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禍亂中走好自己的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4月19日】我是一名大陸大法弟子,99年6月底來女兒家,到這以後我只去過幾次煉功點煉功。我最後一次去煉功點到那一看沒有學員來,又等了一會兒還不見學員來,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向別人打聽後才知道是警察阻止煉功,把學員驅散了。從這天起我沒有了和學員的接觸和聯繫(因為我來的時間短,都不相識)。

從這時起,突如其來的疾風暴雨般的謊言傾天而下,打開電視機,攻擊大法的宣傳佔有了所有的頻道,我痛心和迷惑:電視上說的怎麼和事實不符。我是修煉大法的,有親身體驗,是親身受益者。我修煉一年來,在我接觸到的所有學員中沒有一個像電視上講的那樣,他們都是一個個好人。多數走入煉功場的他們先是為了祛病健身來的,通過一段時間煉功學法,都感到身體變化很大,達到一身輕和無病狀態,隨著修煉又逐步領悟到大法的內涵,明白了人的不幸和病業的根本原因是業力,人做好事積德,做壞事造業。所以煉功人都按大法的要求做,與人為善,做事先考慮別人,做一個無私無我高尚的人。開始我真不明白做好人還會遭到反對、攻擊以至迫害。

當權者利用手中的權力操縱國家所有媒體和宣傳工具,全面地開展了對法輪功的圍攻和迫害,警車、警察、警棍這些國家機器在政治流氓的指使下運作起來,全國上下,烏煙瘴氣,「大有天塌之勢」。

當權者為了達到迫害的目的,把殺人和自殺刑事案件栽贓嫁禍法輪功,欺騙和毒害世人,後來又導演了天安門自焚,人們真的對法輪功產生了憎恨和恐懼。我的妹妹和女兒聽信了電視上的宣傳。有一天女兒對我說,不用我帶孩子了,把她送幼兒園。我表示不同意,因為孩子還小,才兩週歲多一點,吃飯、大小便還不能自理,話還說不全呢。她執意送我也沒辦法。每次看孩子去幼兒園又哭又鬧時,我又心痛又擔心。後來我才知道她信了電視上講的,怕讓我帶孩子傷著孩子。我對她說,你怎麼就聽信電視上講的,你天天看見我,我有不正常的表現嗎?我通過煉功達到了身體的健康,家務活我都替你幹了,我們煉功人都是按書上要求做的,修煉人要有慈悲心,我們煉功人怎麼會去殺人和自殺呢?

江氏團伙對法輪功的迫害是拉網式的,我雖然是99年7•20以前離開老家的,但邪惡對我也沒有放過,我所在單位的領導三番五次找我的妹妹讓我寫「保證書」,後來我妹妹按他們的威逼,替我寫了保證書。這事他們並沒告訴我,他們只想為我應付一下,後來聽到這事我真的內心愧疚極了,我只覺得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後來得知我妹夫背椎骨上長了一個大血瘤,做了大手術,極度危險和痛苦,我心裏明白這是怎麼回事。在強權的迫害下,有多少人無知地對大法犯了罪呀!可是這些都是要自己承擔的。

對電視上顛倒黑白栽贓陷害大法的謊言我反感極了,只覺得每句話都在刺痛我的心,不知怎樣對待這些謠言誹謗。記得第一次在家門口撿到了一份大法真相傳單,我高興極了,我看了一遍又一遍,我心裏只有一念,找到同修,但卻找不到他們的蹤影。我著急,尋找著、期盼著。

這一天終於盼到了,在師父的慈悲點化下,在2002年初,得到了一位老年大法弟子的幫助,終於踏上了正法之路。從此阻力和干擾隨之而來,家人和親戚都極力反對我做正法的事,一是擔心我的安全,又怕連累了他們。在老家的大女兒先是在電話裏和我吵了幾次,看我態度很堅決,後來她乘坐幾千里路途的火車來做我的工作。開始先是勸說我,後又哭又鬧,為了讓我放棄正法的事,她竟對師父和大法說了很多不敬的話,我聽了難受極了,我立即立掌除她背後的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一直折騰了半夜,這一夜我幾乎沒睡覺。第二天女兒態度有所改變,她跟我說,一來就看到我的身體和氣色非常好,就知道是煉功煉的,她還對我說,國家不讓煉就在家偷著煉。我對她說這不是國家不讓煉,是當權者出於自己的妒忌和私慾,有多少人為了堅持真善忍的信仰維護大法去北京上訪、打橫幅,他們被打、被抓、酷刑折磨中有的被判勞教、判刑甚至失去了生命,如果沒有他們的付出,今天在家煉功的環境也不會有的。女兒又給我講了一件事,說有一個小學生撿了一張大法真相傳單被抓起來了,叫他家長寫了「保證」才放回來。他們單位開會公布,發現職工的家人和親戚有煉法輪功的就要下崗,株連九族。江XX就是用這種恐嚇和強制手段,實施最邪惡的國家恐怖主義。我又告訴女兒說我們修的法輪大法是正法,是佛法,人破壞不了,魔也破壞不了,我們信仰的真善忍是宇宙的根本大法,破壞大法都會遭到報應的,現在就已經有很多遭報的了。我給她看了大法真相光碟,臨走時她把光碟也帶上了,說回家給她丈夫看。

江XX一夥的造謠中傷毒害了世人,在國內又實行恐怖鎮壓,人所受的毒害太深了。我們作為大法弟子要真正認識自己的責任,抓緊救度眾生,走好自己的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