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悲眾生 維護大法的威嚴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0月9日】來到外邊,劉×說咱這也是上支下派的。我說江××己被多國起訴,一旦江××不認帳的話誰來充當替罪羊?劉×說那把我們送到監獄去?我說善惡有報是天理,快給自己留條後路吧!劉×好像有所悟,說這院我還得來。我說擁護大法可以,反之,就得聽我講真象。後聽人說此人也在看《轉法輪》
──本文作者

* * * * * * * * *

我是一名大陸大法弟子。我們家有幾個人修煉法輪佛法的,所以有個優越的環境。從1998年得法後,一直保持集體煉功,在我家成立煉功點,坎坎坷坷堅持過來了。

我們不忘師父的教導,從不間斷學法,堅定走好一個大法弟子的證實大法之路。因為我們是法中的粒子,溶於法中,發生任何矛盾首先向內找,修去執著,再幫助別人跳出執著,不斷去掉執著,修正不純。迫害開始後,我們不同程度受到干擾,彷徨,又收到假經文,致使有些人不能接受明慧網。但是這一切師父都知道,師父不止一次安排同修啟悟我們,後同修拿出明慧網師父照片,這樣我們地區全面走向正法,講真象。

晚上我們在街上發資料,常常是警車街道裏來回穿梭,我們也不急不躁,穩住心,一個心不動就制萬動。你過去,我就發,那時候情況很複雜,風風雨雨中走過了三年,過程中有喜有悲。但是我們是正法弟子,我們是救度眾生來了。

2002年被勞教期間由於沒認識到自己的根本執著,被迫害的不能走路,保外就醫。出來後學法找到了根本執著後寫了嚴正聲明,否定歷史上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堅決走師父安排的正法之路,放下自我,無私無我,溶於法中。

隨著不斷的學法,發正念,我的身體也在恢復,剛能走路的時候,我悟道,應從行為上破除舊勢力的束縛,出去做一個正法弟子應該做的,一天我拿了二十一個真象小冊子由妻子挎著胳膊出去發資料,由於有不好的因素,妻子也有些怕,我鼓勵她不要怕,甚麼都不想(當時妻子不修煉)回來後,我深入學法,因為「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排除干擾》)

一天我在家裏看《明慧週刊》。聽到外邊有吵雜的聲音,我也沒在意,可往窗外一看,見本地派出所的張×正扒窗往裏看著,還在笑。我放下書推門出屋,外邊站著劉×(指導員),鎮副書記與一個陌生人夾著一個公文包,是市裏甚麼局的職能人員。此人始終沒說話,先走了。

我牢記師父的法,遇事不驚,沉著冷靜,在任何情況下都不配合邪惡,並發正念鏟除其背後的爛鬼與黑手。劉×問我腿怎麼了,我平靜地說,被你們同僚迫害的(因長期在勞教所遭受肉體與精神雙重迫害,故而走路不便)你們來我家有甚麼事?劉×介紹說鎮領導關心來看你。我說:好吧!正好你來了,我修煉真善忍做一個超常好人,本人身心受益,家庭和睦,有一個好的身體更好的服務於社會,大法能使人心向善,使人類道德回升,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法輪大法是正法。

接著我向他們講天安門自焚真象是江××一手策劃的,己在國外曝光。又談到大法在國外洪傳盛況和受到一千多項褒獎,進而又講到學大法的人數在92年到99年的七年內迅速發展到一億人。這一切說明大法能挽救人類道德,靈魂,能喚醒人民的良知,善念。文化大革命歷次運動後老幹部平反,紅極一時的劊子手們都被以各種藉口槍決。對其家屬謊稱因公殉職,歷史上迫害正信的哪個有好下場。

稍一停頓,吳×插話問劉×:他在那裏(指勞教所)也這麼說話嗎?我說法輪大法是正法,我們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不參與政治,憲法規定信仰自由,我們堂堂正正,在哪都一樣。江××妒嫉好人,以權代法,坑國害民,國以民為本,你們是人民的公務員,花著人民的血汗錢迫害人民。

劉×感到理虧,轉過身去與我父親說一些誣蔑大法的話,我立即發正念,並求師父加持。劉×馬上拉著幾人就走,吳說你二十幾了?我說我都三十幾歲了。吳×不解的說:這怎麼回事呢[指我比實際年齡看上去年輕許多]?

