禮,並雙手合十。向同修們合十。

* * * * * * * * *

後記:「法會」是師父給留下的修煉方式,那麼做為大法弟子給法會提供稿件也就成了自己的義務。而且寫稿的過程也是自我提高的過程。對於自己做得比較好的地方怎樣不抱著歡喜心的寫出來,對於自己的不足之處又是怎樣的面對?這都是需要用正念去對待。五年啦!每個真修弟子所經歷的實在是太多太多,所以決不是沒有可寫的。

所以在此希望本地區和更多的大陸同修們能把各自的體會寫出來,讓我們共同在正法修煉中精進!

(首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交流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