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重病患者獲新生 講真話四次進京證實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4月27日】本文作者曾是心臟病重症患者,得法前多種疾病纏身。修煉後重獲新生。迫害發生後,為了證實大法,這位大法弟子曾4次進京上訪。面對迫害,不斷向內找,講真相,善待眾生的同時,用正念面對邪惡迫害,有力地震懾了邪惡。

* * * * *

1、修大法獲新生

我今年57歲,18歲時,就患上了風濕性關節炎,二十四、五歲時就發展成風濕性心臟病,後又得了肺氣腫,年紀輕輕的就成了「病秧子」。1991年年底,我的心臟病發作,生命危在旦夕,為了全力保住我的命,家人乘飛機將我護送到北京301醫院搶救。

醫院最好的外科大夫給我做的心臟瓣膜移植手術,從早上7點半,一直做到晚上7點半,換了兩個瓣膜,連1992年春節都是在301醫院度過的,花了近5萬元手術費和醫藥費,命是保住了,但出院後,兩條腿都不會動了,又現學走路,心臟病復發,經常折磨著我,肚子大的像孕婦。肺氣腫讓我經常憋氣,1992年後又患上腎結石,更是雪上加霜,那時我真是生不如死啊!1997年正月,我病情危急,住進本地醫院,醫院用盡辦法救治無效,我被大夫判了死刑,醫院不肯再收留,我只好回家等死了。

真可謂「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1997年4月份,一個偶然的機會,我喜得大法,就像迷途的孩子找到了回家的路,像久旱遇甘露,我如飢似渴的讀《轉法輪》。因沒上幾天學,字認不全,我克服了文字上的種種障礙,不久《轉法輪》就能通讀下來了,書中的每句話都說到我心裏去了,不知不覺我的身體越來越輕鬆,而且能騎自行車了,於是我就到煉功點參加集體煉功,因為大家都知道我曾經是危重病人,怕我在煉功點上出事,勸我回家煉。我回到家捧起師父的照片,我的淚水止不住的流,傷心極了,哭喊著:「師父您別不要我,我願當您的弟子,我不會給您丟臉的,您千萬別不要我!」我想一定是師父看到弟子一顆真誠的心,很快,我又回到煉功點煉功了。

2、證實大法四進北京

2000年,我一共去了4次北京,其中2000年10月2日至9號,我接連去了3次,7月份那次進京,準備去信訪辦上訪,可沒等進門,就被截回去了。

2000年10月2日,我和同修第二次到北京上訪,證實大法,我們徑直來到天安門廣場,廣場上人山人海,便衣警察很多,我心裏很坦然,沒有一絲怕的感覺,因為我們是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就應該向世人講清真相,大法是宇宙大法,不能被邪惡打壓,我們要讓世人知道大法是被冤枉的。我和同修來到人多的地方,振臂高呼:「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還我師父清白!」然後,安全離開了廣場,4號,我們順利的回了家。

10月6日,為了幫助周圍想去北京的功友完成他們證實大法的神聖使命,我又和他們坐上了去北京的火車。一到天安門廣場,就看見數不清的便衣在抓人、打人,但「法輪大法好」的呼聲,卻此起彼伏,那正義之聲,驚天地、泣鬼神,有力的震懾了邪惡,我們一行五人很快被人群衝散,我和一位功友被好幾個警察攔住,問我們是幹甚麼的,我反問他們:「難道到廣場,還得通報一聲自己是幹甚麼的嗎?天安門誰不可以來遊覽?」他們竟又搜出我身上帶的8000元錢(準備買做真相設備的),問我帶這麼多錢幹甚麼?我說:「這是救命的錢。」他們就把錢還給了我,和我一起的那位功友想回家,我就先把他送到車站,然後立即又返回天安門,尋找失散的那三位功友,我為他們的安全擔心,在廣場找他們時,碰到一個人,我問我是不是煉法輪功的,我反問他:「煉法輪功怎麼樣,不煉法輪功又怎麼樣。」結果這人沒趣的走開了,我記得師父在《理性》經文中提醒我們:「當有邪惡之徒問到你們是不是煉法輪功的時,可以不搭理它,或採取其它迴避方法,不要主動被邪惡帶走。」找了半天也沒找到功友,我只好登上了回家的車,在車上,有一個常人誣蔑師父,我立即站起來制止:「你這人怎麼這麼不道德?怎麼能背後說人壞話?有這麼說話麼?你認識人家嗎?了解人家嗎?你敢和人家當面說嗎?」

