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害致死名單引發的回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8月17日】看到2003年7月20日明慧網上刊登的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的名單,心情十分沉重。757位真心向善的好同修被迫害致死,細細讀了名單,發現竟有5位同修是我身邊的好友或很熟悉的同修,因為堅信真善忍被奪去了生命。我為他(她)們在黑雲壓頂的情況下堅信大法、堅信真善忍的壯舉而驕傲和自豪。然而,不覺中,「名單」在我的眼前漸漸地模糊了……

忽然,名單中一個熟悉的名字映入我的眼簾:不可能吧!難道在勞教所裏的他也遭毒手了嗎?一年之前,我們在勞教所裏的經歷像幻燈片一樣,一幕一幕閃現在我的眼前:

有一次,我因拒絕穿勞教人員的「囚服」,被關在小號的鐵椅子上。第三天,又關進來一個人,他被吊掛在我身旁的鐵欄杆上,交談之後,我才知道了他的情況:他早在2000年末的時候,因進京上訪被當地的公安局綁架到這個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當時,他們當地的公安局一次用了兩輛大客車,把他們80多大法弟子一起送到勞教所。他一進勞教所,從各個方面都抵制邪惡的迫害。二十幾天後,他躺在床上不能動,每天吐血。有一次,吐了一地的鮮血,把勞教所的刑事犯和管教嚇壞了,怕擔責任馬上找來獄醫檢查。獄醫確診是:晚期肺癌。

獄醫向勞教所彙報時說:這人沒救了,頂多能活一個月。為了推脫責任,勞教所第二天就把他用車送回了家。骨瘦如柴的他被送回家後,親戚朋友來了許多,有人主張要立即送到醫院搶救,看到他奄奄一息的樣子,屋裏屋外哭聲一片。他勉強睜開眼睛用微弱的聲音對妻子說:「我是修煉的人,我不用送醫院,給我念一念《轉法輪》就行。」親人們散去後,妻子每天給他念《轉法輪》,幾天後,他能喝小米粥了,又過了幾天,他能自己煉功了,又過了幾天,他完全恢復了正常,就是每天吃八頓飯,飯量也大得驚人。二個月後,他由原來的不足一百斤體重猛增加到一百六十多斤,人也像換了一個人一樣,親朋好友看到他這樣都說:「法輪功真神了,要死的晚期癌症,只是煉煉法輪功,就全好了,真是不可思議。」

我問他:「你這次是因為甚麼被綁架的呢?」他說:「我們當地洪法做的很好,街上的商店牆上、電線桿上貼的大法真象標語、傳單,一層又一層,警察白天剛撕掉,晚上大法弟子又貼上一層。我為了把這個情況記錄下來,就借了一個小型攝像機去錄像,然後發給明慧網,誰知公安局在電線桿上偷偷安了一個監視頭(這種東西很小,不易被發現)結果把我偷拍下來,到我家把我綁架到公安局。

我又問:「你現在在幾隊。」他說:「在一隊。」我說:「我也是在一隊。怎麼沒見過你。」他說:「我是剛來的,昨天剛到。」「為甚麼剛到就被送進小號了呢?」我又問。他說:「我們剛到管教就叫我們背甚麼《勞教守則》,我們幾個拒絕,管教叫來一幫刑事犯,四、五個人圍著一個人打,把我們打得很厲害,結果那個教導員說我是領頭不背,就把我送到這來了。」

後來,他被吊掛了五天,雙腿也腫了,頭也昏迷才被放下來。看小號的管教找來獄醫給他檢查身體。那個獄醫說:「你不是來過勞教所的那個得肺癌的嗎?你回家後,是在哪個醫院治好的。」他說:「我那個醫院也沒去,只在家看看《轉法輪》,煉煉功就好了。那個獄醫大睜著不解的雙眼盯著他,半天沒說話。然後,給他檢查身體,說:」你現在真的和上一次不一樣了,現在甚麼病都沒有。」

後來,有領導要來檢查工作,我才從鐵椅子上放下來,我和他每天睡在地板上,我倆在小號了共呆了二十幾天才被送回原來的隊。

回到原隊後,我和他被列為所謂的重點人員,每天有幾個人對我們進行監視。有一天,利用上廁所的機會,他看見旁邊的包夾人員不注意,把一個小紙團塞在我手裏,我拿到角落裏一看:是一篇老師的經文詩,我很快把詩背下來,並傳給了其他同修。

後來,勞教所為了更加進一步迫害大法弟子,就把第二次進勞教所的大法弟子都調到一個隊裏,所以他被調走了。

可是,我們仍能在食堂裏偶爾見一面。有一次,我們隊正在外面練走步,他們隊正去開飯。我們遠遠望見,他們隊的大法弟子都不去站隊,也不蹲下,不同刑事犯站到一起。領頭的隊長指揮幾個刑事犯正在打每個不配合他們的大法弟子。我看見幾個刑事犯把他按蹲下,可他又站了起來,隊長和幾個刑事犯一邊罵著人一邊打他,後來又把他送進了小號……

後來,我從勞教所出來了,就聽不到他的消息了。據後出來的同修說,他正和同修們在勞教所絕食抗議……

我的思緒從回憶中拉回。看到面前的這張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名單。每個正法弟子的身後都留下了正法的閃光的腳印。正像明慧上的文章寫到:「人世間的生死不是生命真正的生死,生命因為同化大法而獲得永恆。……不久的將來,世人會猛然發現,先行者們維護正義和真理的堅實腳印,為人類樹立了一座座光照千古的道德豐碑,大法弟子的勇氣和故事會流傳不止,與歷史上最偉大的捨生取義的英雄傳奇一起相映生輝。」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