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一位老年同修的修煉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7月9日】在我們這兒傳頌著一位老年女同修的修煉故事,她叫純清(化名),家住湖南Q縣C鄉。今年58歲,小學文化。在修煉大法以前,她百病纏身,尋師找藥花了不少錢。自98年得法修煉後,她身上所有的疾病一掃而光,生活變得愉快了,家庭也變得和睦了,她真正感到了得法之福。

一、三次進京上訪 正念證實大法

99年7月20日,邪惡發動了對大法的鎮壓,純清心裏非常難過。11月16日,她便和當地同修一起進京上訪,用自己修煉大法後身心受益的事實證實大法。鄉政府知道後派專人到北京把她們抓了回來,關進了縣拘留所。惡人對純清毒打了一頓之後,並對她進行敲詐,在勒索了她與女兒3500元後才罷休(「3500」元錢對這個農村家庭的生活造成了很大的困難)。此後她丈夫對她的態度便十分惡劣,有一次,竟失去理智地拿著一把刀子揮舞著殺到純清面前。純清面對丈夫的恐嚇面不改色,一點也沒有害怕,純清為了煉功經常遭到丈夫的打罵,但純清始終沒有放棄過。

2000年6月18日她隻身一人再次進京上訪,在天安門廣場打出大法真相橫幅,當時有很多同修在那裏,警察見了便前來搶奪,很多同修被惡警抓走了。純清始終不配合邪惡的命令,幾個惡警見了就動手來抬,在純清強大的正念之下,邪惡退縮了,純清堂堂正正地從天安門走了出來。

看到大法受到更為嚴重的打壓,純清證實大法的心更加強烈和堅定。2000年12月28日她一人上路,日夜兼程,又一次來到了天安門廣場。廣場上大法弟子、警察、警車都擠滿了。她與同修們都高喊「法輪大法好」,並向周圍的世人講大法的真相。惡警見了,對大法弟子肆意抓捕,在一群惡警的圍攻下,純清被抓走了。在問話中純清甚麼也沒說,在無理的對待下不回答警察的任何問題。隨後,惡警把她和一個86歲的女同修送到天津,在順義縣看守所關了半個月,接著把她送到了保定,後把她們放了。出來之後她想,證實法的使命還沒完成,回去幹甚麼呢?她又一次踏上進京上訪的行程,在火車上她向周圍的乘客洪法,講法輪大法的真相。惡警發現後把她送到了一個公安局,局長對她進行問話,並準備了紙和筆進行筆錄。純清說我是來證實法輪大法好的,並向局長講真相。局長聽了後無從下筆,便準備把她送回去,走到門口時,純清突然轉身回去拿到那支筆就在紙上寫出「法輪大法好」幾個字。那個局長看見了(可能是受到感動)立即拿出110元錢給她,硬是要給她作回家的路費。這三次進京上訪真如師父所說的:「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正念正行》)

二、去掉怕心講真象,堅定正念破難關

純清回到家中後看到很多世人受欺世謊言的矇蔽和毒害後懷著仇恨的心理對待大法與大法弟子,她便做起了全面講清真相的工作。2001年大年初一清早她帶上許多的大法真相材料,從鄉政府開始沿路上掛條幅,用紅漆印標語……。鄉政府工作人員看見條幅想要取下來,純清見了馬上走過去和他們講道理,告訴他們不要取,並向他們講真相。其中一人忙解釋說:「你老人家到別的地方去掛,我都不管,如果讓你掛在我們鄉政府,就要打破我的飯碗了……」。當時純清把鄉政府幾里路遠的電桿柱子都印滿了紅色標語,字跡清晰可見,震懾了邪惡,喚醒了世人。鄉政府幹部見後要大法弟子刮下來,不然的話要把她們都抓走,同修們都保持正念,沒有一個人去刮,同樣也不准許任何人去刮。純清還在鄉政府幾里路遠的電桿柱子上掛起了很多真相條幅,她怕惡人及不明真相的人破壞,每天堅持看守,同時發正念。一旦發現有人去揭,馬上上前講真象,然後重新掛好。她堅持看守了半個月,在這半個月中有10來個條幅在這鄉里的街道上迎風招展,揭穿了邪惡爛鬼的謊言,向世人展示了大法的威嚴。2001年某月,她去了L市親戚家,為了救度那裏的眾生,她用紅紙寫上了大法好的標語,夜裏貼到大街上去,每次至少貼了百多張。次日,她就上街去看效果,發現很多人都在爭先恐後地觀看真相標語,她當時的心情真是無法言表。

純清天天堅持到煉功點去煉功。她的丈夫很害怕,越想越氣,就到煉功點上去打人。有一次,她丈夫氣急敗壞地將她從煉功點叫出來,不停地對她指責和謾罵,一直把她拖入派出所。面對丈夫的無理,純清始終保持著一顆平和慈善的心,雖然當天她在派出所關了一夜,但回家後,純清無怨無恨,還儘量地多做家務事,照顧丈夫。

不知怎麼的,她丈夫見她去煉功點氣就不打一處來。又一次沖到煉功點上,一看純清正在打坐,他跑上去不由分說的把她從地上倒拖出房子,但純清沒有絲毫的怕心,直到拖出了百多米遠,腿還盤得好好的。這一次,她丈夫又把她吵到了派出所。她對派出所所長說:「你們這樣地逼我、倒拖我,我犯了甚麼罪?」他們無言以對。不管純清面對如何的恐嚇與威脅,她總是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履行著大法賦予大法弟子的神聖職責,兌現著史前的洪大誓願。

