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優秀教師證實大法的部份經歷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6月4日】我是一名流離失所的大法弟子,96年得法。當時身患冠心病、子宮肌瘤、闌尾炎、腎炎、肩周炎、低血糖、關節炎、扁桃體炎、紫外線過敏、盆腔炎等10多種疾病。最嚴重的是子宮肌瘤,需要立刻手術,因上有70多歲體弱多病的老母親,下有10幾歲在初中讀書的孩子,女兒在外地打工,丈夫下崗,沒有條件治病。有幸的是,經朋友介紹走入了法輪大法修煉者的行列。

大法的神奇

今年53歲的我,小學高級教師,教導主任,數次被評為優秀教師,優秀黨員。96年剛剛得法修煉,身體就得到徹底淨化。多年有病蠟黃的臉,修煉不到一週時間變得紅潤,疼痛難忍的病體,煉功後,身體輕鬆,走路腳下生風。開始,我只是帶著考察的態度。誰知,第一次走入煉功點,做頭前抱輪時,當場消業。當時,真是感慨萬千,過後所有的病灶全部消失。體內的病瘤由大變小,不知不覺消失了。我切身體會到,佛恩浩蕩,佛法神奇。暗下決心:一定要沿著這條通往光明的返本歸真之路勇猛精進。

第一次冤獄

我是2000年11月下旬去北京證實大法的。當天被惡警非法抓捕,綁架至本地拘留所。我一直絕食抗議,要求無罪釋放。管教問我為甚麼絕食,我說:「這裏的飯是罪犯吃的,我是守法公民,被非法拘留。倍受冤枉、污衊,怎麼還能吃飯?」他們告訴我7天後就放我回家。半個月過去了,也沒有信息。而且,邪惡管教給我們絕食抗議的大法弟子隔離、灌食。他們殘暴地用手指粗的膠皮管子,往鼻孔裏插,兇狠地往喉嚨裏插,用炒菜的大鐵勺子撬牙齒。他們累得氣喘吁吁,把我們折磨的鮮血直流也不放手。

我從第二次灌食迫害時就不配合。師父教導我們「全盤否定一切邪惡的舊勢力安排。」有的同修說:「對人要善。」我說:「我們不能讓邪惡鑽善的空子,不能接受迫害。」拘留所要把我們送往醫院體檢,我不去。後來,我送給他們自編的自由詩:

邪惡擋路

黨的監獄押好人,烏雲當頭黑滾滾,道德敗壞是非混,不抓壞人害好人。
試問公理在何處?再問天理在何方?捫心自問做何人?選擇未來一念間!

當時,有好多有善念的管教當場流淚,並且說:「法輪功就是敢說真話。」所長說:「我把你寫的詩,給我們工作人員每人複印一份。」我說:「多學學《轉法輪》,做真正的好人,為自己和子孫後代選擇好的未來。善惡終有報,時機未到,時機一到,全部都報。」他們都點頭,我真正體會到了大法的威力。後來,所長派人偷偷問我家電話號碼,並且告訴我,讓我回家了。他們害怕更多的人堅持絕食,在晚上7點多鐘秘密放我回家,但告訴別人說送我去醫院。

第二次冤獄

第二天,同修、同事、朋友、親屬都來看我。她(他)們都吃驚地搶著問我,聽說你絕食20多天,沒吃沒喝,以為你一定是不行了,才放你出來。真沒想到,還是那麼精神,真是奇蹟。我告訴他們,這就是大法的威力。

這正是學校放假階段,我白天在家,夜晚做正法工作。這樣,眨眼間19天已過。臘月二十五那天的上午,來了四夥人:單位、街道、鎮政府、公安局,他們說:「你千萬不能再去北京了,再去,我們的工作就都沒了。」最後,讓我交5000元錢所謂的「保證金」,並且說:「1年之內不去北京再還給你。」我說:「要錢沒有,要命不欠你們的。」後來他們以公安局長找我談話為名,把我騙到公安分局。我當時錯誤地認為這是講真象的好機會,就去了,結果被綁架至環境最惡劣的監獄。這次,在監獄又被非法關押了4個多月。在那裏吃的發霉的玉米麵、爛蘿蔔、爛白菜水,連鹹菜都沒有,用水極其困難,每天定量。我被送進監獄的當天開始絕食抗議,因此,剛進監獄就開始挨打。

