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邪惡 助師正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4月17日】98年我病魔纏身,風濕性心臟病,心衰多年,每天離不開藥,整天無精打采,稍一活動就心慌氣短。不能正常工作。正準備去外地做心臟手術時,一個大姐向我推薦了法輪大法。當時感覺功法很好,但因工作忙,沒精力等藉口沒堅持。後來我家門口成立了煉功點,才開始了我的修煉大法之路。

煉功的第二天,做抱輪動作時我就開了天目,看到了另外空間的許多景象。我信心大增,同時身體也迅速好轉,扔掉了多年的藥罐子。當看完三遍《轉法輪》時,隨著思想的昇華和世界觀的改變,我意識到這真的是一部天書,能使人真正地修煉上去。感激的淚水不知流了多少,師父的慈悲救渡改變著我的一切。差一點與大法擦肩而過,想起來真是後怕。我在心裏對師父發誓:無論遇到多大的魔難與艱險,我的心決不會與師父分開。沒有任何力量能使我放棄宇宙大法。

沒想到剛得法一年,國內形勢突變。公安系統開始瘋狂鎮壓,真是「風雲突變天欲墜 排山搗海翻惡浪。」(《心自明》)面臨修煉環境發生的巨大變化,絲毫都沒有改變我修大法的決心。我照常在家學法煉功,遇到熟人,就從自身的改變證實大法,告訴他們大法是最正的法。當權者迫害大法是錯誤的。還同其他大法弟子一起聯名上書信訪局,澄清事實。當我第一次接到明慧網資料後,悟到應該採取各種方式助師正法,向世人講清真相。於是想辦法印資料,到各家各戶去散發。也採用寄信的方式把資料寄往全國各地。

2000年9月底,我覺得應該去北京證實法了。我把我分管的工作安排好,就踏上了去北京的列車。10月1日,在天安門廣場和全國大法弟子一起喊出了自己的心聲:「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還師父清白!」我們將手臂緊緊地挽在一起,不配合邪惡的抓捕。最後還是在拳打腳踢中被拖上了警車。在車上我們全車大法弟子齊聲高喊「法輪大法好!」在宣武看守所被惡警欺騙說了地址,被當地駐京辦事處帶走,送回當地看守所,非法關押一個月。

在看守所我向警察、犯人洪法,揭露邪惡的謊言。用我們修煉後身心的變化證實大法,同時用憲法有關條文證明自己的被迫害和關押完全是錯誤的。幾次提審,我都沒有向他們妥協。後來家人、同事、領導輪番勸我,由於學法不深,又有很多執著心,最後違心地做了一個大法弟子不該做的事。

回來後,單位領導讓我寫「認識」,寫「保證」,否則不讓上班。我向他們洪法,我說:「修煉真、善、忍沒有錯,這條路我一定要走到底。我甚麼都不會寫,我寧可為堅持真理而付出一切,甚至生命。」同時我在網上發表了聲明,挽回自己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失去工作後,家人和親朋好友人人指責我,他們都覺得因煉功失去這麼好的工作太可惜,對我施加壓力,甚至以斷絕關係等苦苦相逼。當時我真想離家出走,又覺得不對。師父說:「因為矛盾產生的時候,會突然間出現,可是卻不是偶然存在的,那是為了提高你的心性的。你只要把你當作煉功人,你就能夠把它處理好。」(《轉法輪》132頁)我清楚地知道,作為修煉人在闖關的時候,就應該做到無怨無悔,以苦為樂。我雖然失去了收入可觀的工作,失去了常人所追求的優厚待遇與名利,但我得到了我千萬年都在尋覓的東西──宇宙大法。這是常人永遠都無法理解的,是一個不修煉的人永遠都不可能得到的。

後來隨著學法的深入,心性的昇華,自己進一步認識到了這是邪惡對我及全家的迫害,更是對大法的迫害,我們應該站出來捍衛大法、捍衛師父。我開始向家裏人由淺入深地洪法。逐漸地家人改變了原來的態度,並開始支持我,後來在我講清真相中,家人也幫做了許多工作。

