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淨自己 證實大法二三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0月9日】在親屬同修的整體配合下,通過一次小型家庭宴會,使丈夫真正了解了我們發放真象資料的目地:這樣做不是跟政府作對,而是講清真象,救度世人。同時我們也認真聽取他的意見:要理智、智慧,以此化解他的憂慮。……事情看起來很小,但通過這件事,在家開創了有利寬鬆的正法修煉環境,這對後來丈夫走入大法中、善待遭受迫害的大法弟子,以及利用有利的工作條件,做出許多保護大法弟子和世人的事,奠定了一定的基礎
──本文作者
* * * * * * * * *

首先,向慈悲偉大的師父問好謝恩!向各位同修致以崇高敬意!

看到明慧網發表的「首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徵稿啟事後,覺得自己與那些可歌可泣的大法弟子相比,沒有甚麼驚天動地的壯舉,做得不夠好,沒啥可寫的,不想寫。可是讀了吉林市大法弟子「天清」對此的體會,聽著身邊同修的不斷提醒,看到大家都在認真、積極寫,方覺得在正法的最後階段,以這種特殊方式舉行的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盛會,非同尋常,其意義深遠而重大。因此,正念破除自己的思想障礙,拿起神筆,寫出自己正法修煉歷程中有代表性的二三事,與大家共勉。

1999年7月20日以後,大法弟子由個人修煉全面轉向正法修煉。我是1997年5月得法的。由於得法時間短,加上當時自身處於極其痛苦的消業狀態,面對1999年7月20日的瘋狂迫害,處於一種思考和徘徊的迷茫狀態。2001年1月看到邪惡在天安門廣場上演的「圓滿自焚」醜戲,我非常震驚。以法為師,我清醒的認識到了江氏流氓集團的險惡用心,這促使我再次義無反顧的走入了正法修煉的洪流中。

一、點滴做起 去掉怕心

1999年4月25日和7月20日,我地有許多大法弟子到北京上訪。由於自己心性未到位等多種原因,我失去了進京上訪的機緣。在當時邪惡欺天大謊和瘋狂迫害的嚴峻形勢下,明慧網發表了《嚴肅的教誨》一文,聽從師父嚴肅而又慈悲的教誨,又有許多同修走出來維護大法,向世人發放真相資料。但有些同修做事心切,被邪惡鑽了空子,損失很大。

這一切對我產生了很大的震動,我想不能再等、再靠了,憑著對師父、對大法的正信,和身邊同修一道,從一點一滴做起,開始郵真相信和散發真相資料。由戴手套(怕檢驗出手印)少量的寫信、郵信,發展到大量的發放真相資料;由只向自己親人講清真相,發展到以各種身份、多種方式向朋友、同事講清真相。自己能從常人的各種思想觀念和障礙的束縛中走出來,走到今天,點點滴滴都離不開對師父、對大法的正信,離不開同修之間的配合,這一切無不凝聚著師尊的慈悲苦度。

二、正法修煉 不瞞家人

我們是三口之家,女兒和我修煉,丈夫沒修煉。丈夫看到自己父母和其他親人通過學大法身心受益的事實,知道大法好,所以也不反對我們修大法。丈夫在機關工作,是個本分人,江氏流氓邪惡迫害初始,害怕出事,總叮囑我們:大法好就在家煉,千萬別跟別人講,你看上訪回來的,都登名上冊,拘留、判勞教的。當時他認為:有幾個得好了?錯誤的把邪惡迫害帶來的災禍和大法好不好連在了一起。

為了不引起丈夫的注意和過多的擔心,我沒有將自己與同修一起發真相資料的事兒告訴他,親人同修也都贊成先別告訴他為好。就這樣,持續了一年多時間。

我總覺得不是回事,老這樣偷偷摸摸的,沒有做到堂堂正正。一天晚上,貼完真相小標語回來,一看丈夫提前回來了。丈夫隨口問我幹啥去了。當時如果搪塞一下也能過去,但轉念一想:我是大法弟子,我做的是最正的事,不能總瞞著家人,應該坦然的把真相告訴他。聽了我的真話,丈夫受不了了,很生氣,跟我大吵了半宿,說我這樣做家裏將永無寧日可言,並說長痛不如短痛,要通知我娘家人,準備與我離婚。

