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束了流離失所的生活,繼續做好資料工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0月9日】「我要回去了。離開時,我們從內心發出的惜別之情,是常人所無法理解的。同時我也感到,我以前並沒有修,只是在學。我真的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度,對不起大法弟子的偉大使命。痛定思痛,我找到了這次被邪惡鑽空子的原因,……」
──本文作者

* * * * * * * * *

尊敬的師父您好:
各位同修你們好:

非常榮幸得到這個機會,參與網上法會,借此機會向恩師彙報,並與同修切磋。

我是1999年7.20前不久得法的弟子,始得大法就感受到大法的神奇和威嚴。那是99年初的一天,我想:我是一個剛入門的弟子,喝點酒沒有關係,大不了從新修唄。於是在一次中午宴請客戶時就喝了白酒。之後不長時間,我的主元神就離我而去,我這邊的身體完全沒有了意識。直到晚上7點多鐘,客戶把我扶上了車,這時我的主元神也回來了……。通過詢問,我才知道,我在吃飯過程中的表現,完全沒有了修煉人的樣子。《轉法輪》中師父說:「當你一喝酒,「唿」一下全都離體,在這一瞬間,你身上甚麼都沒有了,誰都怕那種味。你染上這習慣是很討厭的,喝酒會亂性。」在這期間我還有不檢點的言行,使我後來的處境非常尷尬。同時,也使我更加認識到修煉的嚴肅性。

因為我剛入門時的狀態很好,盤腿沒有障礙也無消業的感覺,只有兩個多月的時間就出現了:「……一種狀態,坐來坐去發現腿也沒有了,想不清腿哪兒去了,身體也沒有了,胳膊也沒有了,手也沒有了,光剩下腦袋了。再煉下去發現腦袋也沒有了,只有自己的思維,一點意念知道自己在這裏煉功。」同時還有許多《轉法輪》中講到的現象如:撞汽車了(還業)、夢中遇到大神仙(不二法門的考驗)啦、遇到一個一絲不掛的我所愛慕的人(色關考驗)啦等等。所以,我對大法對師父是深信不疑的。當時我感到應該抄書了。我每個月抄一本《轉法輪》,九個月抄了九本《轉法輪》,之後又抄了當時幾乎師父所有的講法。那一年,我的天目開的很高。一天早晨,我的元神衝出了第一層天體,伴隨著巨大的轟鳴聲,第一層天體裏的物質解體了。在第二層天體中,我從較微觀的粒子聚成較大粒子組成的生命,好似從無到有。我對著師父的像忍不住大哭起來,無法用語言表達對師父的感激之情。後來在看守所我「看」到了「金字塔」──那是由小「金字塔」組成的大「金字塔」。還有用能量貫串起來的「宇宙體系」等,其情景是非常壯觀的!

所有這一切,都為我在此後99年720開始的大迫害中,走過那些黑暗的日子,打下了很好的基礎。在證實法、講清真象中,起到了一定的作用。我因為堅持修煉法輪大法,被邪惡判過刑,但我是一個「不認罪的人」,也是被邪惡稱之為「視死如歸」的人。但是,我知道我做的還非常不夠,離師父對我們的要求、眾生對我們的期盼相距甚遠,我真的非常慚愧。現在回想起來,我原來以為自己修的不錯,回過頭來一看,發現我不會修,我能從魔窟走過來,如果不是師父的保護可能早就沒命了。

特別是在今年的7月份,我經歷了一場生死考驗,這次考驗雖然最終沒有讓邪惡得逞,但是卻對我的修煉過程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我不知道在甚麼地方被邪惡之徒跟蹤了。同修開著車機敏的甩掉了跟蹤的車,接著又被跟上了。我下車了,甩掉了跟蹤。在確認無疑的情況下,我到了一位同修家。以前,我們只見過一面,幾句話過後,我知道是師父安排我到這來的。因為在此之前,我在家建立了資料點,甚麼電腦、打印機、複印機、刻錄機等等一應俱全,成了專職資料員,心裏還挺高興:不用上班了,專門在家學法、做資料吧。幾個月下來,資料做了不少,心性卻沒得到提高,甚麼歡喜心、顯示心、幹事心,放得越來越大。整天忙忙碌碌的,學法不靜、煉功不靜、發正念也不靜,所以就出現了前邊那一幕。

而這位同修雖然是郊區人,在家幹著農活,是家裏的主要勞動力,但是學法煉功、發正念,一樣也不少做,她一坐下來就靜,這正是我所缺少的。特別是我剛到的第二天,半夜12:00的發正念之後,我全身發抖,有一種陰冷的感覺。我知道這是邪惡的東西在侵入我的肌體。我立即發正念,用了半個小時的時間,我感到清理完了,全身發熱起來。第三天也是同樣的情況。

我在這裏住了一個星期。在這一個星期裏,我周圍的同修和我共同發正念,鏟除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和另外空間的操縱,顯示了整體正念的威力。弟子互相傳遞著信息,決不讓一個弟子被迫害。我們幾乎在同一時間,感受到另外空間的邪惡被銷毀。

我要回去了。離開時,我們從內心發出的惜別之情,是常人所無法理解的。同時我也感到,我以前並沒有修,只是在學。我真的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度,對不起大法弟子的偉大使命。痛定思痛,我找到了這次被邪惡鑽空子的原因:

1、沒有按照師父的要求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狀態修煉,而是因為自己經濟條件很好,就不想出去工作;
2、沒有修好自己的一思一念,縱容了邪惡因素的滋長,同時也給自己帶來了麻煩;
3、根本的執著沒有放下,自我意識強,始終沒有徹底否定舊勢力的安排。

根子上的問題找到了,我的思維得到了很大的開闊。我悟到也要做到。我結束了流離失所的生活,回到了離開三年多的家,找到了一份適合我的工作,歸正我修煉的路。

現在,我的狀態非常好,修煉的道路也越走越正。在我的生活環境中、在我的工作環境中,講清著真象,救度著我身邊的人。「大法圓容著眾生,眾生也在圓容著大法」(《道法》)。我沐浴著浩蕩的師恩,在通往回家的路上,堂堂正正、決不停步。

(首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交流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