來到外邊,劉×說咱這也是上支下派的。我說江××己被多國起訴,一旦江××不認帳的話誰來充當替罪羊?劉×說那把我們送到監獄去?我說善惡有報是天理,快給自己留條後路吧!劉×好像有所悟,說這院我還得來。我說擁護大法可以,反之,就得聽我講真象。後聽人說此人也在看《轉法輪》。

我從中悟到,講真象既要為對方著想,又不失大法的威嚴,「大法可正乾坤,當然就有其鎮邪、滅亂、圓容、不敗之法力。」(師父經文《定論》)「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惡就垮 修煉人 裝著法 發正念 爛鬼炸 神在世 證實法」(《怕啥》)

一個月後的一天晚上9點左右,有人敲門。大哥出去問是誰,此時幾個人破門而入,闖進幾個人。大哥快步走過去,說一聲,站住!幹甚麼的?!有人回答,市局的。大哥說,這麼晚了市局的就可私闖民宅嗎?這時從後邊過來一個人,他認識大哥,說來看我。此人是本地片警。

他們進了屋後有些不知所措。母親說610的來了,你拄棍過去看看吧!我放好書來到東屋,是本市610的李××、蘇××,與兩個便衣和一個本地派出所片警,幾年來本地對大法與弟子的迫害都是他們主使幹的,耽誤了我們多少救度眾生的機會時間。一幕幕浮現在眼前,多少眾生因你們被毀。「忍不是懦弱,更不是逆來順受。大法弟子的忍是高尚的,是生命偉大堅不可摧的金鋼不動的表現,……忍是可以為真理而捨盡一切」(《忍無可忍》)。

我想必須維護大法的威嚴。我嚴厲的痛責了他們,並說幾年來他們的所為造成的對大法與弟子的一切損失他們應負責;目前我的生活很困難,你們必須給我找工作;還大法一個清白,我修大法真善忍做好人被你們迫害這樣,你們必須給我一個說法。李××說你的情況我會向610反映,蘇××說這是我們的工作你得替我們著想。我說,我只為大法負責,因為我是大法弟子,而你們的所為不只是對我的迫害,而是對人類善良、正義、良知、道德的迫害,你負得了責嗎,你們迫害大法犯的罪天理不容。

他們都不說話了。我想到師父的經文《正法與修煉》及時調整心態:「對表面的人要儘量平和與慈善……對於另外空間的邪惡的干擾,一定要嚴肅的用正念鏟除。」我身邊有幾個大法弟子(家人)正在發正念鏟除610人員背後的一切邪惡。

蘇××問我,你姊妹幾個?我語氣平和又不失威嚴反問,你們這麼晚來我家幹甚麼,有何目地?私闖民宅是犯法的。蘇××自覺理虧,說來看你。我說:大法讓人以真善忍為基本準則,修心,向善,做好人,有甚麼錯?蘇××等人理屈詞窮,無話可說,背後的邪惡又被鏟除,只好灰溜溜的走了。我們沒有因為室息邪惡而歡喜,而是集體立掌發正念20分鐘鏟除當地派出所與市610職能人員背後的黑手與爛鬼。

變被動為主動使整體圓容不破:

2004年4月一天我與同修切磋,我們地區如何更好的講清真象推進整體正法進程,主管本地法輪功的是吳×主管公檢法司,如果把他講明白了,邪惡利用不了他,那我們講真象的環境不更加寬鬆了嗎?因此我決定去找他去。正好最近陳至立迫害法輪功活動波及到了學校,機會別錯過了。但要分清是證實大法而不是證實自己。

這樣一天下午我去政府找610講清真象,同修在家發正念配合。

我來到鎮政府,經在這組織委工作的同學介紹我和鎮委主管法輪功的副書記吳×見了面,我很禮貌客氣的與之交談、處處體現大法弟子的風貌來,但又不失大法的威嚴──

吳××,我想就法輪功問題和你談一談,首先我想闡明一點我們的談話必須建立在和平,公正的基礎上,因為大法是來救人的,誰都知道法輪功教人以真善忍做超常好人,這是一部高德大法,同時憲法規定信仰自由,所以我希望你能跳出你那領導的範疇站在旁觀者的角度上、清醒、理智的來談,當然我不希望你是個卑躬屈膝、順顏承志的協從者。他說好吧。

我接著說,法輪功自1992年傳法以來一直健康的發展,修者身心受益,七年來人數成爆炸性增長,這引起了江××的妒嫉之心,恐慌之餘下令迫害法輪功,而我們地區你的前任為了交差把我彙報上去,還時常派人到我家騷擾,給家人精神造成負擔,我並不是你們認為的所謂「頭」,法輪大法走了一條大道無形的路,沒有任何組織形式,每個人都在為法負責,所以希望你以後不要再找我們的麻煩。

