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加持我闖過道道難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4月18日】2001年11月下旬,我到北京正法。在火車上給人講真相,被惡人告密,乘警把我找去問自焚是怎麼回事。我說:是假的,天安門廣場一個遊客都沒有,一個外國人也沒有,你們難道看不出來嗎?把他們問的啞口無言。於是我就盤腿發正念,他們以為我在煉功,車到保定硬拉我下車,我說把票還我,我要上北京。他們一聽就強行把我帶下火車,並搜去了我身上的780元現金。我心想這次去北京沒機會了,我就在保定火車站,把「法輪大法好」橫幅雙手舉過頭頂高喊:「法輪大法好」、「還師父清白」、「還大法清白」。這一喊把女惡警嚇壞了,一拳打在我頭上,把我強行送到看守所。在那裏我遇到了當地的一個同修,已關了兩個多月,一直絕食抗議,她的愛人也關在裏邊,他們都很堅定的說:「決不辜負師父的一片苦心。決不能爬著走出去。」並堅持講真相,有一個犯人就因為聽了真相而走上了修煉的道路。

非法關押三天後,我被送回當地派出所。他們把我銬在派出所的鐵窗上,從晚上六點半到第二天九點多鐘。夜深人靜我又冷又餓,就不斷地背《洪吟》、《論語》和經文,背著背著,一陣難忍的疼痛使我失去了知覺。不知有多久我又清醒過來,醒來後精神倍增,判若兩人,我知道是師父一直看護著我,給了我又一次生命。當時我很激動,千言萬語彙成一句話:「堅定走師父給我安排的修煉路,法輪大法是正法,誰也動不了我的心。」

然後警察又把我押到看守所,在那裏叫我跪下,我說:「我沒做壞事。我只給我師父下跪。」惡警幹事就叫來幾個男犯人把我強行按下去,我說:正一切不正的。他們就用髒棉紗堵我的嘴,把我反銬在鐵窗上直到吃飯。吃完飯又銬在鐵窗上一天一夜。當時正是12月,天很冷,我赤著腳,腳尖著地,可一點不覺冷,感覺地下冒熱氣,我知道是師父在加持,激動得熱淚盈眶。早上警察幹事問我煉了功有甚麼好處,我說煉了功身體好,心性向好的方面轉化。後來我不斷發正念,一個月後堂堂正正走出了看守所。

回家後居委會經常到我家干擾,我的怕心又起來了,不能靜心學法,總想找個地方躲一躲。又是慈悲的師父借別人的嘴和夢中點化我。「緣已結,法在修,多看書,圓滿近。」(《洪吟》﹒安心)不斷在我腦海中出現。通過一段時間學法,慢慢去掉了怕心,現在每天上午在家學法煉功,下午和姐姐一道出去講真相。我母親80多歲了,身體不好,沒有文化,膽子又特別小。我就利用晚上給她放師父的講法錄音,她越聽越愛聽,現在身體也好了,膽子也大了,有時還和我一道出去講真相。

一次遇到一個賣水果的老大爺,我看他腿不好使,問他怎麼了,他說腿疼沒人管,靠賣水果維持生活,我們就買了他的水果,並給了他真相資料,告訴他做好人的道理,有空多念「真、善、忍」、「法輪大法好」會有福報。過了一段時間我和母親又遇到他,他高興的對母親說:「老太太,你真有福氣,有這麼好個女兒,我回家常念真善忍、大法好,腿已經好了,我真謝謝你們哪!」我說你不用謝我,謝我師父吧,是師父教我們這樣做的。

最後用師父的話與同修們共勉:「正念正行 精進不停 除亂法鬼 善待眾生」(《正神》)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