「我又沒說你,你管甚麼閒事?」那人被我問急了,反擊我。

「你是沒說我,但路不平有人踩,你說我倒不要緊,當面說也沒關係,就是不能背後說人壞話!」真是邪不壓正,這人立即不吭聲了。

10月9日,一位功友因路不熟,約我一起去北京。我毫不猶豫的和她一塊踏上了去北京的征程。

3、講真相順利闖關

因為大法弟子中有不少家庭貧困的,想去北京證實大法,但苦於沒有錢,所以一直沒能走出來,我覺得我們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得幫他們實現這個願望,我從自己的積蓄中拿出了2000元錢給了他們。可不幸的是這些大法弟子被抓了,有人沒修口,把我提供旅費的事說了出來,我被非法帶到派出所,他們問是不是我拿的錢,錢是從哪來的。我說:「是我拿的,這都是我辛辛苦苦掙的錢,難道幫助別人也犯法嗎?」一個警察罵罵咧咧的對我很不尊重,我當時沒守住心性,回了他一句很不好聽的話,這一下戳到了他的痛處,對我更是暴跳如雷。我馬上悟到自己是個煉功人,不應該和他一般見識,於是對警察們說:「我剛才做的不對,我們師父要求我們做一個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好人,別人可以對我們不好,我們不能對別人不好,我們應該慈悲對待每一個人。」聽了我這番話,在場的人都挺震動的,我藉這機會跟他們講:「修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都是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做事先考慮別人,遇到矛盾都是向內找,我是被醫院判了死刑的人,要不是修煉法輪大法,我活不到現在,修真善忍沒有錯,當權者不應該迫害法輪功,大法弟子上北京不是鬧事,而是善意的向政府講清真相……。」我滔滔不絕的講了很多,那天不知哪來那麼多話,我悟到是師父開啟了我的智慧,讓我救人哪。一個警察禁不住問:「大姨您是甚麼學歷?」我笑了:「我沒上過幾天學。」大姨您別騙我們了,聽您講得頭頭是道的,哪像沒上過學的人,高中生也比不上!」

「我說的可是實話,我們修煉大法的不會說假話,其實我都是從《轉法輪》裏學的。」幾個警察向我賠不是:「大姨,剛才是我們做的不對,對不住您,您可千萬別記恨我們,我們送您回家吧!」

「你們說哪裏去了,我怎麼會記恨你們,在大姨眼裏,你們都是好孩子,要是你們知道『法輪大法好』大姨比甚麼也高興。」

本地勞教所是個邪惡的黑窩,管教人員很邪惡。2001年底,不知誰傳進去師父的一份新經文,被惡人發現,大法弟子們輪番遭到獄警的殘酷毆打,震動了市公安局,一個電話打到我們區裏,我的丈夫立即被帶到區公安局,盤問經文是不是他帶進去的,8歲的孫女竟也被他們從學校直接綁架到公安局,接著又傳我去,開始,我想我不能去,不能聽他們的擺布,可是又一想,家人被他們非法抓去了,我得去!去不是配合邪惡,而是去要人,講清真相!不能讓他們執法犯法,迫害我家人,去的路上,我想起師父的話:「你真正作為一個修煉的人,我們法輪會保護你。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轉法輪》)我心裏默默求師父:師父,請您給我開啟智慧,一切請您給我安排,不允許邪惡迫害我們大法弟子。並一路發正念,到了公安局,我丈夫正在跟他們據理力爭,說他們執法犯法,沒證據就抓人,而且不經監護人同意,就把小孫女也帶到公安局,說要去告他們。

我一進辦公室就說:「快把我家人放回家,有甚麼事問我。」他們問經文是不是我傳進去的,我說:「經文不是我送的,你們三番五次的騷擾我家,憑甚麼?我修煉法輪功那裏錯了?江XX不讓做真善忍的好人,難道讓我們做假惡暴的壞人不成?別說我沒送,就是送了也不犯法,我們師父的經文都是讓我們做好人的,我們是被迫害的,今天就是江XX在這裏,我也敢說他做錯了!不要再追隨江XX迫害好人了,如果法輪功平反的那天,你們上哪去?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為你們的未來想想吧!」

他們要把我留下,我丈夫說:「行啊,留人不要緊,你們給我一個法律依據,我就把她留在這裏。」聞訊趕來的女兒憤怒的說:「我跟你們說,我媽修真善忍,我可不修真善忍,修煉前我媽身體很不好,還有大出血的毛病,如果好好的人給你們折騰個三長兩短的,我就和你們拚命!」正說著,我的鼻子忽的流出血塊子來,我心裏明白,是師父在保護我呢!在場的惡警們可嚇壞了,一個頭目壓低聲音訓斥手下:「誰讓你們把她叫來的,你們怎麼敢招惹她,出了人命誰負責?」又對我說:「好了好了沒事了你們走吧!」我們一家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順利的回了家。

後來,惡人再也沒有來騷擾的了。功友們在我們家舉辦過好幾次二三十人的法會,都非常成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