2001年8月底,因資料點被邪惡破壞,我被舉報。當時家裏放了很多資料,這天我有預感,確切地說是師父點化,感到資料必須轉移。還沒來得及惡警就來了。當時我正好不在,回來時他們在樓下站著,其中一人跟我上樓,看我進了家門他就下去了。我丈夫說:「剛才有幾個男人來找你。」我想,決不能配合他們。於是我就發正念,提上資料到樓下推上自行車從他們面前堂堂正正走了出來。回頭看看,他們幾個還定在那裏,沒有任何反應。當時我心態很穩,沒有害怕的感覺。正如師父所說:「你們已經知道相生相剋的法理,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去掉最後的執著》)

惡警沒有抓住我,就氣急敗壞地對我家人施加壓力。幾次搜家,深更半夜到家騷擾,不讓我愛人上班,逼交1萬元錢,最後逼的沒辦法,我愛人與我辦了離婚手續。

中共十六大前夕,惡警更加瘋狂,連我親屬家都不放過。曾幾次到人家家騷擾,人人過關,甚至連一個是十幾歲的孩子都不放過,叫他們人人寫保證,保證不給我提供住宿,生活費,日用品,衣物等等。好好的一個家庭被拆散了。

我流離失所後,四處為家,不管在何時何地我都用各種方式向世人講清真相,救度眾生。

2002年2月4日,是我們地區「法輪大法日」。當天凌晨3點,我們好幾個同修去高速公路,立交橋上掛橫幅。當時正是數九寒天,我們頂著刺骨的寒風,一邊發正念,一邊調整自己的心態。當時我真是激動萬分,作為正法時期弟子,能和正法時期同在。慈悲偉大的師父給了我們這麼好的助師正法的機會,我從心裏感到無比的幸福和殊勝。我能做主佛的弟子感到無比的驕傲和自豪。想到這些,我感到自己高大無比,我們就是能搗毀宇宙中一切邪惡唯我獨尊的大法弟子。我們做的是救度眾生、清除邪惡的最神聖偉大的事,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任何邪惡都動不了我們。

我們發著正念到了目的地。鐵欄杆有3米多高,男同志都很難爬上去,沒想到我們一躍就爬了上去,鐵欄好像一下短了一節。這樣我們順利地把兩條六米多長的橫幅掛好,安全返回。回來後我又和一個功友把一個橫幅掛在了檢察院門口。因為我們對大法有一顆堅如磐石的心,有在大法中修出的純善與慈悲,所以心態純正而堅定。正如師父所說:「你們在純淨心態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聖的。」(《再認識》)

2002年底,因邪惡的鎮壓,有幾個地方的資料點被破壞,資料非常緊張。為了讓邊遠偏僻農村的大法弟子及時看到師父的新經文,和讓那裏的有緣人能夠明白真相,我都是儘快地給他們送去。兩會期間路上盤問搜查,形式很嚴峻。有的同修說先避一避,過幾天再送。我想起師父講過的話:「我說實際上常人社會發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雖然有舊勢力的存在,可是你們沒有那個心,它就沒有招。」(《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想到這兒我決心已定,毫不猶豫地踏上了幾百里的正法之路。

背著幾十斤重的資料徒步行走,以理性和智慧穿越了交通要道和多個盤查路口,順利到達目的地。當時心裏只有一念:一定要讓同修儘快看到師父的新經文,讓有緣人儘早看到真相資料。我感到背上的每一份真相資料和光盤都是那麼珍貴,聯繫著千萬眾生,有甚麼能比眾生明白真相更緊迫更重要的呢?相比之下自己這點苦算得了甚麼呢?幾年來無論敏感日,還是冰天雪地,風雨無阻地把資料及時送到邊遠地區同修的手中。

我平時從不放過講真相的機會。有一次在出租車上我給司機講真相,小伙子聽後,對我們流離失所的大法弟子遭受的迫害很感同情,對江氏政府表示不滿,並主動接受真相資料,說願意了解大法。我們分手時他把我送下車,我走出很遠回頭看他還站在那裏凝望著我,從他的表情我感覺他似乎明白了甚麼。

幾年來,儘管遇到過很多艱難險阻,都憑著對大法對師父的正信正念走了過來。也悟到了很多法理和許多神奇的故事,就不一一講述了。

大地在復甦,越來越多的良知被喚醒,越來越多的世人明白了真相。隨著正法的推進,也有越來越多的眾生即將被救度。我深知我們每個大法弟子都身負重任。我們做的每件事都是那麼神聖而偉大,我們將繼續緊跟師父,在正法的路上更加勇猛精進。讓我們以師父的新經文共勉:「剩下的路,用神的正念正行圓滿你們的史前大願吧!」(《師父的新年問候》)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