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聞道 夕可死」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5月27日】我們一家人是從2000年7月開始得法修煉的。2002年4月,我丈夫因為發真象資料被綁架,後被非法判刑3年綁架到瀋陽大北監獄迫害。我和11歲的大兒子、13個月的小兒子,為避免惡警騷擾,被迫在外租房子住,可是就這樣不法人員千方百計找到我大兒子的學校跟蹤來到我家。2002年11月5日,7、8個警察撞開了門,把我和13個月的小兒子連夜綁架到承德洗腦班。

在洗腦班幾天裏,我開始面對它們的時候很害怕,總想自己學法時間短,能不能堅定下來呢。後來我認識到自己的這種想法是錯誤的,師父講過「朝聞道,夕可死」,何況我已經學法2年多了,我要用法中修出的智慧窒息邪惡、清除邪惡,堅定正念。惡警們找我談話我就讓它們送我回家,猶大來給我洗腦我就鄭重地告訴它們,如果你承認我的師父是你的師父咱可以談,否則你們沒資格和我講話。一有時間我就發正念清理另外空間的邪惡生命,有機會我就和那些違心妥協的人談話,指出他們被邪惡鑽空子的地方。

後來我意識到這裏不是我呆的地方,請師父加持我離開這裏。第4天早晨,我心臟跳動加速,四肢抽搐,被送往醫院。到醫院我堅決不配合,洗腦班頭子偽善地對我說:「治好你的病就放你回家,不配合治療出現意外要你自己負責。」我說:「我在家好好的,是你們把我抓來的,對我進行洗腦迫害,睡覺都有人監視,我的病就是你們迫害造成的。」我問洗腦班的頭子:那幾個整天圍著我的人是甚麼人?它們說是政府工作人員。我說它們不讓我煉功卻偽善地說讓我修真善忍,真善忍不也是我師父說的嗎?我說到了它們的要害,它們氣急敗壞地說「不轉化就不放人」。我正告它們:你們說了不算,我師父說了算。惡警們竟然恬不知恥地把那幾個猶大說成是政府的工作人員。當時我心裏沒有任何被邪惡迫害的念頭,因為我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是救度眾生來的,不是受迫害來的。當天上午,家人找到醫院要求接人,惡人看沒有辦法只好放人。我拒絕交在洗腦班和醫院的一切費用,堅決不配合,堂堂正正離開了洗腦班。

經過這件事情我越發認識到學法的重要性,「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排除干擾》)在洗腦班裏,有的同修也知道不配合邪惡,出現了病態,有犯心臟病的,有嘔吐的,但猶大們說:大法弟子不應該有這種不正確狀態,同修就不知道如何去做了。我建議同修們仔細閱讀明慧網發表的同修體會文章,這對在法理上認識不清的學員會有很大幫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