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路上一曲平凡而又動人的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7月25日】同修今年50多歲,從95年得法至今,坎坎坷坷,艱難而又堅定地一步步走到今天,在正法路上譜寫了一曲平凡而又動人的歌。

病魔纏身欲輕生,幸遇大法指航程

隨著年歲的增大,加上體質的虛弱,該同修的病紛紛湧上來,如厭食症、膽結石、胃病、風濕性關節炎等等,不停地折磨著她。在久治不癒的情況下,她逐漸產生了厭世的悲觀情緒,有好幾次,由於實在難以忍受身上的劇痛,想一死了之,但每次都是女兒那可愛的笑臉使自己打消了輕生的念頭,忍著病痛堅持活了下來。期間,為了祛病,她也練過其它許多氣功,但收效甚微。

1995年10月,就在她為病痛愁苦萬分之際,一位朋友借給她一本《中國法輪功》,推薦給她閱讀。當晚,她打開書後,漸漸被書中的話吸引,越讀越激動,如獲至寶般一口氣讀了兩遍。她自言自語道:「這功法太好了,我可找到光明大道了!」當天夜裏,她激動得流了一夜的淚水。就這樣,她踏上了修煉之路。

學法得法重修心,牢記師訓做好人

煉功一個月後,她的雙腿、手臂痛了一個晚上,第二天覺得自己一身輕。後來到醫院一檢查,身上的各種病全好了。得法後,同修除了每天堅持煉好五套功法外,在日常生活中嚴格按照師父的話去要求自己,處處為他人著想,做一個好人。

有一天買菜回家後,發現賣雞蛋的人多找了她3塊錢。當時她就想起了師父的話,於是趕到菜市場退回了多收的錢,並真誠地告訴那人「我是煉法輪功的,師父教導我們要做一個好人,不是自己的錢不能要,要按照『真善忍』來要求自己。」使對方深受感動。當晚煉靜功,她雙盤一下子盤了50多分鐘,還不怎麼疼。她從心底感受到了師父的默默鼓勵。

大法遭謗心委屈,為討公道上北京

1999年7月20日,邪惡的鎮壓陡然降臨,鋪天蓋地的謊言瀰漫開來,讓人透不過氣來。電視、電台、報紙,全都充斥著誣陷、誹謗大法的謊言。看見國家電視台公然誹謗這麼偉大的佛法,看見馬路上一本本寶貴的大法書被壓路機無情地碾碎,同修心如刀絞,眼淚止不住的外流。一開始,她不為家人的阻撓所動,堅持在家學法煉功,幾個月後,和功友一起交流,大家認識到:大法遭難,作為大法中的一員,理所當然地應該走出去說句公道話,為大法鳴冤。於是,她們踏上了發自內心的上訪之路。

1999年12月,將家裏的事情安排妥當之後,她和三名功友一起,乘火車前往北京,準備上信訪辦喊冤。不料被人告密,單位派人乘飛機提前趕到北京。結果,一行三人,連同另五名功友不幸一同被抓,被拉回當地拘留所,非法關押半個月。拘留所裏,面對惡警的打罵,她堅持煉功,並和功友們一起大聲背《論語》,抵制邪惡。半個月後,惡警要求她們寫「保證」,被她嚴正拒絕:「我上訪是去說真話,沒有錯,不寫!」她丈夫趕來,代寫了一份,結果被她撕得粉碎。最後,丈夫在一份寫好的「保證書」上簽了她的名字,把她領回了家。

回到家後,丈夫為了防止她再次上北京,就將她反鎖在家,並嚴密監視。她仍然在家堅持學法、煉功,但想起第一次上訪,沒能抵達目的地,而在拘留所裏,雖然是丈夫代簽的「保證書」,自己沒寫,但還是配合了邪惡,心裏就一陣陣難過。

2000年6月,經過幾天的精心準備,同修智慧地衝破封鎖、監視,隻身一人繞道前往北京。半路上,遇到另一名上訪的功友,於是同行。沒想到,在火車開到河南焦作時,由於她將火車票放在了功友身上,那位功友被抓,她也連帶被抓,一同被帶到當地拘留所。在拘留所裏,她拒絕說姓名、地址,帶動功友們一起抵制邪惡。幾天後,一名同鄉的同修忍受不住折磨,被迫說出了地址,於是她們被單位保衛科的惡人帶回家鄉,非法關押在一派出所繼續施以非人的折磨。

惡警們使出了各種手段,想逼迫她們放棄煉功。同修就用親身的經歷向他們洪法,告訴他們大法好,告訴他們大法是被誣陷、冤枉的。惡警們達不到目的,便叫來她的家人,施以情感攻勢。她的媽媽、小姑子、姐姐……一家大小四五個人,由於受當局謊言的欺騙,開始對她輪番地說教。一下午的說教、打罵,都沒能迷惑她。最後,她女兒代寫了一份「三不保證」,由另外一親人簽字後,得以釋放回家。

經過兩次上訪,丈夫受派出所、單位的壓力和欺騙,更加反對她學法煉功,並以離婚相威脅,逼她放棄修煉。她正言相告:「是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現在大法遭難,正是該我站出來為大法說句公道話的時候。你要離婚,那是你的選擇,我不會放棄修煉的。」結果丈夫再也不提這事了,也默許了她的修煉,但還是暗中監視她,不許她和其他功友聯繫,以阻止她上訪。