監獄環境非常邪惡,不許學法煉功。後來,我和同修向獄警、犯人講真象,讓他們了解法理,了解法輪功受迫害的真象,講迫害好人是要遭報應的,現世現報。慢慢地改變了環境,學法、煉功沒有人干擾了。在這期間,監獄的工作人員,得知我兒子在重點高中的尖子班,而且是前幾名的學生,正面臨高考。在我兒子看望我時,他們威脅說:「你媽媽再堅持下去,即使你考上大學,也不會被錄取的。」

我告訴兒子:「媽媽第2次進監獄,你在家親眼所見,是他們利用欺騙的手段。這次,仍然是謊言加騙局。」兒子說:「這個功好,你就在家煉,為甚麼去北京?否則,就不會抓你了。」我說:「兒子,你的身體是誰給的?是媽媽。媽媽蹲監獄,你的學習時間那麼緊張還來看媽媽,而且還安慰媽媽說:『不論別人怎麼說,你永遠都是我的好媽媽。』這是因為你了解媽媽,相信媽媽是好人,是優秀的教師。那麼,現在媽媽的健康身體是師父給的,師父,就是我再生父母,也是我們全家的恩師,更是全人類的恩師,挽救人類,拯救宇宙,救度眾生。使骯髒的社會和人類得到徹底的淨化,讓修煉人的道德標準不斷昇華。這樣的恩師被誣蔑、被誹謗,做弟子的無動於衷,那還配做弟子嗎?你是了解媽媽的,媽媽從不做出賣良心的事。媽媽是優秀的高級教師,可是,為甚麼被抓進××黨的監獄?那些貪官、殺人犯為甚麼不抓?這個問題誰能回答?誰敢回答?這樣的狀態不會維持多久了!媽媽相信兒子一定能夠考入大學。」兒子被我說服了。時間飛逝,幾個月後,我兒子收到了一所大學的本科錄取通知書。我也再次絕食抗議衝出牢籠。我親自帶領兒子到公安分局,辦理了入學手續,並且向工作人員又一次揭露謊言,講清真象,證實大法。

被非法開除公職

大法受誹謗,弟子受迫害。地方的邪惡勢力想盡一切辦法干擾。各級組織的負責人,天天找我談話,影響我正常上班。開始是免去我的領導職務,緊接著開除黨籍。我家被迫連夜搬到外地。一家人妻離子散,流離失所。邪惡通過各種渠道找不到我,2003年把我開除公職,他們知道,我兒子在大學讀書需要錢,想利用這種手段引我回去。我丈夫找人「做工作」,一切手續都辦好了,並且告訴我這次只要回去簽上自己的名字就可以上班。我一口回絕,為了維護大法的尊嚴,我寧願在外打工,也不配合邪惡勢力。

流離失所 助師正法

流離失所的生活已經2年多了,但我並不覺得孤單,師在身邊心有法,千難萬險踩腳下。我在常人家打工,不能正常學法煉功。我時刻牢記師父教導:「大法徒講真象,口中利劍齊放。揭穿爛鬼謊言,抓緊救度快講。」每當我聽到栽贓、陷害大法的言行,都根據不同情況,現身說法,當場講清真象,效果很好。雖然因講真象暴露了身份,有些主人戀戀不捨地,但不敢繼續留用。但他們都叫我放心,一定不去舉報,都知道我是好人。這樣也正合我意,因為,我多走一家,就多一家真正了解大法被迫害的真象,也就多救度一家,用我受迫害的事實,喚醒世人沉睡已久的良知,隨師正法,助師世間行。

個人體悟,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