吳×說,我在這個位置上支下派不找是不可能的。我說,人民的公務員首先應以人民的利益為重,上有政策下有對策是為了維護人民的利益不受損失。江××對待法輪功的打死白打的滅絕政策手段殘忍,令人神共憤,因此國外己有多國將其告上法庭,因其犯有群體滅絕罪、反人類罪與酷刑罪,因此江××必受法律制裁。去年北京一場薩斯病死了多少迫害法輪功的人?人不治天治。

在其說話的時候我便發正念。他見我談笑風生,便皺了下眉說,你別裝笑了,你的心一定很難受,像我天天接待上訪的,弄的我焦頭爛額想笑都笑不出來。我說你錯了,我們大法弟子堂堂正正、表裏如一,這是從大法中修出來的。

我和他講了這幾年來我和身邊同修所遭受的迫害希望引起共鳴,誰知他用手做手勢表示戴銬子也不過分。這時,我想起佛是從本質上啟悟一個人,「忍不是懦弱,更不是逆來順受。」(《忍無可忍》)好人應該是受人尊敬的人,不是好欺負的人,大法是慈悲的但威嚴同在。一個常人在修煉人面前是非常脆弱的,講真象舊勢力是不敢反對的,關鍵是做事時的心態一定要把握好。

我嚴肅又不可侵犯的說:你家哪的?他猶豫的說,是城裏的。可是我了解點關於他的情況,知道他自知理虧、心虛撒謊。我接著說,因為你是後來的,沒參與對大法弟子迫害,所以沒想給你怎麼樣(指起訴)。看你面相挺善良的,你應該善待大法。

他說共產黨的官也不好當,上擠下壓的。我抓住時機說:最近上邊有沒有給你施加壓力?他說:幹甚麼?我說:我找他去。他雙手連搖:得、得、得,你在家做你的好人吧!別到處去大說大講,上邊來電話(作手勢)我就說:啊!我們這都挺好。

我想繼續啟悟其善念:吳×你上過大學吧?他說是大學畢業,看你挺有水平的,不像有些當官的出口成髒,一個地方有你這樣的清官人民都得好了。他說:可是誰又能把法輪功的問題說清呢?我說:歷史上迫害正信的從來就沒有成功過,我把羅馬帝國因迫害基督徒而遭滅亡經過敘述了一遍,又講到文化大革命歷次運動平反後劊子手被滅口的反思,又講到歷史上許多預言都提到一定時期有法輪功洪傳;天安門自焚栽贓法輪功,是江××一手策劃的;法輪功在國外受到多項褒獎,國外六十多個國家都有人修煉法輪功,這麼大的事決非偶然。

他突然說美國虐待戰俘的事令他氣憤。我知道他想攻擊美國人權從而維護江××,我說真正讓人氣憤的是重慶大學女碩士生被你們警察在監獄當眾強姦的事,受到全世界正義之士的譴責。而美國公開向世界承認錯誤並釋放戰俘。看看你們同僚是怎麼對待法輪功的,他說我怎麼沒聽說,我告訴他此事已被公開曝光,現在全世界都知道法輪大法好,江××再也沒有市場了。我今天來就是要告訴你真象,法輪大法是正法,善待大法功德無量,今後不准你迫害大法弟子,否則法正人間時迫害大法的人都將淘汰,就像扔掉爛蘋果一樣。江××給你幾個錢,可是他能給你命嗎?災難真的來臨,人是束手無策的。

此時我站起來,帶著極強的正念,身體向外放射著極強的能量。

此人像變了一個人一樣,笑著問我的工作情況,並馬上要打電話安排我的工作,被我拒絕了。我走時,他很客氣的向我道別,這都是大法的威力。後來問到他的同事時,他說現在開會也沒人再提法輪功的事了。事後我們地區發了一遍真象資料。

對於沒有走出來的同修,我們幾個人輪流去找他。每個人都在法中有正悟,所以一把鑰匙開一把鎖,不去的同修發正念配合,不斷在法上認識、互相鼓勵。最近我們地區的同修有發小冊子的、發光盤的、掛條幅的、面對面講真象的,多種多樣,「不同的做法就是法在運轉中有機的分工圓容方式」(《不分正法工作項目 大道無形有整體 ◎師父評語》)。

最近看了師父新經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之後,我們要更大範圍去講真象,更要加強面對面講真象的力度,我們幾個鎮的同修相互配合,同一時間貼出六百條標語,有「法輪大法是正法」和「全球公審江澤民」,有力的震懾了邪惡。

有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首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交流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