堂堂正正講真象,正念正行救世人

隨著同修不斷的學法,她逐漸認清了身上的責任,就是要用各種方法將這場邪惡迫害的真象向世人揭露。於是,她智慧地繞過家裏的封鎖,和功友取得了聯繫,得到了真象材料,然後悄悄地出去散發。

再後來,師父的講法肯定了弟子們的正念正行,給她莫大的鼓舞,於是大膽邁出家門,堂堂正正地向周圍的老百姓講清迫害真象。她除了堅持學法、煉功外,每天都要走出去講真象。周圍每一個碰上的人,都是她講清真象的重點對像。每次出去,她都隨身帶上真象資料和真象卡片,以自己的親身經歷告訴對方真象,對方明白過來後,再贈送對方卡片或資料,效果很好。

呆在家裏,她就邀請熟人、朋友、左鄰右舍上門,給他們講述受迫害的親身經歷,並放真象片給他們看,讓他們親眼見證這場迫害的邪惡。

好多次買菜回家,她總是提著一大堆蔬菜。女兒問她:「媽,買這麼多菜,怎麼吃得完?」 她說:「遇到那些菜農,我就忍不住一個個給他們講真象,講一個就買一些。」

走在路上,看到推車的工人走上坡路,很費勁時,她就上前主動幫忙。在公共汽車上主動讓座,看到別人有困難時,就上前幫忙,在對方親身感受大法弟子熱忱助人的同時,揭露迫害的真象,告知大法的美好。

平時在家時,遇到有陌生人敲錯門,或者有推銷員上門推銷商品時,或者接到打錯的電話時,她都抓住機會,告訴對方大法的真象。

同修就這樣利用一次次機會,主動積極地去向人們講述大法的真象。

其實以前,她的性格很內向,和朋友在一起都很少說話。自從邁出去講真象後,越說越能說,越說效果越好。她沒多少文化,可從她話語裏透出的真誠、善良、淳樸和熱忱,總是一次次打動著世人的心坎,讓他們真切感受到了大法的慈悲美好以及迫害者的喪心病狂。

當地的警察,單位保衛科的人,經常通過打電話、上門詢問等方式騷擾同修。同修認識到:他們也是被救度的對像。於是就主動向他們講大法真象,講自己修煉後身上疑難雜症不治而癒的神奇經歷,並正告他們:「不要再迫害大法弟子。在這個非常時期,誰給予大法以支持,將會有美好的未來,誰助紂為虐,將來定遭惡報。」她憑著堅定的正念,使用智慧的語言,說得警察們啞口無言,自覺慚愧得不敢抬頭,警察們明白過來以後,再在路上見到她,也裝作不認識。同修怕他們沒徹底明白真象,就主動上前拉住他們繼續講,警察們邊聽邊答應:「好好好!我們都知道了!」同修一鬆手,他們就急匆匆改變方向而去,再也不找她了。

由於她大膽地向世人面對面地講真象,造成了部份同修的不理解,認為她不注意安全,方式太激進。她知道後,認真地用大法衡量了一下自己的行為,認為自己這樣做沒有錯。她說:「師父一再提醒我們,要抓緊時間救度世人,講清真象。我發現面對面地講效果很好,能夠在聽的人心裏留下很深的印象,徹底的改變其對大法的誤解,既然是好事,為甚麼不做呢?」她又與同修們誠懇地進行了交流,並用自己的親身經歷告訴大家:「我剛出來講時,也有點怕。不過,我悟到,怕心是一種私心,是修煉中應該去的,一旦逐漸去掉以後,講真象時,就會收到很好的效果。相反,如果以不安全等藉口來掩蓋這個怕心,就是給了它一個生存和壯大的場,它就會越來越大,最終導致自己正法進程受阻,這樣就很沒有必要。我並不是要大家都和我一樣去講,師父也說過,『作為修煉的人,沒有榜樣,每個人所走的路都是不同的。』你發傳單,我講真象,他掛橫幅,有的人這樣做,有的人那樣做,大家都是為了助師正法,都在走自己的路。關鍵是要通過做事本身,去掉執著!」有的同修通過這次交流,也開始放下怕心,大膽向世人講起了真象。這樣,一傳十,十傳百,該地區很多世人都明白了真象,不再反對大法了。

在講清真象的過程中,也遇上了一些頑固的世人。同修就不厭其煩、鍥而不捨地一次次採用直接的、間接的方式多方面向他們講大法和師父都是最正、最好的,是無辜被冤枉的事實,並向他們贈送光碟,請他們進一步了解真象。這樣一來,對方一般都能明白過來,站到大法這邊來。其中有幾個人還很氣憤的說:「其實經過了文革之後,大家都不太相信中共那一套,採用這麼卑鄙和殘忍的手段來對待法輪功,沒好下場的!我們等著看法輪功平反那一天的到來。」

我想,如果我們每一位大法弟子從自身做起,積極、主動、智慧地向身邊的人講清真象,一個人、兩個人,三個人……不懈努力;一天、兩天、三天……持之以恆,那麼,眾生一定會被救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