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的修煉之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9月15日】姐是一個多災多難的人,命運總是對她很不公平。在我的記憶中,她疾病不斷。可這一切,在修煉了法輪大法後,全都轉過來了,是大法救了她。

1999年,江××開始瘋狂地迫害法輪功,姐參加了省政府和平請願,以後便和大法弟子們一起講真相。一次,她和一位大法弟子去北京上訪。回來後那段時間,惡人每天都干擾她,要她說出前段時間和誰去上訪。姐很堅定,隻字未提,每天晚上點著蠟燭學法,一方面還要防止惡人抄家,每天晚上還要抽時間出去發自己寫的真相傳單。我真的很難想像姐姐的勇氣。可姐總是說:「我是大法弟子,我是修大法受益了的人,我不能證實大法好,我還配稱是大法弟子嗎?」

2000年,姐再次走出家門,邊打工,邊證實大法。那段日子,姐傾其所有,幾乎沒有睡過一個完整的覺,奔波於講真相。因為聯繫不上資料點,她都是用塗料寫。我看她過的很苦,就讓她回家。後來姐找到了她以前煉功點的輔導員,給了她很多法輪功真相資料及書和師父的新經文。在車站要把資料運回的過程中,車站不法人員隨時隨地都查身份證、搜包。記得那天,姐告訴我發正念,惡人一路搜過來,在我們跟前看看並沒有搜,有驚無險。師父講:「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在車上也經歷了如此的過程。我對姐和大法有了一種無法說清的新的感受。

2000年,姐和一位大法弟子到周邊農村講真相,當時沒有資料,他們便買紙和墨,白天寫,晚上發、貼,並鼓勵沒有走出來的大法學員。後來惡人盯上他們,那位大法弟子回到單位就被隔離,姐在惡人提審的第二天便正念走脫了。後來那位大法弟子被判勞教一年半。同年10月份,姐聯繫不上資料點,每晚都走許多路用塗料寫。後來姐找到了同修,他們建立了一個小型資料點解決了真相資料來源。

2001年8月18日晚10點多鐘,我和姐去一個較遠的地方掛真相條幅,姐被惡人帶走了,從此沒有了消息。同年10月份,惡人找到我,我才知道姐被關在看守所。它們把姐打得不能走,好多天都不能下床,活照樣幹,完不成任務不讓吃飯,並時時提審她。記得那天惡人去提審我姐,回來後重複著我姐對他講的話問我:「『放下生死無執著,放下執著無生死。』你能做到嗎?你姐做到了。」師父講:「如果一個修煉者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惡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學員都能做到,邪惡就會自滅。你們已經知道相生相剋的法理,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強為,而是真正坦然放下而達到的。」《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邪惡610的主任也不得不佩服我姐,說:「這個女人了不起。」

2002年5月,姐被當地中級法院非法判刑3年半,現被非法關押在女子監獄,緊接著姐夫在壓力下和姐離婚。姐在來信中說:一個修煉的人是不記常人中的得失的。師父講:「一個修煉的人所經歷的考驗是常人無法承受的,所以在歷史上能修成圓滿的才寥寥無幾。人就是人,關鍵時刻是很難放下人的觀念的,但卻總要找一些藉口來說服自己。然而一個偉大的修煉者就是能在重大考驗中,放下自我,以至一切常人的思想。」《精進要旨二(位置)》我不能想像姐在那種環境下要承受何等的酷刑折磨,但堅信大法、堅信師父使她在邪惡的迫害下一定能闖過來。

最後讓我們用師父的經文共勉;

正大穹

邪惡逞幾時
盡顯眾生志
此劫誰在外
笑看眾神癡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