在政府逼、家裏逼的情況下,純清的處境十分困難。可是想到還有很多世人不理解大法,還沒了解到大法的真相,純清覺得要抓緊時間講清真象、救度更多的世人,才能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2002年3月1日她來到了Y縣H鎮,向趕集的群眾面對面撒真相傳單,邊撒邊講,她講她學法煉功後身體的巨大變化,講國家媒體是如何造假的,講大法在世界的洪傳等,圍觀的世人越來越多。警察發現後把她抓到了派出所,拿走了她11份大法真相資料,當夜把她送入了看守所,用36斤重的大銬子銬著她問話。她對惡人的「拷問」不予任何理睬,惡警狠狠地打了她兩個耳光。惡人見此方法不行,又拿寫好的「材料」,讓她按手印,她堅決不按,並絕食抗議,惡警對她強行灌食,問她:「你跟誰走」。她說:「我跟我師父走!」惡警聽了暴跳如雷,從她的鼻孔裏插軟管灌食灌水。她大喊「法輪大法好」,被一惡警封住了她的口。雖然惡警強行灌食兩天,但對她絕食抗議的決定沒有絲毫動搖。

她覺得不能配合邪惡的任何安排,並提出馬上回Q縣,那個所長說,你以後不要來我們Y縣講大法好,你回Q縣去講。她說大法洪傳世界,應該人人受益,人人受益就要人人了解真相,你再不放我,我還是要絕食。接著Q縣公安局去了幾個人,把她暫送到了D賓館,將寫好的「材料」拿出來,讓她按手印,他們拖的拖,抬的抬,拿著手指按。純清始終不配合,還對著賓館裏的世人大聲講法輪功的真象。惡警見後趕緊把她拉走了。轉押進Q縣拘留所,一個姓王的惡警和幾個幫兇又把她按住強行要她蓋手印。她又高喊,被惡警卡住了脖子,接著送到看守所15號房,還打了她幾個大耳光,並野蠻地將她的指紋蓋到所謂的「材料」上。

2002年3月29日她被轉到了Z勞教所,腳連手一直銬著。當天她就開始絕食抗議,直到第35天,一口水也沒有喝,惡人又來灌食了。純清說:「你們有沒有良心,我58歲了,勞教書上說45歲……」,在她義正詞嚴的要求下,銬子被解除了。隨後,勞教所裏的人要帶她去洗腦,她就是不去,獄警野蠻地拖她,她吊著門扣就是不鬆手,手都被他們弄破了,出血了她也還是不鬆手。她把手給幹部看並質問他,幹部說「先禮後兵」。過了13天惡人又來給她洗腦,騙她說:「幹部找你有事」。純清不知情去了,一進大門發現很多人在接受所謂的「聽講」,她發現不對,便高喊:「法輪大法好!……」邪惡立即封住了她的口,把她拉了回去,以後就再也沒有叫她去洗腦班。但獄警指使著那些叛徒輪流地給她洗腦,實行車輪戰術,要她背叛大法。她義正辭嚴地跟她們說:「有好處了,你們就學了,有難了,你們就反了!你們是叛徒!……」兩個月後惡人們自己寫了「材料」又要她蓋手印,並指使著四個吸毒的青年人來行惡。純清立即發正念,清除另外空間的一切邪惡因素,半個小時後那四個吸毒青年還沒能拿動她的手。一群惡警蜂擁而上摁的摁腳,拽的拽胳膊,拿著她的手就往紙上蓋,一個指頭一個指頭的按,她又高聲地喊師父,和法輪大法好,她甚麼都不聽邪惡的。2002年9月4日,她從Z勞教所堂堂正正地回來了。

三、互相配合,整體提高,集體煉功,音樂不停

純清所在的Q縣C鄉煉功點,不論是幾歲的小孩還是七八十歲的老人,她們的煉功動作都很整齊。她們文化不同,條件各別,但總是能互相配合,整體提高。她們根據各人情況的不同都堅持到外面去做講清真相的工作,出問題及時看書學法向內找,並在同修們的互相幫助下解決了種種問題。自99年7.20以來,雖然當地同修都遇到過很多不同程度的魔難,但都在師父的慈悲看護下有驚無險。她們正念正行維護大法的事蹟,讓人們讚歎、佩服,從幹部到百姓都為她們的堅定而感動。純清同修學法煉功非常精進,大法給予了她無量的智慧,她能說會道,思路清晰,說出的話像詩一樣押韻,在講真相過程中很能說服於人,很能打動人心,用自己的行動證實了大法。

Q縣C鄉煉功點自99年7.20以來,雖然受到惡人不同程度的干擾,但集體煉功從沒有間斷過,在最困難的日子裏,她們能互相配合,靈活地改變煉功地點。在大路旁,在田野上,在樹林中都能聽到煉功音樂中師父那慈悲的聲音和大法弟子創作的動聽歌曲。現在環境被她們正過來了,她們公開在外面煉功學法,逢人便講大法的真相,去過C鄉的人們無不讚歎大法弟子的正行。那裏處處可見大法真相標語和大法條幅,無人敢撕,無人敢揭。現在在煉功點上,大法弟子還自己創編了一套舞蹈教大法小弟子跳,所以時常有人去觀看,進去問這問那,這時大法弟子便送上珍貴的大法真相資料供他們閱讀。她們用生命與智慧把當地的修煉環境正過來了,其他地區的大法弟子一到那個煉功點無不流下激動的淚水。那個煉功點的上空雖然沒有掛起「法輪大法好」的大旗,但在人們的心中已升起了對大法的無限敬意和嚮往。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