當時我邊發正念邊說:離婚是你提出來的,但我不同意;如果你真的要離我也沒辦法,請不要驚動任何人。

他讓我保證以後不再去發真相資料了,我沒有答應。當時,我看看師父的法像,師父正看著我笑呢!這更堅定了我的正念。丈夫一看不行,就「絕食」二天,也就是說不吃我做的飯。

我一看這樣僵持下去也不行,因為丈夫這樣做,畢竟也是為我好,所以我就和親人同修切磋。大家一致認為,事情已經發生了,就不能迴避,我們一同發正念,並由我向我丈夫講清真相。

在親屬同修的整體配合下,通過一次小型家庭宴會,使丈夫真正了解了我們發放真相資料的目地:這樣做不是跟政府作對,而是講清真相,救度世人。同時我們也認真聽取他的意見:要理智、智慧,以此化解他的憂慮。為了讓丈夫見證一下我做的如何,就請他陪同發了兩次真相資料。過程中讓他認識到了我做事時很理智、很智慧,比他想得還周到。從此,丈夫才放心的讓我單獨做。
事情看起來很小,但通過這件事,在家開創了有利寬鬆的正法修煉環境,這對後來丈夫走入大法中、善待遭受迫害的大法弟子,以及利用有利的工作條件,做出許多保護大法弟子和世人的事,奠定了一定的基礎。

三、拒絕回扣 證實大法

現在中國大陸執法機關腐敗現象相當嚴重,由個人腐敗發展到團伙腐敗。
我在行政執法機關工作,辦事過程中,遇到金錢賄賂的時候,我都婉言拒絕。但那段時間內從未提自己是煉法輪功的,沒能起到證實大法的作用。在大陸,江氏流氓對法輪功的迫害讓人喘不過氣來,當時單位領導也不知道我修煉。在我這兒行不通,就到別的工作人員那兒,一賄賂綠燈就亮,暢通無阻。弄得行賄的人反倒覺得我膽子小、死心眼,從此很少再有人找我辦違法的事。這樣更好,活得踏實。

不過在常人中修煉也不容易。記得2001年,辦事的人直接找到有關領導「通」,領導發話讓辦,我和身邊的同事誰能說不辦,不便拒絕,只好給辦。方便門一開,就有下一次,一次接一次,還有好處費。領導認為這是為下屬著想,讓大家多掙點外快。因為中國大陸工資不高,靠一些不正當手段來增加個人收入。我實在受不了,這哪是修煉者所為?推托不辦,不要好處費,領導和同事會對自己產生戒心,造成隔閡,進而怨恨你;要吧,違背大法的要求。因此,我坦蕩的向同事說明自己是煉功人,這樣做不符合大法標準,想讓同事找個託詞不給辦。可同事根本不想說,弄得我很煩惱。

回家後,與親屬同修切磋,大家悟到:應該堂堂正正的向有關領導言明自己大法弟子的身份,並正面講清法輪功真相。我也覺得應該走出自己,進入他人之中,證實大法的美好。

一天,時機成熟,我準備給領導講清真相,可天氣陰沉沉的,跟我作對,給人以非常壓抑的感覺。當時想打退堂鼓,可又一想:不能錯過這個好機會。於是,我邊發正念,邊向領導的辦公室走去,恰好辦公室沒其他人。

我隨手關上門,先和領導說了幾句有關工作中的事。接著便切入正題,闡明了自己在法輪功未遭迫害前就開始了修煉,身心受益很大,按「真善忍」標準嚴格要求自己,工作中不能收不義之財。只有這樣,才符合煉功人的標準。
最後領導說:這樣做也是為了大家著想,其實我自己也不想這樣幹。臨別,領導還關切的叮囑我:煉法輪功的事可千萬別跟他人說,現在的人到關鍵時刻,甚麼事兒都幹得出!!

從此以後,再也沒有發生行賄的事。真應了師父所說:「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 (《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在正法修煉的洪流中,自己猶如滄海一粟。平凡的點滴正念正行,讓我真切的見證了師父的慈悲和大法的偉大,大法弟子整體配合的威力。在正法修煉中,無論在任何環境下,只有堅信師父,心中裝著法,正念正行,放下人心,理智、智慧的救度眾生,才能走好走正,不辱使命。

今天是中秋佳節,闔家團圓的日子,我堅信大法弟子與師父相聚團圓的日子也不會遠了。


(首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交流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